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有希望的言論

圖片來源:Leo Hidalgo

從未來中,我們看到希望,我們需要希望,電視劇情節中,電影情節中總老是愛談「希望」兩個字,或者說是一個單字,不管它本身是作為一個動詞還是名詞,對我們而言,都是「意義」重大。然而,有了希望之後,我們就認為所向無敵了嗎?(我又要開始了!)


當然,希望是一種格外深具意義的名詞,或者助動詞,因為我希望我能夠在美國工作,我希望能夠在現代社會備受重視,我希望這個世界能夠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平安歸來,我也希望我的未來能夠順利,一路過關斬將,而我們也希望這個社會能夠多一點理性與包容,少一點謾罵,責備,抱怨以及仇恨、偏見,以及自私的行為與言論。可是作為「希望」本身來看,這是可能實現的「過去式」嗎?

應該算是未來式吧!(學過英文的人應該知道)。事實上,希望單單本身不存在,我們理想中的希望面對這社會的風雨,仍舊只是「希望」。而我們看到這世界的搖擺不定,極端主義的興起,都已經為這世界寫下更多分化的篇章。未來的人口會有怎麼樣的震盪,我不知道,現在是單身主義當道,現在是人口結構崩解的時候,全球人口增長最多的「國家」是非洲。(我故意用國家一詞),歐美國家中,嬰兒出生率逐年下降,台灣的新生兒已經快不見一個蹤影,就算我們看單一個洲別,例如亞洲,嬰兒還是一樣少得可憐,就算我們來看全球數據統計顯示(你可以上網找得到),全球人口的增長比不上我們人口增老的速率。

這還沒有結束,現在的生物科技很有「創新」思想,過去談的複製人技術,也快到來了!複製羊桃莉誕生以來,複製技術,所謂的克隆生物,也快一一來報到。人類的基因已經展開在科學家的白板上,我們只需要摘取部分基因,去除危害基因,增強「好」基因,克隆人也會向你說聲嗨。事實上,代理孕母、人工胚胎,冷凍精子與卵子,體外受精等等創造生命的技術,已經為我們寫下「想創造生命」的藍圖族譜中,再加上領養手續的辦理,以及為更多不孕症父母創造一個「希望」的同時,我們就一直向「生命」本身來對齊,但也請問,給了你一個希望之後,我們是否也開始期待生命本身「真的」會找出路嗎?

自然變異在演化論中存在,人類生命本身在科學家手中才存在。人口「市場」中,我們的愛情也早就毀在「物化」的言論之中。我過去曾強調,人類不應該被物化,可是人本身早就已經「被」物化(你還記得我過去談的愛情篇章?),只要人類一旦有了條件之說,我們就會在別人的「清單」裡面一一列舉,而這就是物化。我們挑選對象本來就不應該看什麼該死的條件,但我們就是會,現代人很挑嘴,只要幾件列表不達到一個基本目標,你就被刷掉了!連談判的機會都沒有。原始部落的條件說也沒有這麼嚴苛,我們挑對象,除了學歷、個性、興趣之外,還有長相、對眼,好感度等等條件,可能連話還沒有聊到幾句,你就說再見了!現在的人的緣份可說是自我在前頭,別人在後頭。

找不到對象,男性找不到女性相伴,只好找其他對象(例如外籍新娘),以婚姻作為一種希望,於是婚姻結了又離,離了又結,甚至乾脆說不找了!一個人最好。人口出現警訊的問題,不是第一次出現在新聞版面上,然而,只要人口的結構開始出現一個裂痕,整個世界也跟著受影響。(我前面的文章以及網路上的文章都有相關討論)我想強調的重點是:現在這個生命論,已經變得不再那麼有意義,或者是說一旦生命由我們人類主導,我們也以為是神的同時,我們就把希望——這個看似簡單的東西,當成陳腔濫調在談。

是啊!就是那個整天把「人權」掛在嘴上的人,卻還是拿著槍說要維護和平的那個組織。有了希望,那又如何?我也整天懷抱希望,我卻一直不見希望上敲門說,你的新希望包裹來了喔!每次打開一看那個新包裹,我第一的反應就是這就是希望的「模樣」?或者是說希望本身不就是如此?難到我非要走到極端式的嘶吼,才知道這個人有精神疾病的傾向,或者是說,現在對於精神疾病的思想依然停留在這個人是瘋子?


