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3/19

紛(續二)

圖片來源:Franz Jachim

艾蓮娜與神使看著那一群獨角猛獸從「上方」經過,鬆了一口氣,可是又碰到那群巨大的「螞蟻窩」,更是顯得無奈。獨角猛獸向前奔跑,頭也不回地全部往前直行,所經過之處,樹幹、雜草,各種野花也被踐踏的體無完膚。


在前頭的獨角猛獸,撞破了樹幹,直到前方有水流聲才停了下來。那一隻看一看前方,只是小瀑布,水流湍急,阻擋了牠們的去路,那一隻看了一下,接著往左邊跑去,後頭的獨角猛獸也跟了上去,腳步聲總是聽得特別「響亮」。

在前方的那隻獨角猛獸,往中游方向跑去,然後經過了一條有縫隙之處的岩石,牠跳了上去,跨過岩石,然後又跳進溪流中,所濺起的水花,在多隻獨角猛獸的跟隨之下,更顯得吵雜。

牠又跳上了岩石上,順著溪流上的石頭,走往對面,其他猛獸也緊緊地跟在身後。往右手邊跑去。前頭的獨角猛獸,順著剛才的「原路」繼續往前行。



艾蓮娜看著自己的手掌,又摸摸自己的額頭,在想著自己的「能力」是否真如神使的所說這樣?

「你願意教我嗎?」
「教你什麽?」神使不明白。
「像你那樣的能力。」
「我這樣的能力?不是用你額頭上的印記,就可以呼喚出來的。」
「什麼意思?」
「你那印記......」神使仔細看了一下艾蓮娜的額頭。

「不對.......真的越來越深了.......」神使摸了一下她的印記,記號比以往更為深刻。
「長老到底對你說了什麼?」
「我不知道,我根本聽不懂。」艾蓮娜認為這個問題很奇怪。
「你回想一下......我可以幫你翻譯。」
「嗯......我想一下,就......hnd8r5e4n86什麼之類的......」艾蓮娜的眼角往上瞧,好像在看著樹幹的頂端一樣。

「4n86?」
「什麼意思?」艾蓮娜不懂。
「祖人。」
「什麼祖人?」
「說你的前身是我們的祖人。」

「你別開玩笑了!」艾蓮娜聽到這「笑話」差點大笑出來。
「我是說真的。」
「我不相信。」艾蓮娜不認為這說法有說服她。
「證明給我看。」艾蓮娜要他證明。
「我......不能證明。」
「我就說吧!你們找錯人了!」
「時間到了!你就明白了!」
「或許吧!」

艾蓮娜聽到水流聲,想前面應該有河流,立刻走過去看,「等一下!」神使在後頭呼叫她。

艾蓮娜暫停了腳步,看了一下水流,原來是涓涓細流,艾蓮娜蹲下了身體,想要喝水,「你等一下!」神使在後頭。

艾蓮娜用雙手呈現碗狀,瓢起水來放在口中。「這水真清涼!」艾蓮娜喝了一口之後忍不住大喊。

神使看了她一下,又轉頭看了一下後方。

神使認為不太妙,好像有怪物要出沒,嘴巴作勢想要唸咒語的模樣。

「怎麼了嗎?」艾蓮娜看他緊張兮兮。
「好像有......」神使看了一下後面,突然飛出了一隻生物,傳說獸!
「嗯?」神使嚇了一跳,「我以為牠......」神使好像沒有看到牠跟來。

傳說獸飛到了艾蓮娜的頭上,接著飛到了她的肩膀。「牠應該是來找你的!」神使看著那隻生物。

「我大概是牠唯一剩下的夥伴了!」艾蓮娜說。
「你女兒死後,牠幾乎就沒人陪伴。」
「這生物應該會跟著入眠才是。」
「你說什麼?一起死亡?」
「有這種事嗎?」艾蓮娜不相信。

