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Be Yourself

圖片來源:Sano Rin

每一個人都在做自己,當我聽到我的一位朋友總是認為堅持自我沒有不對的時候,這是我第一時間想到的這句話,然後又經過這幾天的「觀察」,也總發現,我所堅持——我過去所談的相關言論並合乎我的看法。


是啊!每一個人都在做自己,而我們也只會做自己,不會做別人,做自己沒有什麽對或不對之處,也沒有錯與不是錯之處,事實上,談論做自己只是膚淺了些。你在做自己,我也在做自己,他也在做自己,這個女孩也在做自己,那個老年人也在做自己,這錯了嗎?社會也在做「社會」,有問題嗎?

有啊!問題可大了!每一個人都在做自己,請問世界有開始和平的跡象了嗎?每一個人都在做自己,請問這世界的復甦有希望了嗎?這世界能夠天下太平嗎?你如果這麼想,表示你很天真,如果你不這麼想,表示你很理性。但問題是,壞蛋也在做自己,殺了仇家錯了嗎?壞人絕對不會天真地承認我殺了人了!我要去自首,來減輕刑責。(我指的是一級殺人),恐怖份子——孤狼式攻擊,能夠證明我愛主,主也愛我,這是唯一投靠主的方式,或者我證明給這世界看,就能夠滿足我對於主的敬愛,主就真的愛你,你無怨無悔展開報復,別人死傷與你無關,我們真的就能死而無憾嗎?到達天堂,共享美酒美女嗎?如果是,那麼其他穆斯林的做法不就是大錯特錯了嗎?

沒有人真的願意白白犧牲自己,更沒有人在沒有援助的情況下,把自己的性命都陪葬了!一切一定背後有某種原因的助燃之下,才會燃燒,才會有一種火苗往上竄,這就是人類願意在自己與別人的生命過程中,願意犧牲的部分,才能成就某些榮耀。人類若是每一個堅持做自己的原則之下,不願意改變,我相信這世界不會變成我們看到的這樣,雖然不甚完美,甚至不能稱呼「不完美」。

每一個人都在做自己,總統也在做自己,簡單說做自己的「job」,這有錯的地方嗎?俄羅斯元首也在做自己,法國、德國、英國、義大利、葡萄牙、西班牙、荷蘭、比利時、愛沙尼亞、阿爾巴尼亞、烏茲別克、伊朗、沙烏地阿拉伯、西蘭公國都在做自己,有什麽需要糾正的部分嗎?

如果世界不需要糾正,相信我們求進步的理由不只一個,而是很多個,超過十根手指頭的數量,再包含十根腳趾頭的數量,如果這世界都天經地義,那麼這世界可以堪稱很完美,至少是八成的完美,一切都是我們看到的幻象,或者心理學家所說的錯視。如果這世界真的有八成完美,我們求進步的意義一定不只這二十個,而是很多個,至少——就像某些人期望的貧窮會「消失」那樣的天真!

貧窮不會消失!如果會消失,一定是我們對於這財富不夠平均的徹底,如果不夠徹底,那麼一定有人會以錢滾錢,賺了一大筆財富,而有些人不會利用財富,導致腳步跟不上他們,陷入所謂的貧窮,如果我們一定要某種平等,那麼這世界肯定還有某種不平等!所以,這些科學家、社會運動知識份子們!醒醒吧!世界的和平不是我們要平等的前提之下,就能看見改善的希望,畢竟希望——每一個人都如此樂觀的,希望還有明天(未來),否則我們不會如此——早就一了百了,人類滅亡。人類會樂觀的一個根本原因是我們就是「相信」。

人類會有正向運動,就是因為過去的宗教大量深入我們每一個地區,造成我們要起義,要對抗這種「洗腦」運動,宗教的出發點是好的,只是大量的上帝言論,簡直證明不出什麽真正的證明來。(我只是實話實說,沒有惡意)。上帝被開玩笑不是第一次了!多個無神論者也開始質疑若是真有一個真神主,祂會開明的,我們又能證明上帝是我們每一個人親眼所見的?畢竟,我們沒有「過去」。

然後,再仔細想想,做自己這樣的言論在社會中發酵,是誰之過?社會是多數人聚集起來的,八成人都認為「對」的?難道就是對的?八十萬人證明是對的,難道就是對的?八億人活在有證據的生活中,難道就是對的?萬無一失?剩下的兩成人呢?剩下的二十萬人呢?剩下的兩億人呢?五十八億點四的人口就是社會——我們今日看到的人類本質模樣?

剩下的十四點六億人口呢?難道就是錯的?難道就是有問題的?如果社會還要分對錯,那麼最先該處死的是我們砍下人頭的劊子手,請記住,社會的組成是由一群知識份子構成的,如果沒有法院,如果沒有法律,如果沒有人人遵守的社會規範,人人知道的潛規則,那麼社會的基本規則就會被打破,成爲溫床的一部份,就是邪惡的由來。因此,當我們處於私刑,當我們認為正當防衛,當我們認為壞蛋在街上搶我們錢,而我們出手反擊並沒有錯時,我們就認為行為合理。

只要人們把這種行為正當化,我們自然認為是壞蛋要受處罰,但是如果客觀的角度去看,我們就不攻自破。因為我們並不了解壞蛋搶我們錢包是為了什麽?如果是一個走投無路的破產民眾呢?如果是一個搶食物吃的乞丐呢?如果是一個為了活下去而吃了同伴的肉呢?我們還能「合理」化什麽?

