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續(續五)

圖片來源:ArcheiaMuriel

「神之地?什麽神之地?」艾蓮娜不解。
「就是我們以前古老神祇居住的地點。」神使回答。
「不懂?」艾蓮娜一臉疑惑。


「我們這裡有許多人居住在這,算是前輩吧!我不太會形容。」神使想一想。
「那些人算是我們的的祖先們!他們創立了這裡,如你所見。」神使指著這週遭環境給艾蓮娜看。

「這看起來像個死城。」」艾蓮娜只看見一堆木柴、廢棄建物、還有刻在樹幹上的那些文字符號。

「這裡後來發生什麽了?」艾蓮娜一臉看著神使問。
「就......有怪物入侵。」神使淡然的回答。
「什麽怪物?是追殺我們的那些嗎?」艾蓮娜想起牠們。
「很像,但不是。」神使很肯定的回答。
「你說什麽?」艾蓮娜不敢相信。
「那是什麽樣的怪物?」
「我聽前輩們說......」神使繼續回想,「就看起來很多眼睛、牙齒的那些醜陋面貌。」
「就跟我遇到的差不多嘛!」艾蓮娜認為不值得大驚小怪。
「他們說,這是為了反映人類的真實面目才有的。」
「現在人類的確很惡毒......」艾蓮娜想起在洞穴遇到那些軍隊。
「我們家被迫洗劫一空......」艾蓮娜繼續回想,「說我家有一種特殊的石頭,他們要拿回去。」
「拿回去做什麽?」神使感到好奇。
「我怎麼知道?大概政府要拿去改善國家吧!」
「最可惡的是還欺負我的妹妹!」艾蓮娜想起自己的妹妹艾維茲被撥到眼睛的粉末就感到生氣不已。

「他們那群人竟然用這種名義欺壓我們!」艾蓮娜越說越氣。
「我認為,你頭上的印記可能是那種石頭所遺留下的作用而影響到你。」神使看著她額頭上的印記。

「怎麼說?」
「你看,這種印記很像那顆石頭的樣子。」
「你見過?」
「我見過,不過那顆石頭幾乎只剩下雛形。」
「也就是只有外表的模樣,幾乎沒有人實際看過。」神使繼續說。

一隻烏鴉飛到了樹幹了上方,看著對話中的兩個人,雨滴也漸漸的滴了下來,神使看著這項個廢墟的小型村落,想起自己的村落也遭到同樣的命運,格外心寒。



過了沒多久,雨勢漸漸的變大,算是小雨吧!神使與艾蓮娜兩個人躲在樹幹下方,以及有破木板遮蔽的小空間中。

神使看著艾蓮娜,就像父親看著自己的女兒,艾蓮娜感覺很安心,神使只能盡一份力量保護她。



雨勢很快就減弱了,陽光露臉。神使與艾蓮娜從那小空間探出頭來,看看這被雨滋潤後的大地模樣。

「這還是看起來很淒涼。」艾蓮娜看著一具腐爛的動物身體,被雨淋過的模樣,還是很不舒服。
「就是這個!」神使看見她,然後轉頭再看牠。
「什麽?就是那個攻擊這個村落的怪物嗎?」
「沒錯!」
「照理說應該會滅亡才是,竟然還有身軀,事情果然不太妙!」神使想起長老對他說過的話。
「什麽事情?」
「就是世界大亂!」神使握著艾蓮娜的肩膀說。
「世界大亂!你的意思是說世界毀滅?」
「快了!」
「那我的家人呢?」

「你的家人?」神使停頓一下繼續說,「會死亡!」
「你在開我玩笑嗎?」
「你覺得我聽起來像是玩笑嗎?」
「很像。」

那動物的身體軀殼的一部份流露出一種黑色液體,然後慢慢的往下流動,很緩慢的移動,看起來已經流露出許多了這樣的液體。艾蓮娜轉頭看著那黑色液體的流向,漸漸的流向一條小溪中,艾蓮娜走著走著看著黑色液體的流動,她知道為什麽有那些怪物了!

「該不會是牠們是變異的吧?」艾蓮娜想到這個,又想到她吃過的東西,馬上遮住嘴巴,「該不會我......!」

「你不必擔心。」神使知道她的憂慮。

「你看,這裡已經沒有支流。」神使指著支流的後方。

黑色液體只流向那小溪之中,而地下水源部分已經滲入,不過這不是動物變異的主因,因為這種黑色液體早已經因為那些石頭而產生某種變化,況且,那些石頭早已經四分五裂,分散各地,而各有其相互影響,因此,這種黑色液體說穿了也可能是迴向的副產物。

「你說什麽?」
「叫我不必擔心?」艾蓮娜很難相信這種說法。
「我總認為這不太妙......」艾蓮娜指著那些黑色液體,「哪有動物的血是黑色的?」
「是沒有。」
「所以這到底是什麽?」
「我不知道,但肯定這不是主因。」
「什麽叫做你不知道?」

