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Distance

圖片來源:Adrien Leguay

這個時候,你在做什麽?晚間七點三十六分,我在這裡寫文章,日期是八月二十日星期六。你是否在與朋友家人聚餐?你是否與朋友家人一起坐在客廳中談笑風生?你是否與親人朋友坐在捷運上聊天?你是否在走在路上看著自己要去會合的地點?你是否要趕去客戶那裡談生意?你是否要搭著帳篷,觀察樹林間的變化?而你是否坐在營火面前,與家人一起享受天倫之樂?


同個時間,不同的方向,不同的生活,我們卻生活在同一個地球,「很奇妙」是吧?說是奇妙,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們很少感知同一個時間所有人的作為,就像我們也很少過問鄰居的詳細生活狀況,每一個人都在為「自己」的生活而努力創造自己該有的生活樣貌,與你接觸過的人事物,可以串起你的生活故事集,所以我們的一部份相連情況下,可能「緣」來這麼近。

當然,不是每一個人知道距離的遠近,就像我們這種社會串接的動物特性,我們的生活圈子裡也只與自己相近的略顯距離,與自己生活圈遠的,頂多只是觀摩,最多是離開自己的舒適圈,但不會涉入完全不相干的生活圈,就像我們這種「動態生活」的人物,參與靜態生活的內容多無聊,就像我表弟告訴我,你是靜向的,我是動向的,我們有不同的生活範圍。

也當然,就像過去所談的——Everything has connected,一切事物皆有連結,問題是我們感應的到嗎?問題是我們這種「自私」的人物,能夠真正區分無私與自私的界線乾乾淨淨嗎?恐怕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可能連要六根清淨的成佛過程中,都有閃失。

社會的組成是複雜的,我們是亞洲人,正確來說是華人,以國家來說是台灣人,然後再區分細一點的有本省人與外省人;本省人的定義就是出生在本國的人,問題是怎麼定義?出生之前的父母是本省人嗎?說不定是外省人,祖父母是本省人嗎?原住民的定義比較接近,但問題是誰是第一個踏上這國家的第一人?而你又怎麼知道你是「第一人」?

因此,這故事的來來回回總是吵論著誰是真正代表本國文化的傳統象徵?也就是說,當文化——從過去因為環境而誕生的人物——現在則是演變成複雜的「多元文化」,甚至我們乾脆省略「多元」,直接說是文化比較恰當。

我過去有談論到美國文化,因為我本身很喜歡這樣的風格,所以我們很難定義出一個很明確的美國文化——我是說最傳統的美國風格,不是通俗的美國風格,不是穿著像個牛仔,或是打扮成雅痞就是美國風格,或是典雅就是英國紳士風格,或者清新唯美就是法國風格,因此,文化現在走的路線可說是跳脫了原來的路線,甚至我們可以說傳統跟著趨勢在改變,因此,傳統的精髓也跟著在時間觀念上也有了一種「新」的樣貌,但我不會具體形容,而你卻看得出來。

從文化得知,我們學習到了很多我們是誰的內容,就台灣的文化來看,台灣人很熱情,也很害羞,很自私,也很不自私,很友善,也很隨便,很小心眼,也很隨意,很矛盾,也很堅持獨斷,你要說台灣人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我很難說明細節,但十二星座,十二生肖,一年三百六十六天(包含閏年),還有各種年份,加上每一個人的生活歷練,你要怎麼說「台灣人」是怎麼樣的人?


了解的一面只是單方面的解讀,請記住,連接之間的層層堆疊,也可能把我們帶進死胡同。


現代人應該不會區分這麼細緻的情況了,大部分的人們,包含地球的人們,我們所接觸到的文化已經是「世界大同」的表象了!我們一打開電視,才知道那裡有非洲人、美洲人,拉丁美洲人,甚至還有原住民部落說的我們得要看字幕才知道的語意,那是過去沒有過的景象。當我們學著接觸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聚集現象時,我們也才知道世界一直都很大,大到你不敢想像,為什麽宇宙這麼如此廣大,甚至我們的銀河系,太陽系只是其中之一,所以宇宙學家一直相信這世界上的成形以前,一定有外星生物造訪,因為我們總是會看到一個奇特的生物出現在這裡,但我們無法用科學去解釋,十萬光年的距離要造訪整個銀河系,那可是很多時間的心血結晶。

