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紛(續)

圖片來源:Joni Mäkinen

那個被攻擊過的神媒在黑暗處呆坐著,扶著自己的傷口,傷口並未完全痊癒,對他而言,那些怪物攻擊過後的心痛才是真正的痛苦所在。他看著自己的傷口,血已經停止,可是還留下疤痕,他心想一定要為這自己的部族報這個仇。


他看著前方有火光,大概有人吧!他心想,於是站起身來,跑過去查看。躲在樹幹後方鬼鬼祟祟的,不發出任何聲音。他看著前方大約離他有一公尺之遠吧!看見有人在寒暄取暖,好像是自己部族的人,慢慢地從樹幹的縫隙之中走了出來。

三個族人在火堆前取暖被嚇到了,趕緊拿起手邊的槍、石頭來防備。

「mdtblr5wb8e?」
「t83krbwb46u8enb75,mw3nil55b9lpw34n9745n7,kmr34snkk95。」神媒趕緊解釋。

另一個人問怎麼只有他一人?

他說他不知道,這部落是毀了,幾乎是毀了,他根本不了解那些逃亡的人是否還有生還者,除了你們三個人。

第三個人笑了!

他說我們根本不是你們的一員。

「mr7w795h?」神媒感到不解,不過仔細聽聽他們的口音的確有些不同。
「m7he8i6w3。」神眉說他已經有些忘記了。

他說沒關係,隨後起身拿起正在烤的肉排問神媒要不要吃?

神媒點頭,並且答謝他們。

午夜之中,幾乎只有動物的聲響,能夠在這幾乎滿是怪物的叢林生存真不容易,但現在格外平靜。

「MT*Wbk80wm79b8?」神媒問其中一個族人。
「t7rbkit78wg6。」
「,l8ypw3m806hj87tb7,hpaeyijmiw6k0pbi。」
「mt9t8en9o,mlrnjsw4t6duk90ybs,mt7en074bonjopserhn。」另一個族人回答。
「mte6ni8rawym75。」神媒很謝謝他們。

喬就這樣呆坐在早上,凍結在凱因絲的冰仍在那裡,只是看起來更加得厚,喬摸摸自己的口袋,那片葉子還在,她起身看著凱因絲,她依舊維持同個樣子,然後往凱因絲的後方查看一下近況,她感到驚呼,「怎麼......變成了這樣?」她心想。

凱茵絲的後方的冰原幾乎看不見遠方的界線,她絲毫不敢繼續往前走,但冰原也只到凱因絲的位置幾乎沒有移動過,然而,她認為這其實並不這麼單純,畢竟這裡有冰原就已經不可思議了,哪裡來的就更叫人難以心安。

她往冰原的水平方向移動,看看它的寬度,當然,以她的視角,才走沒幾步路,她就停在路上,「這要蔓延到何時......」喬又走了回來,回到凱因絲的正前方,「你等我啊......」喬的語氣盡是無奈。


神媒一個人坐在樹幹下,離那三個人有段距離,大概是不同的「分支」吧!多少還有點距離感,神媒起身,走到了那三個人的身邊,看看他們,這時候是清晨時分,三個人還在熟睡階段。神媒看看周遭,隨後摘下一片樹葉,然後把樹葉放在兩手手掌裡,以雙手合十念起咒語 :「0ytenlye4nremi9tw34n75e。」然後把樹葉放在他們其中一人的正前方。

神媒就離開了。


艾蓮娜回頭看著後方,一群獨角猛獸往他們方向襲來。

神使跑著最快,其中一隻獨角猛獸也跑很快,身上眼睛發出雷射光往神使攻擊。神使趕緊閃避,光線射中樹幹邊緣,艾蓮娜也差點被波及,「等一下!」艾蓮娜想要叫住神使,叫他不要跑這麼快,應該想辦法回擊。

神使哪有什麽能力可以攻擊?以他的力量,根本以卵擊石,不自量力。艾蓮娜累得停了下來,氣喘吁吁,「呼......呼......呼......」後面的獨角猛獸逮到機會,往前射出光線。

光線往艾蓮娜方向襲來,艾蓮娜趕緊閃躲。後面更多的獨角猛獸越來越多,艾蓮娜已經亂了陣腳,不知所措。

「這裡!」神使一個聲音呼叫艾蓮娜。

艾蓮娜轉頭看見神使的手勢,趕緊跑了過去。

獨角猛獸群往前狂奔,艾蓮娜也趁這時趕緊跑過去,千鈞一髮之時,差點被獨角猛獸的角給刺中,神使與艾蓮娜兩個人躲在一個凹洞裡。

獨角猛獸全部一起往前方跑去,看樣子目標好像不是他們。艾蓮娜聽到外面的怪物奔跑聲音,聲音大到想把自己的耳朵遮住,等了差不多三到五分鐘吧!聲音總算是「靜」了下來,艾蓮娜起身往那裡查看,「走了?」

