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認知觀

圖片來源:danna § curious tangles 

全世界有多少精神病患?生命有什麽意義?我們生命的旅程中得到了什麽啟示?殭屍能夠讓我們認清病毒的可怕?或者我再問這一切有什麽關聯?聯邦調查局與中央情報局的關係是否真的如電影情節所言,不能一起「管理」?


而我又問,我為什麽要問這些問題——不相干的問題?全世界有「很多很多很多」精神病患,如果你上網查查,這個數字只是包括確定的罹病人數,未發現的或者未知道的「一定」超過這個人數,因此,這個數字是有多大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精神疾病本身是被誤解了許多。最近的一調研究發現,由俄亥俄州州立大學的所示,當不同的人員聽到「精神病患」這個字詞,感覺就不太一樣,告訴你結果好了!大學生對於專制與社會限制性有較低的容忍度,一般成年人則是仁慈度與社區精神健康意識認知有較低的容忍度,而輔導員與受到訓練的輔導員對於專制與社會限制性有較低的容忍度。研究者說,這只是一個探索性的研究,不要太早下結論,沒有人從這裡得到什麽,只是有證據顯示人們對於精神病患的言語認知。

研究者對於精神病患給了下列四個「定義」:

專制:需要同一種控制行為與紀律,像是對待年輕的孩子。
仁慈:有很長時間的嬉笑怒罵在精神病患身上。
社會限制性:應該社區的一部份作隔離,
社區精神健康意識認知:在社區的一小區域可能是很好的治療,但對居民而言有很大的風險。


我對這四個沒有什麽多大的意見,畢竟全球對於精神病患的認知依舊停留這四個「大部分」的認知形態上,我是說,我們無法去除這大腦生來的固習。一提到精神病患這個詞,大部分的人聯想到就是暴力、情緒不穩,躁動,嬉笑怒罵,答非所問,話不對題,憂慮、焦躁等等,當你看到了一個與社會「格格不入」的人時,不管大人小孩,你給他們的第一詞:這個人有「神經病」啊?

所以,先不要管這個實驗的細節(你可以上網找找科學日報),我只先問一個重點:我們的認知到底出了什麽問題?

人類的認知就像一塊拼圖,很完美,但轉個方向看,就是少了一塊。(還記得我在 Instagram 的照片嗎?),因此,人類的認知就像很早就發明的工具的智人,但是來到了「莫名」的今天,即使告訴你原理了!你就是不知道為何火是這樣而來?所以,當我們擇偶,當我們挑選我們想要吃的菜色,當我們選擇想要的服裝時,當我們在社群網路瀏覽文章時,想要表達自己的想法時,人類的認知根據所學的,所看的,所獲得的,所應該得到可能「認知」時,我們就會有一種「莫名」的表達思想。(我都不知道為何有些人要跟隨我的 Instagram,即使他們只看到一次性照片)

再來,人們的認知跟著大腦的經驗再走,人們的經驗跟著所「學」的所有技術在走,實實在在告訴我們這是「正確」的,但從來就沒有「人」告訴我們這是「正確」的?我是說,他們告訴你是正確的,名人思想告訴你正確的,但本來的本來就是正確?

就像我提到〈偽意義〉,智人一來到這地球上,對於這「一切」根本就不不懂,等到了很多很多年,經過了各種生物滅絕、冰凍世代,還有各種大災害的侵襲,活得好好的之後,難道就「懂」了?工具的使用證明人類會進化?有「智」慧?(別忘了智人的取名)

我總是打了許多問號。「過去」的科學家沒有多少資源可以使用(看你怎麼定義過去),而經過了許多時間的失敗又成功,又失敗又成功之後,我們的技術頂多只有提升「一點」,就算現在常言的虛擬實境、無人機很流行,但它們依舊不是我們天天「必備」之品,至少沒有像燈泡一樣,家中需要它們才能點亮。


人類的莫名認知系統用一種系統寫入,用另外一套系統讀取。看起來的攻其不備,但事實上,還是需要重複寫入,反式方式讀取。


況且,我們的認知總是見到新穎閃亮,舊物就有些「麻痺」。人類的歷史說來說去就是一堆原始人是怎麼度過「時間期」來到今天的,不管這中間有什麽變數,跟誰雜交配種,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改變的是我們,影響的也是我們,然而,這個我們,可說的是集中於小康家庭、中產階級,以及位於不最好也不最壞的鐘型曲線的涵蓋範圍。(你應該知道我所說的)