藍色星球之一的我們宛如細菌還不如,甚至可能連原子還不夠看,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的連結。放大來看,我們人類很有感染力,能夠聚集社會的凝聚力,組成多數的共有社會,但這裡指的共有社會是指美國主義式的自由民主社會,而保守派自組的社會也形成一股勢力,但不是我們稱的「多數」社會,如果你以印尼人口來看,稱為多數也可以,但這裡我是以全世界來看。

多數社會的聚集會改變人口景象,造成人口的分化現象,就像我們如果要區分自由派與保守派,也一定還有偏向某一方的自由,與某一方的保守,然後循序下去,我們就會看到自由之間與保守之間的光譜越來越多,而這也造成了我們在某些連結層面上也代代區分不同彼此,不同連結。

就像你看著網路線,就像你看著左右聲道,就像你看著各種在電線竿上的各種線路以及裡面的各種線路,我們只是看到外露的表皮,裡面的細節,只是我們所忽視的,或者我們的連結只是某部分相關的,也因此,我們的連結距離中,也有一部分是屬於近的,一部分屬於遠的,甚至你的另一半也不會完全知道的,有人會坦承讓自己的秘密公開一切細節過程讓你的另一半完全知道嗎?

每一個人都有秘密,這是我是從小相信的事,也從來不會變的,我們無法監看每一個人的舉動,然後看影片解讀(甚至解讀也不會正確),任何事情只是看到某一面,我們這種人的大腦有種特性就是喜歡解釋,試著找出曾經學過的,忘記的,或者有印象的,或者可能有聯繫的作為關聯,一家餐廳的服務生,與同一家餐廳的服務生,但是不同分店,內容就不一樣,甚至同個分店的,但不同主管的,所了解的一面只是單方面的解讀,請記住,連接之間的層層堆疊,也可能把我們帶進死胡同。

因此,我們的距離看似很沒有距離,但放大一點來看,我們還是很有距離。當然,當生死與共的愛人在一起擁抱時,都認為他們是心神合一的,但是「下線」之後,可能距離又稍有變化,我們曾經在一起愛的誓言,可能到最後只是燒成灰燼的白紙流落大海之中。

現在人距離習慣在一起接觸,都要看到對方才能「安心睡覺」,這大概是西方歐美教我們的事,視訊教我們看到你在做什麽,你的背後有什麼,以及你的表情藏什麼,許多人瞭解到這樣的視訊通話有一個好處就是好像彷彿感受他們在現場一樣,就像「直播」一樣真實。當然,全像投影也是假的,人類早已經踏入了「抓寶」的行列,我們不知道所謂的「假象」到底要怎麼解釋?

因此,這種虛擬化的距離,看似一種近在眼前的事實,我們都有一種見獵心喜的感受告訴我們「這是真的」!但收服之後,我們的成就感只是滿足「真實」的情境範圍之中,因此,人們不願醒來,不願找到最「真實」的景況「備戰」,我們都會把戰爭模擬視為成真,那麼可能在死亡當下的前一霎那,也還是不願就這樣放開手。

這是人們的「死性」,也就是不願改變的改變,屬於死的一部份,會說「死」的原因在於這是死態的,固定的,說改變是因為環境與人生是無常的,沒有什麽只於那個「當下」,每一秒經過很「快」,我們很難活在「完全當下」,只能勉強說「活在當下」。

過去的我相信人不會變,現在的我則相信人隨時在變,且一直跟著在變,這種變是隨著趨勢,隨著文化的流行勢態而跟著大起大落,我們一直很難站得很穩,走得很平直,保持固定姿勢不會摔下,我們只是用什麼方式走,用什麼方式去構思我們該要走的路程,好讓我們「進步」一些,而這是人固有的迷思,說是迷思是因為我們的大腦相信正向對社會是有好幫助的,不是帶領社會走向衰落的,可是當我們放大解讀這段進步的距離之後,也才認為我們的迷思還是在防禦圍牆上縫縫補補缺口,從來不會辛苦打掉這麼長的「萬里長城」。