「看樣子應該是。」神使也跟在艾蓮娜的後方。
「怎麼回事?」艾蓮娜認為不對勁。
「我想牠們的目標大概不是我們。」
「嗯?」
「還是......有目的性的移動。」神使想了一下。
「總之,現在的情況可能很不妙,牠們要去的地方就在我們要到達的地方,我還是不想與牠們硬碰硬。」

「你沒辦法嗎?」
「你很天真,你真的以為我可以對抗牠們。」
「我的意思是說你不能發揮你的一點效力來拖延牠們嗎?」艾蓮娜趕緊解釋。
「不好意思,我沒辦法。」神使雙手一攤。
「那......」艾蓮娜想著剛才之前發生的事情,都以為他的能力不凡。

「你對我太提拔了,我不是那麼有能力的人。」神使想起自己的「職業」。
「我以為你的力量很強......」艾蓮娜想起她自己還這麼勇敢面對怪物,還是有點害怕。

「謝謝你!」神使只是笑笑。

艾蓮娜回頭看了一下,又看了前方,「意思是說我們要繞路嗎?」

「嗯。」神使點頭。

那個神媒走回自己的路,在叢林中,雖然他幾乎早已經「熟悉」這裡的環境,但第一次來到這麼遠的地方,還是感到很陌生。

他看著叢林的鳥獸,各種動物在這裡,他好奇地瞪大眼睛,身上的服裝幾乎已經破損,大概是受傷時連帶撕毀吧!一隻烏鴉飛了過來,看了他一下,第二隻則是在樹幹上望著他,他想了一下,之後拔腿狂奔原來的路,他心想真的大事不妙,果真如此,前方聚集著大量的冰,如果他繼續前進,肯定會被凍結,況且他的能力不如神使,因此,他得想辦法走回要走的路。


神使與艾蓮娜逃過一劫,但這趟遠路,可能要經過更大的災禍才能順利抵達。

「你認為我的工作是什麼?」神使突然問起艾蓮娜。
「你的工作?」
「嗯。」神使點頭。
「大概就是那種有魔法的人士吧!」艾蓮娜想了一下。
「你為什麽這樣問?」艾蓮娜繼續說。
「我想,你說的有理,我的確不是個好使者。」
「對了!你的女兒是怎麼來的?」艾蓮娜想起那個女孩。
「我不想提。」
「你不想說就算了!」艾蓮娜大概也認為他不會談論細節。
「等一下。」
「什麽?」艾連那看著神使往旁邊的樹幹倚靠。

艾蓮娜想過去看一下,被神使擋了下來,「你不要過去。」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艾蓮娜的腳邊來了幾隻螞蟻,算是黏獸的近親,這種螞蟻不是一般普通的螞蟻,身上有細微的角,身形也比螞蟻來得大一些,每隻螞蟻都有翅膀,可以飛起來,其中一隻就飛到了艾蓮娜的左肩膀上。那隻螞蟻看著艾蓮娜的側臉,神使慢慢走過去,「你不要動。」

「什麽?」

趁著艾蓮娜說出這句時,神使用兩隻手蓋住艾蓮娜的肩膀,然後叫艾蓮娜蹲下身體,神使慢慢移動手掌,放在地上。

「什麼東西?」
「齒獸。」
「什麽?」
「你不要往後看。」
「什麽不要往後看?」艾蓮娜好奇地往後看,就看到一個巨大的巢穴——那群齒獸的巢穴。
「這也......」艾蓮娜看到一個大約有快三公尺高的巢穴。
「你不要過去,牠們會咬你。」
「我以為是螞蟻。」
「螞蟻?那是什麽?」神使的詞彙中沒有「螞蟻」這個詞。
「就是一種昆蟲,像這個。」
「這是嗎?」

神使蹲下身子,「你得要小心注意,牠們有毒液,一被咬過,就會死亡。」

「這種螞蟻有毒?」艾蓮娜也看著那群生物。
「我們的族人有被咬過,不過去除毒液的內臟之後,其實很美味的。」
「我心領了!」艾蓮娜根本不敢吃這種生物,況且有毒。
「不過,我也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巢穴。」
「牠們差不多只有你這麼高而已。」神使比了一下高度。


「我們還是繼續繞路吧!」神使比了一下手勢,要繞著牠們而行,畢竟這種生物一兇猛起來,就跟蜜蜂一樣逃不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