「牠是陪著有靈性的族人一起生活的同伴。」神使看著牠說,「牠既然會選擇和你在一起,這點就讓我認為不可思議。」

「牠會守護?」
「應該說,牠有某種感應能力,我也說不上來。」

傳說獸的頭轉向左邊,「怎麼了嗎?」神使看了牠一下,然後牠的頭又彎向右邊。

「發生什麼事了嗎?」

傳說獸飛了起來,然後往艾蓮娜吐出冰霧,「!」神使嚇到。

艾蓮娜也嚇到,但也已經來不及反應。

「你怎麼了?等一下!」傳說獸往前面飛去,神使想攔住牠。

冰霧覆蓋艾蓮娜,趁著還未結凍之前,「你等一下,我會找到牠說清楚。」艾蓮娜想說話,但感到實在太寒冷,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

支流的前方開始慢慢結冰,延伸到艾蓮娜後方的樹幹,然後順著支流繼續往上游延伸,神使感到時間緊迫,要想辦法解開才行。

「R^WBiltr6ebe35m67,yesbi87e397r4ebb9t3b86rl,re34sn8ow36m。」神使念了好一長串文字,但依舊沒有什麽效果。

「你等一下,我要找到牠來幫你!」神使對著艾蓮娜說完,就往傳說獸的方向跑過去。



泰神好不容易從那群部落解脫,現在卻聽不到任何聲音,牠失望地往原來的方向走回去,可是方向已經迷失。泰神沿著原來走回去時,感覺周邊景物不太對勁。

「明明是......」泰神看著四周,一隻鷹從天空飛過,不過牠沒有聽到。這時候,突然一陣尖銳的聲音傳到牠耳裡,牠卻感到頭痛萬分——牠不是已經失聰了嗎?竟然還聽得到聲音?泰神痛得遮住耳朵,但聲音還是持續發出,牠痛得在地上打滾,耳朵還滲出血來,「啊!」泰神痛得大喊!

最後痛得昏厥了過去,聲音也瞬間消失。



過了大約一小時吧!還是兩小時!不知道,泰神突然驚醒,看著周遭,怎麼感覺不太對勁?一切變成了黑夜?突然有什麼怪物聲響在眼前飛過,泰神驚恐,不斷仔細聽著聲響,查看眼前模樣,突然那隻怪物像是變成了整個包著黑布一樣蓋住泰神,泰神以為自己要死了!閉起眼睛,等了大約兩秒鐘吧!泰神慢慢地睜開眼睛,怎麼還是黑夜?泰神慌張地到處在「這裡」奔跑,直到撞上了一個不明物體,又昏倒了過去。

時間感覺過得很快,泰神感覺有個名字在呼叫牠:「小泰.....」泰神又睜開眼睛,看了一下前方,變成了白天,但眼前是一片空白景象,「到底怎麼了?我到底在哪裡?」泰神一直想著這週遭,不知道到底是夢境?還是真實世界?

牠往前奔跑,他看到了一個像是冰一樣的物體,立即停下了腳步,但是已經來不及,牠整個一頭撞了上去,也回到了「現實」。

沒錯,牠已經被冰凍了起來,周遭的一草一木,也凝結成冰,泰神已經沒有什麼「意識狀態」,原來的那顆石頭其實還在本來的位置一點也沒變動,但是周遭已經變了太多,地上崩裂,開始結冰,竹子也慢慢長出不同的「角」,初端已經結冰了起來。那個瀑布依然在嘩啦嘩啦地湧出泉水,好像沒有都沒有變過。



黏獸在附近遊走,爬上了竹子上,其他的黏獸群也土地上行走,陽光依舊溫暖,可是這周遭景物已經變化了太多,瀑布裡頭的冰已經結凍,從那瀑布的上方冒出了一節,尖銳的可能不是一跳下去會死,而是會被一分為二就死。其他的地方,也慢慢滲出冰來,只是在他們那些人沒有經過的地方出現,整個空拍圖看起來,幾乎成了「冰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