人類要進步,原因只有怎麼看待人性的缺口——我們距離的缺口,這點是我們缺乏,且不是光靠聯合國口頭勸說就有成效的,你給了懲罰之後,你把人殺了之後,說要改變世界是可能會正向幫助的嗎?我曾經說過,不是把世界上所有的恐怖份子處死之後,世界就是安全的,也不是說世界要維持正向的,世界就是正向,沒有極端的正向而造成失控的。

人腳下晃動,被風吹著晃動,被頭尾兩邊因為距離而晃動,我們還要想辦法「維持」著姿態——好讓我們騙自己說這是虛假的,是不存在的,人類的矛盾向來是距離之間,我們的連結產生共有的,這文化產生的迷思突破,實在不是我們這類學者,或者是專職的人可以屈就的。

但——少數人(就像我),也只是多數人中屈壓的從眾社會表現之一,看起來很統合,但秘密之下,或者分眾之下,才是凌亂不堪。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性.愛.色情

雖然性藏在愛中,但也不是神話一件。而是我們對於性的那種感受。想想看,當我們沉浸在愛中是什麼樣的感覺?是愉悅的感覺?還是一種充滿幸福的感覺?而我這裡所談的愛,不單單只是愛情,還有親情、友情、祖孫情及各種情感在,因此,在愛裡,我們能夠感受到喜悅、快樂與一種自在又有安全感的感覺中。
而性只是一種在愛情中的關係,也就是在愛情裡慢慢衍生出親密關係。如果我們真的喜愛對方,且是異性的對方的前提下,你當然會想和他發生親密的關係,從碰觸他人身體開始,你會不由自主的接觸他人,找他談話,陪他解悶,擁抱他,給他鼓勵與支持,這些都是我們自然發生的行為模式,而促使我們產生這些動機的,也就是情感,一種想要表達情緒的生理模式。換句話說,愛產生的元素多半都是在情感的建立下產生的,這與上一篇我提到那位作者—理察‧大衛‧普列希特—有著不謀而合的概念,當然,我提到的各種情感,愛只是包含在其中之一,性如果能跳脫包袱之外,那麼我們還可以理解更多,只是多半都在情緒下,我們都在迷失自己。
所以,情緒建立在愛情本身,而性只是愛的周圍環繞,色情只是一種介於中間的媒介喔?一點也沒錯,色情讓愛情變得那麼粉紅,然後又帶點迷幻紫,然後我們男女就在色情與愛間,找回對於性的重新定義關係,所以穿著性感內衣的女人總是帶著挑逗的眼神直直看著她們眼中的男人的眼睛與他們的下半身,誘惑著我們的大腦,讓我們全身興奮、顫抖、及想要尖叫的快感扶搖直上,男人對於眼前的女人的重要身體的某個部位都會兩眼發直,好好瞧著仔細,真恨不得立刻開始,但愛若是建立很穩固,那麼性真的要開始,那只是前戲的噱頭。
可是愛通常都會等不及,對男人而言,那真的難耐—我想慾火焚身的同時,又被澆熄,那真的難受。女人在愛與性中,用愛情的本身加強對性的親密接觸,讓愛有性可以相伴,但是對於色情那麼只是一種存在於性的另種角色上—我是指性的關係通常讓色情影片上的女星變得一種我們可以模仿或者揶揄的對象,這時愛情就變得像色情的性感地帶,如果沒有浪漫的燭光,如果沒有飯後或者餐前酒,也沒有幾杯下肚,你怎麼會有情意,而她會有意陪你呢?就算這不是愛情,那麼情感的產生也會把你當做就是一場男歡女愛的感情。
那麼這是什麼情?當一個性關係多重存在時,那麼人類還有所謂的真愛制嗎?一夫一妻制向來不是人類的權利,草原田鼠的各種報導重複播報時,Google的搜尋可以找出十二萬三千條時,那麼我們還要怎麼重視真愛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