因此,非黑即白的世界在「這裡」還是很嚴重,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灰色地帶,但我們講求合理化證據,視為某一個個案——至少是通俗的個案——嚴格規範來說,就是相似的搶案歸為一類,很離譜的搶案放在另一邊的辦公桌上,然後我們今天是要處理的是大眾化的搶案?還是很離奇的搶案?像威爾消失的那樣?

然後再看看我們現有的合理證據,妻子死亡,丈夫涉有重嫌,或者丈夫死亡,婆婆有嫌疑,或者這個指紋、這個不在場證明,這個 DNA,這個血跡,這個彈道,這個唾液,這個精液殘留,這個什麽證據都指向某一個人犯案時,我們就相信他/她,或者他們是兇手。

然後,這就是「大腦」的解釋,也就你向大腦提出的解釋,也就是說你把證據拿給大腦看,說:「你看,證據都合理的指向這個人,你認為呢?」大腦看一看,要你提出更多的證據給他看,說:「再拿更多證據出來。」然後你就開始找,找到了很多,再一次地拿給你的大腦看,說:「我還有很多,證據確鑿了吧?」,然後就開始定案,找出犯人,找出連結這證據的正確人,以及中間人。

然後,你就真的「相信」,畢竟,證據有了!你也現場看過了!也測謊過了!也摸過了!也聞過了!聽過了!分析了!因為沒有誤了吧!你所做的所有解釋一切指向這個人之後,人們就沒有懷疑地再懷疑一次,這也就是我們「還會」後悔的原因。因此,人們會去找解釋,不是沒有理由,因為都是要證明我所做的事「太」正確!「太」合情合理,世界的人都稱讚,你有什麽好反駁的?

所以,人們才會在多方的律師團、第三方公信機構、陪審團,各種合情合理的方法來見證自己——沒有什麽不對之處。然後,我們又再一次的看到對錯無情爭執的上演,忘記客觀的言論到底是什麽?

所以,我才會說根本就沒有「客觀」的言論——真正客觀的理性分析。(不過同事的對錯兩方倒是喜歡找我訴苦)。做自己錯了嗎?應該這樣問,你做自己——我也做自己,難道我們不能理性討論我們那個不喜歡與喜歡的自己?或者是說每一個人做自己同時,其實有一部份帶有主觀的特色,只是你不知道,每一個人都不喜歡自己被說成是錯的,且還錯得很離譜,因此,現有的任何競爭看起來只是證明給這個「世界」看的!不是你自己。(畢竟你對你自己鼓掌沒有用)


在自己與別人的缺口上,我們只是在自己的洞口用「自己」的字型填補,然後看見這是對等式,就認為土壤夠平了,就沒問題了!


我說的都是實話,我也多麽希望是自己是對的,但我到現在為止,我可沒有說我是對的(除了這句)。因為,我過去所言,你是對的,不代表我是錯的,也不代表我是對的,你是錯的,因此,我很少認真討論對錯的含義(除了過去幾篇,因為我看不慣這世界的荒腔走板),對此,我只討論意義。人生只是要有意義,不是要有對錯,那真的顯得多愚蠢!(我是認真的)你應該仔細看看你與你自己之間的分隔,別說你有多瞭解你自己,你沒有什麽保證書可以擔保,更沒有別人幫你擔保,你所謂的瞭解自己只是你外露出來的部分,內隱的你當然還不知道,你什麽時候知道你可以抬起比你體重中兩倍的人?

自信?別再欺騙你自己看起來說我有信心!有自信的人相信走路有風?或者是說,有自信的人應該不會外漏光芒,會內顯光芒。如果政府大官真的把內政處理好,我相信這不是滿意度的問題,而是我們還不夠自省的問題。(因為每一個人還在做自己)

保守派的人認為財政應該應該要花在刀口上,甚至不要撥出這筆預算,自由派的人認為應該會地方促進繁榮,增進觀光,帶來效益,所以應該撥出預算,你是「中間選民」,你挺誰?把你的偏見擺在一旁,把你的預先設想給丟掉,你要相信誰是「對」的?機會只有一次,聽證會只有一次,環評只有一次,發包工程只有一次,你要站在誰的那邊?黑還是白?

沒有黑白,就沒有灰,因此,黑白是我們的優先考量,灰色才是其次,因此這樣的做自己的前提下根本沒有跡象可循。你只是在黑白的世界找出光線的摺角才是,才能看出陰影,才能證明凹凸,你真的知道你的所作所為真的是因為你做你自己而有對的佐證嗎?

公車司機也在做自己,你趕著上班,你會怪公車司機因為開車太慢害你遲到嗎?或者因為路上發生車禍(不一定是公車造成),你才遲到嗎?警察也在做自己,消防隊員也在做自己,毒販也在做自己,每一個人都在做自己,世界有問題嗎?牽扯到道德的問題就是我們還在拿著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或者區分你我的前提下,世界還自以為做自己無關對錯,只是本來的言論罷了!

談談自己,不如看看每一個人的自己,你、我、他,還有你身邊的陌生人,自己之間的周遭只是我們的相對關係罷了!這也就是我們有「陌生」的原因,畢竟你不會想與你不喜歡的人做一輩子的朋友,至少短暫上的,你也可能會婉拒。所以,在自己與別人的缺口上,我們只是在自己的洞口用「自己」的字型填補,然後看見這是對等式,就認為土壤夠平了,就沒問題了!


但自省與這世界的深入才是這問題的對等核心,才是我們遠觀看見,近觀察覺的東西......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