「你到底知道什麽?你到底隱瞞什麽?」艾蓮娜質疑神使。
「我沒有隱瞞什麽。」
「你這說句話,令人起疑,就像殺人犯說我沒有殺人一樣。」

「長老到底告訴你什麽?」
「他只是告訴我,這村落會連帶影響,帶來黑暗。」
「現在天是夠黑了!」艾蓮娜看著陽光露臉的一部份雲層。
「你現在到底在說什麽?」神使也開始質問了起來。
「我懷疑你來的真正目的。」
「什麽目的?」
「說!你有什麽動機?」

「什麽動機?我沒有動機。」神使趕緊安撫艾蓮娜的情緒。
「你為什麽會出現在那?」
「因為在那一次,我就能預測你有一定的力量可以拯救我們的村落。」神使想起那次長老對她所做的事。

「為什麽是我?」艾蓮娜還是無法苟同自己真的就是如此。每一次艾蓮娜都會開始懷疑自己,因為她的所作所為不像是一般電影主角的那樣,戰勝邪惡,對抗反派。

「我很累......」艾蓮娜跪坐了下來,看著自己的手掌,然後握住手,「我真的是嗎?......」

「我不知道,但既然你來到了這裡,既然事出必有因,也可能神在冥冥之中告訴我們,你是唯一......」神使也跟著艾蓮娜跪坐下來,然後看著她。

一隻烏鴉在樹幹上叫出聲來,吵得艾蓮娜起身看著那隻烏鴉,「到底怎麼回事?那隻鳥好像一直跟著我們。」

「喔,那是隼鳥,那隻鷹的左右手。」

「牠很少會出現,只有危急的事情才會現身。」神使想了一下繼續說,「對了!牠告訴我們什麽?」神使站了起來,結果突然一支箭往神使射了過來,神使差點射中心臟,只有射中腋下,但神使還是流出血來,艾蓮娜往上看到了神使的表情,然後再往前看,「怎麼回事?」

原來剛剛那群族人的少部分人士追了上去,小女孩留在那裡,其他族人則是返回部落,那個長老與族人雖然已經凍結,但還是有其他族人幫忙追趕。

艾蓮娜瞇著眼看著遠方,就看見幾個族人向這裡跑了過來,「又是他們?」艾蓮娜以為已經甩開他們。

「我還好。」神使移動手臂,拔出箭來,丟在一旁,往前奔跑。
「快點!」
「喔。」艾蓮娜還是不懂為何要追殺她?



神使拉著艾蓮娜往前跑,不過神使的移動速度比艾蓮娜快,艾蓮娜一直跟不上,所幸她乾脆放手,努力追趕神使的腳步。

「你等一下!」艾蓮娜向神使說,希望他跑慢一點。
神使往前跑,前面越是感到昏暗,終於進入了一大片樹林,樹林很茂盛,幾乎都把陽光給遮蔽了!

「你在那裡?」艾蓮娜問。

神使沒回應,他躲了起來,艾蓮娜停下來之後沒看見神使,她認為已經與他走丟,想要找到他。

「你出來啊!」艾蓮娜邊走邊找,邊看四周。

神使從後面遮住她的嘴巴,讓艾蓮娜差點生氣,「你幹什麽?」艾蓮娜斥責地問。

「噓......」這時已經來不及,一支箭往艾蓮娜射去。

那個族人跑了過去,神使與艾蓮娜連忙趕緊躲起來,跑到樹幹的另一邊。

「他們是來找你的嗎?」
「我不知道。」神使小聲地回答。

那個族人往樹幹的後方找,神使就往旁邊移動,然後撿起地下的樹幹往那個族人掃去,那個族人滑了一跤,跌坐在地上,神使趕緊跑過去,壓住他,「dt7ime454sn8e45m7?」

「,re4n8(ON9r5h6i86。」
「,t6e4nore54 r68。」

艾蓮娜在一旁看著一頭霧水,「你們在說什麽?」

「喔,只是個誤會。」
「誤會?他要殺你,這叫誤會?」
「他希望我回去幫忙救救那個長老。」
「我回答說我不會,不過他有一點不高興。」

艾蓮娜看著那個族人的表情,的確很不高興。

「你真的不回去?」
「我為何要回去?」

那個族人執意要帶神使回去,拉著神使往反方向走,「DMIE$5m6。」神使抗拒。

族人很生氣,認為這是你們部族的責任,要你們負責。

後面那個族人趕到了,「ktrn6e45be。」

「DMIE$5m6。」神使再一次重複。
「nkr7ebi7e45n,(ON9r5。」
「q24n86b6E$5m6。」神使就是不想回去。
「你就幫他們一次吧!」
「不可能。」神使很堅決。
「mt9en8e6ne7i。」神使告訴他們,「mr7en9rRE%UBSTUW%。」

「他們會體諒的,因為這項決定比拯救牠們長老更重大。」神使說完,直接拉著艾蓮娜往前走。
兩個族人無助地看著那個人。

「nyw46u7nm?」一個族人問
「mr7e4bi86r4n。」另一個族人回答。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