跳到主要內容

紛(續五)

圖片來源:Kaarina Dillabough

「你確定你要繼續前進嗎?」雷問起伊瓦。
「我看起來像是要往前走的樣子嗎?」伊瓦笑笑。


「難道真的不能再往前走嗎?我可不想再回到那個部落裡......」艾特已經受夠了。
「由他帶路就好啦!」
「我看你拿著它晃呀晃,你很心急的樣子嘛......」雷又再一次諷刺。
「我才不會在上你的當!」伊瓦哼一聲地表示。
「你學乖了啊?」

「我懶得理你!別以為救了我們,就什麽了不起!」伊瓦繼續說。

三隻小狐狸跳到雷的身邊,看起來有所求似的。

「你應先看好牠們吧!」伊瓦看著三隻小狐狸。
「牠們會跟上來的!」

伊瓦繼續打著冰塊,不過這時候,冰原停止了前進,只有他們的後方繼續流動。

「往這裡走吧!」艾特表示。
「好吧!」雷跟著艾特的腳步,艾特往回走,並且走了一個倒 S 型的路徑。
「你要不要來?」雷問伊瓦,可是還沒等到伊瓦回答,「那算了!」
伊瓦敲了前方一點點冰塊之後,就跟著雷走去。


原來在此處的冰原,好像有生命繼續流動,只不過是走地下的......冰塊從地底竄出,然後又繼續前進。


「你在說什麼?」魯納被壓著很難受。
「你不是...知道...了!」魯納一字一句吐出這句。
「我就是要你開口說!」
「王八蛋!」魯納很生氣,用力轉身,往法瑞踢去,法瑞閃了一下。
「我喜歡這樣,我喜歡會反抗的士兵!」法瑞笑笑地說。

一個士兵跑過來,要會見法瑞。

法瑞點頭,比了個手勢要魯納暫停,「你等一下,我有話要告訴你。」法瑞就帶著那位士兵到軍棚裡談話。


魯納一個人看著天空,晴朗多雲,彷彿就要開始下雨。

等了大約五到十分鐘吧!法瑞走了出來,接著才是那位士兵離開軍棚。

「啊!你還在!我以為你會逃走呢!」
「我不會逃走。」魯納信誓旦旦地說。
「對了!我說到哪裡?」
「歷史。」
「對呀!歷史!太好了!你可以幫我們更多。」
「幫你什麽?」魯納不解。
「找到奇光石。」法瑞這時候一個飛踢,踢中了魯納,魯納倒在地上。

「王八蛋!你到底想怎樣?」魯納倒在地上,握著拳頭。

魯納立刻起身,找法瑞算帳。

「我根本不知道它在哪裡!」
「打通你的關係,你會知道的!」
「!」魯納有點嚇到,他想知道他到底知道什麼內幕?


「等一下!你要執行一個任務,幫我問出對方的消息。」
「什麼對方?」

「你等一下走了大約兩三英里,你會看見一個村落,我要你找最高層級的人,然後向他問出任何消息,什麼都好。」法瑞指著大約十點鐘的方向。

「然後,我會派人支援你的!你不要擔心!」
「我看起來像是擔心的樣子嗎?」
「現在就去執行吧!」法瑞拍拍魯納的肩膀。

魯納、四個士兵就走往那個「路徑」,往法瑞所指著地點走去。法瑞只是走回去他的軍棚,規劃些「任務」。


「他怎麼這麼快就派我出去?」魯納不解。
「還是他有......」魯納在思考的時候,突然許多支長槍往魯納的方向射過來,「!」他感到不對勁,往樹幹的背後躲藏,其中兩名士兵當場被射中,倒地。

