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時間偏誤

圖片來源:Jeremy Fulton

我們還有多少時間?無限嗎?看起來好像是這樣,證明好像也是這樣,畢竟時間很「長」——長到我們不認為這算是「浪費」,看起來時間很寶貴,因為每一個人都抓緊時間,不讓——那短短的一秒從指尖溜走。


時間還是溜走了!時間還是偷偷地從我們的感覺中溜走了!我們也不願意,因為我們察覺有限,人類的意識不夠清楚,就連研究人類大腦的那些神經學家,他們也無能為力。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們不夠掌握時間?人類對於的時間的感知比起那些有複眼的昆蟲們,我們只是顯得巨大,而比起那些沒有複眼的昆蟲們,我們的行動還是感覺有限。

這不能怪人類,人類幾乎是大腦的產物,可以這麼說,我們有巨大的大腦——從演化的角度來看,我們只是比尼安德塔人的大腦在小一點的聰明人,就被說成智人,我們有資格配上這名稱嗎?現在想想,也許早已經成「名單」上剔除了......

然而,大腦不單單只是「大」就能稱為聰明,或者我們繼續追問,人類這麼「特別」,大概也是因為有大多的神經連結產生了各種奇怪氛圍,宛如我們對於這宇宙的好奇,總是拿著紙捲起來放在眼前看著前方一樣不這麼做不行。

人類對於今天、明天,時分這樣的時間「代名詞」,我們根本不明白真正的時間過去,我是說,宇宙上的時間「既然」比我們認知地還快,那麼我們果真有一天實現了宇宙飛行,而我們建造時光機器的夢想一樣是個虛幻不實際的笑話,至少我曾有過,宇宙學家有過,物理學家有過。

為什麽我想建造時光機器?因為我想看看未來的真實世界是否真如預言家所言的那樣?我不是想拿著棒球圖鑑來預測世界大賽誰是冠軍,然後成為億萬富翁,我只是很想看看我們這些想要知道「未來」的人們——那些迫不及待想知道結果的專家們——尤其是算命師,統計學家,到底為什麽想要去「預言」什麽?

你還想要知道什麽嗎?如果我說你某一天你有生命中的大事,足以影響你後半輩子的思考,甚至你的故事走向,你相信嗎?如果我說你在某一歲數可能有劫數,你如果不能避免,你就會厄運纏身,你會買帳嗎?如果是好事,有些人開始相信百分之二十,如果是壞事,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你在說謊——至少我們不想聽到我們意想不到的事就「真的」發生;我們大部分的人生都在避開「風險」,簡稱避險,只想走到就算會摔落也會有網子接著的邊緣路上,我們真的都這麼想——因為人才需要「保險」。

需要?這是我說的,可是這也是事實,人因為無法預測天災人禍,至少是八成以外的天災人禍,所以特別就需要,這也是保險業者灌輸我們的觀念。然而,我們就因為不知道「以外」的天災人禍,就好像突顯了購買產物保險的重要性,真的是這樣嗎?專家都建議你不要購買產品的保固風險,因為你真的就無法預測出什麽,我可是說「現在」的實話,可是等到你出狀況時,你才知道你「後悔」沒有購買這類風險(我從來沒有買過),才怪罪我你是在欺騙我,這就是所謂的歸因謬誤。


你總不會在轟炸機投下炸彈在你家附近之後跑去冥想吧?請記住,你只是當下的專注者,而非真正的當下的構思者。


你如果不了解真正的「動態系統」,那麼我可以說你只是在已活在這當下的時間來看待當下,就好像在當時你看見一個特價的商品,可是你從來不需要或者你過去曾經想要,而現在終於特價了!請問你是滿意購買之後的商品內容保證嗎?我是問,特價之後的一個月去看,你真的顯得快樂是因為這商品本身,還是當下的特價所帶來的商品快樂履約保證?

可能很多人沒有認真想過,但我想過,所以我購買的商品「之前」,我必須小心檢索我的心思可能不是因為氛圍而顯得快樂——你何時聽到賣場的背景音樂是悲傷的?或者你看網路賣場的廣告是「痛苦」的?然後,我再來問你自己,你是當下的「受害者」嗎?還是只是因為心思在當下,而忘了真正的當下?

