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圖片來源:João Ricardo Reis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艾維茲從樹幹的另一側跳了下來,河水不算深,也不算淺,但也幾乎有超過了他們三個人的身高。艾維茲往河岸游去,但是河岸山谷也幾乎如同垂直一樣,因此只能在河上漂流。海娜跟在身後,海娜不會游泳,因此跳下來的第一個步驟就是找東西抓住,可是並沒有,因此只能等待洛爾......

「你怎麼啦?」洛爾問。
「我不會游泳。」
「那你為何會跳?」
「嗯......」海娜心想,但是要回答時,被洛爾插話:「狗急跳牆。」

「呵呵。」洛爾繼續說。
「你在笑我吧?」
「沒有。」洛爾趕緊否認。

「下來吧!」洛爾說完,就往水裡跳去,又只剩海娜在上面等待,「喂!等我一下!」說完之後,海娜也跟著跳了下去,只不過壓住洛爾的肩膀,造成洛爾整個人沈在水裡,洛爾很難受,想開口說話,在水面中不斷呼氣。

洛爾浮出水面,看見海娜就是咒罵:「你要害死我啊!」

「不是!」海娜趕緊道歉。
「......」洛爾擦去臉上的河水,臉濕透的很不舒服。
「走吧!」艾維茲回頭說。


艾蓮娜看著小女孩的身體,認為不能這樣任其腐爛,旁邊的土堆其實有跟沒有是一樣的,她看著她,真的想為她再多做什麼,但手指已經疼痛,且又是泥土。在艾蓮娜絕望之餘,希望來了!傳說獸這時候才出現,可能與彎角猛獸奮戰許久吧!可能是另外一隻吧!總之,有一隻傳說獸在艾蓮娜與小女孩的頭上等待。

艾蓮娜還不知道,等到她看到時,才感覺有東西在頭上降臨,「嗯?」艾蓮娜抬頭感覺有東西,傳說獸有一種獨特的光芒,這光芒大概只有「有緣」的人才能感受到,艾蓮娜就是其中之一。

「你可以救救她嗎?」艾蓮娜大聲疾呼。

傳說獸飛了下來,看看那位小女孩,雖然樹葉已經覆蓋她的身體,傳說獸停在小女孩的腹部上,看著她。

傳說獸口中慢慢吐出白霧,慢慢環繞小女孩的臉部,然後蔓延到身體,腿部,使整個身體都為之覆蓋著。艾蓮娜看著眼前也不敢相信,相信接下來應該是「奇蹟」的時候。

白霧慢慢褪去,傳說獸又飛了起來,艾蓮娜在等待奇蹟出現。但是,沒有奇蹟,只有一具「冷冰冰」的身體——小女孩的身體以經被冰覆蓋著。

「為什麼?為什麼?」艾蓮娜在等待的時候,然後看見呈現在她面前不是活過來的小女孩時,顯得悲憤。

艾蓮娜起身問傳說獸:「為什麼?為什麼?」

傳說獸沒說什麼,也沒表達什麼,牠只是飛在那棵樹幹上,往下看著艾蓮娜。

艾蓮娜跪坐下來,看著小女孩被冰凍的身體。「這......有什麼用?」艾蓮娜淡淡地說了這句。


艾蓮娜把手放在冰上,「奇蹟」才正式出現,當她傷心落淚時。

艾蓮娜夢見了她與小女孩碰面的情境,她快樂的模樣,以及艾蓮娜是如何保護她的。艾蓮娜經歷了一場時光冒險,就像她碰見了那顆石頭的感覺一樣。

「好不真實......」艾蓮娜脫口說了這句。

艾蓮娜累了,她倒了下來,整個人臥倒在那層冰上。


艾維茲邊扶邊往前走,洛爾被海娜「纏住」,他後面勾著海娜,海娜一直不肯放手,她不是怕水,而是擔心一不小心就會淹死。

「好了吧!你要抱我抱到何時?」洛爾很不喜歡,加上全身濕透,黏呼呼的,很不舒服。

「......」海娜不說話。
「你還在,好嗎?」洛爾轉頭告訴她。

「嗯......」海娜有點害羞。
「怎麼了嗎?」

海娜還是不說話,因為這是第一次兩個人靠著如此近,洛爾的肩膀給了海娜一種安全感。
好在水流不湍急,三個人可以往前走,艾維茲慢慢的往前走,甚至往前游了一段路,想走上岸,可是並沒有。