魯納看著倒地的士兵,還有許多支長槍在地上,「到底有什麼?」魯納就拔起地上的長槍,往前方衝過去。

一跑了過去,魯納看見了只是一般的村落,沒有看見敵人往這裡「進攻」,也就是說,根本就沒有「人」要出手攻擊。

「!」魯納看著前方。

兩個士兵也在後方。

「王八蛋!敢騙我!」魯納氣得回頭,跑回去找法瑞理論。

但兩位士兵卻停在原地,沒有跟著魯納。


法瑞在看著地圖,想著怎麼前進路線,就聽到外面好像有雜聲。

魯納跑得很快,大約不到二十分鐘,就跑了回來,望了一下,就跑往法瑞的軍棚。

「你騙我!」魯納大喊,這時候,法瑞才從軍棚走了出來。
「騙你?你在說什麼?」
「你說要找負責的人,那裡根本就沒有!」
「前面是有村落,可是根本就沒有人要出手攻擊我們。」
「你在說什麼?」法瑞不懂。
「我們遭遇到攻擊,結果有兩人掛彩。」
「然後呢?」
「你到底想什麽樣?」魯納質問法瑞。
「我看起來像是有心機的人嗎?」
「你根本就是!」
「你誤會我的意思!我根本就沒有要你走『那個方向』!」法瑞指著前方。
「我是指這個!」
「把他們給我找回來!」

魯納又跑了回去,以他原來走的路線又跑了回去,到達時,兩位士兵已經不在原地。

魯納看著前方,就認為只是一般的部落,沒有什麽特別的。

「到底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一個人從樹叢中拍著魯納的肩膀,「就是這麼回事!」說完之後,把他壓制在地。

「......」魯納痛得想答話,但是答不出來。


「怎麼到處都是冰塊?」雷往左方望去,一直搖頭。
「看起來已經是沒路可走了!」艾特說。
「你叫牠們啊!」伊瓦看著三隻小狐狸。
「你說牠們?」
「牠們應該可以吧?」

雷蹲下身子,看著三隻小狐狸,「你們可以幫我一個忙嗎?幫我開路!」雷握著三隻小狐狸的前肢,懇求牠們能夠幫忙。

這三隻小狐狸沒有表示什麽動作,就走往冰塊前方,排排站,然後施展些「法術」:唸咒語、露出十二條尾巴,碰觸冰塊之後,然後靜靜地看著前方等待變化。

三個人在後方看著嘖嘖稱奇。

冰塊在三隻小狐狸的「操作」下,向後退了,可是幅度並不大,大約只有五十到一百公分的距離。

牠們三人又繼續重複的動作,冰塊繼續往後退,退出了一條路徑,同一時間,三人也開始走向路徑裡,不過大約過了二十幾分鐘吧!其實冰塊的消退的距離「有限」,因為小狐狸們都累壞了,要施行下一次法術時,一隻因為太勞累,而放棄了,其他兩隻也因為「操勞過度」而罷工。

「怎麼啦?」雷看著牠們。
「牠們累了!」伊瓦說。
「讓牠們休息一下吧!」艾特說。

雷看著後方,長長的路徑,兩邊都是冰塊,還是不敢置信。

在樹幹上的冰塊繼續往後延伸,三人沒注意到。

「這大概到了明天也出不去吧!」
「牠們已經先被餓死!」雷看著三隻小狐狸累得不想活動,抱起一隻說。
「我們簡直在浪費時間!」雷氣得放下手邊的小狐狸,「是你想出來的!對不對?」雷問伊瓦。
「是你叫牠們的!不是我。」伊瓦否認。
「你既然這麼愛牠們,就乾脆帶回去養好了!」
「王八蛋!要是牠們死了!我找你算帳!」雷氣得想給伊瓦一拳。
「好啦!」艾特趕緊圓場。
「我們走回去就是了嘛!」艾特繼續說。


樹林之間的冰原往前蔓延,往上方覆蓋了那些人走過的範圍,只是沒有把他們圍困,冰塊繼續環繞著樹幹,往地上前進,不時有水滴滴下來,就在那三個人還在想辦法要離開這裡之際......水滴滴下來,慢慢形成一種怪物——多眼猛獸,只是很難看出其形狀。

水滴變成了怪物,直到雷「感應」到好像後方有東西在盯著他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