偽君子一直存在,只是我們打著好言相勸,心裡卻開始動手動腳。


怪哉!人類早就已經陷入了瘋狂的跡象,科學家不是拿著「生命」做實驗?從老鼠、到猴子、黑猩猩、狗,各種大小動物,天空飛的,水裡游的,通通都不放過,連細菌也難逃法眼?人類只是「遲早的事」,藥物的發明,少說十年,多則你一輩子還不曾見到,因為你可能被罕見疾病纏身多年之後,你也等不到最後一線希望。再來,人類還要發明各種懶人裝置,人工裝置,還有晶片植入大腦這類手術,在〈後人類〉這篇文章中,我曾提到人類的身上也一定會佈滿了各種不屬於人類本身的物體,包括思想體系。然而,當人類的靈魂被各種大大小小的裝置包圍之後,我們的身體已經快要在接受靈魂與身體之間的連接線時而備受膨脹之苦。就算我們不要求人類要多有進化到什麽程度,但在一個「過度」的時代中,這不是踩剎車就能停下來的簡單事。

失控也已經失控,踩個剎車也要算距離,我們已經沒有時間計算,打開潘朵拉的寶盒之後,我們的好奇心也已經在便利、好上加好的侷限範圍之中跨越了這距離的大小。已經沒有道德可言,心魔說什麼,我們就點頭答應,不管他說得正不正確,因為在錯誤與正確之端,我們也把錯誤逆轉成一種「正確」。(人類有一種死馬當活馬醫的能力)

我也不是想看衰人類的成敗,只不過,我好心提醒現在人類所耗費的資源之後,我的能力也有限,況且,我不是個知名的部落客,每一個人只是看看這裡的文章不到一分鐘就往左滑,好像我們的成敗根本無所謂。是啊!浪費食物,海洋污染,空氣污染,以及現在的人精神疾病問題都跟你無關。你只在乎你的生活快不快樂,拿得到多少好處,實際利益,以及實質上的意義,好像把生活變好「理所當然」,是啊!若是真的理所當然,那麼悲傷與痛苦的真正意義就是告訴你要快樂當悲憤,化為激憤的力量嗎?樂觀的自我激勵書有告訴你,現在的快樂的意義就是了解快樂本身,不是意義的當道的實質「意義」?(如果是,你大概沒有看懂〈意義論〉以及〈偽意義〉真正意思)

現在人只注重怎麼樣讓自己受歡迎,在人際關係中得到最多的掌聲,最多的追隨者,以及最高的聲望。好像我們的生活「理所當然」地認為這些本來就「應該」要得到。(重點在應該),我也常常想不透,現代的人就算有幾百萬粉絲追隨,賣得多好的暢銷書,怎麼人生還是得不到一種想要的希望?我是說,你總有懷抱一種更遠大的希望吧?

把這種常常掛在嘴上的人,或者是說把樂觀的念頭放在心上的人,難道真的忘記希望的意義嗎?或者是說,現在的希望看待只是一種「偽希望」?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我們每一個人的「政府」也可以說是言論上高喊自由無罪,心理上卻是要找到封條來塞住洩漏文字的可能訊息。偽君子一直存在,只是我們打著好言相勸,心裡卻開始動手動腳。

笑臉迎人面對客人,背面卻是嚴厲對待員工,這跟精神疾病有什麽不同?前面開始內斂,後面開始展露性格,這跟男女交往的意義有什麽不同?不是偽善的表現嗎?現在的人好像不承認這種看起來頗有文明架構的思想體制,卻又表現很文明社會狀態的形式一般,我也實在猜不透,我們的文明說穿了,根本就是偽文明嘛!

你說我矛盾?人類存在下的兩方根本就為矛盾而誕生,只是我們表面上吵得火熱,而私下也開始在醞釀這股情緒,要人類帶著希望,保有真希望的同時,我們的希望也看起來像是夜晚下的星光,自認為很發亮,但是也只是一般般。現代社會豐富這星空的同時,我們還以為看到了「流星」。

如果再繼續「偽」下去,那麼我也可以把任何一篇文章加上個「偽」字,可是那反而本末倒置,失去意義的希望。以哲學來說,就是沒了個塔台,連地基都失去了!現在這個世界的根本雖然也看不到什麼多大的「希望」理論,但最起碼還是有一群真正懷抱有希望的人在為這世界在努力建造真正的可能樣子,多數人的心底雖善良,但只要有一個偏見在碰觸,隨時就會連結新的迴路,讓這顆大腦更加確認那是什麽意義細節。


我只希望那群人,或者不屬於檯面上的科學家才是真正的幕後推手。(那些台上的化妝師只是表現給封面照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