「看來,我們並不走運。」艾維茲轉身告訴洛爾。

「你說什麼?」洛爾想靠近艾維茲。聽著她說什麼。


喬看著眼前的景象不敢相信,這群黑色生物會現身?他們俗稱黏獸,是一種小型昆蟲,大約像金龜子小,甚至比牠們小,牠們不只吃腐爛性生物,甚至只要能夠吞下肚的,來者不拒。牠們也會附著在一般生物體上,他們靠宿主為生,所以幼蟲是在宿主身上長大,這種生物可怕的地方在於,一旦被咬住,可能引發更嚴重的過敏反應,嚴重者會致死。

大大小小的黏獸覆蓋了整個屋舍,讓人看起來頭皮發麻,喬想看起來這房舍的模樣,想知道哪裡有什麽「藥物」可以融化凱茵絲身上的冰,看起來是沒辦法。

喬從破損的房舍走了出來,其中一兩隻有走了出來跟在她附近,而她沒注意到。

「怎麼辦?」喬心想,來到這裡,就像來到了「鬼屋」一樣,讓人害怕不已,沒有燈光,沒有「屏障」的保護下,哪裡有什麽怪物突然冒出都不得而知。

喬往附近走走找找,那一兩隻的黏獸也跟在身旁。

喬打開其中一間房舍,裡面依然有黏獸,黑色的生物覆蓋整個木頭、武器上,讓人害怕,再走另外一間,也是如此,但已經沒有「房舍」可言,因為這三間看起來還像樣一些,而事實上,幾乎有四五間以上的勉強可以稱為房舍,而她現在走的這間剛好是辰與晏所居住過的房舍。

裡面依舊有黏獸出沒,那身旁的一兩隻也往前走去,喬不想再找下去,一定要驅趕牠們才行,可是沒有什麽方法驅趕,一旦這種生物一旦被「惹毛」了,可是會跟著你一輩子,剛才的跟蹤只是小事,牠們連你死後的軀體也要吸乾。

喬拿著火把,就像驅趕那頭猛獸一樣,四處揮呀揮。


那群生物有技巧性的讓開,喬看著眼前蠕動的昆蟲模樣,還是顯得害怕。黏獸退到喬的後方,喬也後面不時的揮呀揮,看著牆上的東西,有圖畫,有書本,有樹幹枝葉。

「嗯......」喬仔細查看。

大概是這個吧!喬拿了一片葉子往外面走去,因為葉子上面有些許記號,她大概猜想這應該有什麽用途吧!她有見過這種圓形有三角形的圖案,但她不太有什麽印象。

黏獸其中一隻跳到了喬的背部,喬還是不知道。而她走了出去」,找尋原來的路。

喬到處走走看看,看看是否還有什麽「情況」會發生,幸好什麼都沒有。

喬沿著原路的小路走回去,附近的動物聲響讓她有點嚇破膽,雖然她已經來過這裡好幾次了!但還是會莫名感到害怕。

喬拿著火把往前查看,隱約看見凱茵絲仍原封不動在那裡,不過地上已經是一大片冰了,蔓延前方,後方,以及這附近,喬踩在上面,什麽是也沒有發生,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看見凱茵絲的臉呆若木雞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想偷笑,凱茵絲雖然被冰封,可是她的靈魂仍有意識:「你還笑......」凱茵絲腦中心想。

一片樹葉當然無法提供解答,這需要咒語才能有作用,她不是布凱茵凱族人,因此得要找到一位原住民才行,問題是去哪裡找呢?且這個人還要會懂這段咒語才行......

說到這裡,那位被襲擊的神媒還在,長老與神使已經不見蹤影,也許還在某個地方「躲藏」......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

延(續)

元神看著眼前的草原,忍不住地大口呼吸起來,「多麽清香啊!」元神想著。看著前方,彷彿心境也安靜了不少,雖然有那家人的「相救」,但是那家人也幾乎也想要佔為己有,雖然不是故意這樣做,但牠就是不想要一輩子與那家人為伍,雖然那家人很「好心」,不過那餵牠吃的草藥根本就是毒藥,讓牠得肩負副作用一輩子,牠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擺脫那「搖搖晃晃」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