這很模糊,不過人類既然只是因為在寫文章,在靜坐,在冥想的過程中,真正忘了我是坐在什麽地方寫文章、靜坐、冥想,你總不會打著赤膊在北極的浮冰上打坐吧?你總不會在轟炸機投下炸彈在你家附近之後跑去冥想吧?請記住,你只是當下的專注者,而非真正的當下的構思者。

這就是時間的偏誤,我們只是把時間抓得更多,想擁有至少多一點時間的關係,好讓這段時間看起來沒這麼可恨。所以我們搭乘計程車的時間比乘坐大眾運輸工具還多,我們坐飛機的旅程比我們的走的路還多,人們看清楚時間的經過,好像非要從縮時才能明瞭些什麽,可是就我們環繞地球這麼多圈的經驗來看,我們只是顯得不足地渺小。

時間不該這麼浪費,但我們看手機螢幕的時間已經浪費了!我們看電視的時間已經浪費了!既然時間在「移動」,我們就沒有理由不移動,所以人們不會二十四小時維持同一個姿勢,而看起來我們控制了時間,就像時間交由明日傳奇的隊員一樣,死牢地不准改變,但說最真實的是我們不可能操控時間左右。

就像購買你的東西,一輩子也不會是「你的」,你買了新電腦,你組了新衣櫃,你自己動手做了一個新層架,這也不會是你的。因為這是別人幫你組裝前半部的,這是他人幫你拆解部分的,這是地球給你的資源,你不可能無中生有一棵樹木,鋸子、螺絲釘、十字起子還有你的組裝圖。所有的一切只是在這循環過程中,你只是產生的一部份,就像你把原因歸類你所認知的成因,但說來正巧,你只是你認為的當下「變因」。

我講「變因」的原因是因為原因是會變的,不是「正巧」歸類的。如果眾多研究中,我們不要帶有「可能」,那麼我們為什麼只看到「部分」的人們吸菸會罹患肺癌?或者再問,如果喝酒太多已經引起酒精中毒,那麼我們這些人應該會想辦法克制住不要酒的習慣,或者不要太多甜食的習慣,但為什麽我們就把原因歸類成是前者?繼續追問,科學家只是給我們一個歸咎原因,但沒有認真仔細想過那些研究方案之中是否太不謹慎了?

就好像看了太多統計資料,我們預言誰是下一個最有可能先發的投手時,真有那麼重要?誰是下一個閣揆,誰是下一屆呼聲最高的候選人真有那麼先例可循?沒錯,我們急著想知道誰是下一個,畢竟我們才有心理準備,我們才知道那些謠言的一部份是正確的,或者說我們不是要看待誰是下一個領導人,而是這個領導人之間的實現當下諾言並非真如我們預期的那樣——這同樣是個謬誤問題。

我不是說,預言不重要,只是這已經失去某種正當性。如果只是看待預言,我們當然有懷疑的可能,但也請想想,不要被歸因的咎責而判斷錯誤,因為你就有可能開始學著後悔是怎麼回事。

當然,沒有後悔,我們不會學乖,可是有了後悔,我們還是沒有學乖,認真來看,人們哪一次沒有放棄再一次公投的權利?英國脫離歐盟的不公平性備受質疑,畢竟是用年長者來決定英國年輕人的未來,想要爭取獨立,好像有那麼看到希望,可是你真的渴望獨立嗎?還是你也累了?

我是累了!畢竟現在的動態系統過份依賴電腦,不仰賴人性。電腦著重比很深,我們都忘了現在的動態平衡到底應該維持怎麼樣的比率才能陷入一種我們所謂的認知和平?

現在很和平嗎?當你一個人坐在火車車廂中,你也無能為力去救治在戰火波及的孩童,你也無法趕到現場去探望你受傷的親友,這不是顯得無奈嗎?同樣的時間之下,我們到底把握了什麽?還是看到現代的和平只是大人物口中說了算,這也難怪,看起來很幸福洋溢的負擔,其實只是「廣告詞」,不是真心話。

你要我繼續說真實的言論嗎?忠言逆耳之下的現實情況,我們不會在乎,聽你愛你聽的沒有意義,你的甜言蜜語只是到舌頭裡的糖果,真正的苦痛卻是到了胃裡才開始作怪,這樣的時間差,你還跑去坐雲霄飛車,人類的快樂與痛苦無法清楚分開,在強壯與軟弱之間,我們情願選擇強壯,因為這世界就是給強壯而活下去的人而存在的,但這樣的「威脅」之下,就可能宛如在百忙之中只是說了迫切的話給當事者聽,我們想要聽真心話,但又怕受傷害,謊言之間有一個界限,那就是在謊言加了不屬於謊言的謊言。


世界要的是一個和平,要一個是歸於和平信念之中的基本探究,不過我們光是這點就做不到。比來比去的結果之下,我們還是輸給了自己,輸給了自己的未知,因為我們還是會拿著可看的信念去「預測」我們的未知,這大概也是表面與私下之間不肯有共識的原因吧!握手可以,但不是走在平行線上——路才顯得錯覺得可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