然而,台灣社會人百百種(我還沒提到全球社會),一樣米養百種人,我們無法阻止「混蛋」的嘴巴對我們如何口出惡言,如果只是因為行為要道歉,那他們心裡應該有這個「認知」才對,但沒辦法。因為,嘴巴不是出在我們身上,我也曾經在路上被說過很多不雅字眼,我有什麽感覺嗎?沒有,因為說的人,其實心裡只是反映他們心裡的「無知」——我是說見到什麽說什麽的情況就像我們「以為」認定的認知,就是一種遠大的美感。(如果你認為這是「美」)

而事實上,生命的意義總是被破壞的以為這就是體現生命的認知價值,而這根本不是。很多人以為(包括你我)學習各種知名人物,各種提升技巧的方法就以為可以得到「一種認可」,我的意思是說不是這些技巧沒用,而是我們是為了什麼才「需要」提升?(有時候連我自己還沒有體認到),一個人認識到自己是迷糊的,但表示你不算是「真的」迷糊。

所以,這種假性真理告訴我們,人類的莫名認知系統用一種系統寫入,用另外一套系統讀取。看起來的攻其不備,但事實上,還是需要重複寫入,反式方式讀取。

這樣的方法有用嗎?或者我們問那殭屍的大規模感染給了我們什麽啟示?人類的大腦很容易被「微生物」給入侵,你的消化系統,你的大腦血液流動都需要生物機制才能辦到,有一大功勞是需要感謝你的微生物群,但是你為何不會感謝他們?只怪他們怎麼到處作怪?害你腹瀉?

人類大概也沒有猜想到,所有我們的大腦的一塊塊拼圖所構起一大片的遠觀是美的巨圖畫,應該不能說是模組,而是不同的形態建構網路。我不是提到人類大腦像電腦一樣嗎?然而,這裡提到的網路不是用網路線連起來就沒事,或者我們只需要設定幾個步驟就可以聯網,大腦內的程式碼是從無到有去形成的,所以程式碼要你自己寫,自己測試,自己除錯,然後自己重新寫,重新改,再重新建構。

你大腦每天多少受到衝擊,又受到碰撞,又受到連結,又斷線,斷線還斷不「完全」,部分的化學作用隨著髓鞘加速運送,各部分整體動員起來,這不是《腦筋急轉彎》解釋得這麼簡單。化學作用隨你看到,你用到的,你現在要做的,開始在你的大腦拼成大致上看起來的圖樣,接下來,又拼成不同的圖樣,這就是你認知的運作的大致上架構。(先不要提對錯與否)

這樣的圖樣這分鐘是這個,下一時刻變成那個。你的理性只是你意識到什麽,你的情緒是感受到什麽,一個人的大腦如果真如小丑(Joker)一樣,那麼還真不算是真的瘋狂。

所以,全世界有多少精神病患?中國加上印度佔據了三分之一版面,能夠證明什麼?這不是有無藥醫的問題,人類對於正常與不正常之間的「折磨」,可說是不斷在「禁止在月台線內飲食與嚼食口香糖」一樣,到底怎麼樣才算是正確?

因此,我錯了嗎?還是正確,沒有其根本意義存在。科學家為了正確性與否而要撤下研究,不如想一想這樣的研究是否在正確界線之內也被某些意義給糊弄?我是說,不是關乎正確性這個字,而是意義就原始的解釋意念。(這也是我不愛提對錯的原因)

現在社會很重視正確報導,甚至還有誤導之嫌,誇大之嫌。美國的種族歧視所犯下的仇殺案如果在認知的那一塊拼圖,可以好好正視,我們或許不會以為就是有人在耳邊輕聲細語告訴我們要扣下板機殺了這些人。然而,這個問題要徹底解決,三億多個美國人自問自己,我們到底要什麽樣的社會?重視和平的方式就是「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做個拒絕往來戶?人們是社區連結的,就不應該像是隔間一樣,不認識你我上層與下層的鄰居,只認識這層住戶,所有的美國房子(包括公寓)就應該好好看清自己的連結關係,認知不是應該完美,而是本身就不完美,每一個人的心靈導師不是精神科醫師(我指全球民眾),而是自己的認識型態,未知的意義層面。(我很難解釋,但我會繼續另闢文章解釋)

社會要美好,自己的認知已經先錯了一半(部分)。(有很多引述的作家喜歡說這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