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he Smoking Moment

圖片來源:Clement B

在我的工作場所中,與我在一起工作的有三個人吸菸,而在我們這層樓在一起工作的抽菸人數至少有四個。我們公司是「禁菸」的,至少在這層中央空調不佳的情況下,和這整棟大樓不准抽菸的情況下,他們唯一要抽菸的場合就是廁所。


而廁所的抽風系統不佳,至少整體的空氣狀況不佳(排除菸味),你就可以想見若是有人在這裡抽菸,那情況肯定有多糟。

我一天進出廁所少說三次,多則六到七次,如果碰上了同事在「裡面」哈菸,我肯定想捏著鼻子上廁所,然後趕快離開那裡,我也曾經問他們這些老菸槍為何不戒菸?他們給我的千遍一律的答案就是戒不掉。

他們知道菸有許多危害,不管菸盒上的警示有多聳動,多讓人害怕,他們一樣拿起一根又一根的菸放在口中一圈又一圈地吞雲吐霧。他們已經不顯害怕,應該這麼說,對於每一年的健康檢查的結果,他們只是當一回事,而真正重視的又是當一回事。

相信你應該看過抽菸者內部是怎麼一回事,肺部裡的肺泡已經像是一團又一團的黏球一樣,烏黑一片,宛如瀝青。裡面的功能幾乎已經「受損」,但是他們絲毫沒有「感覺」到,而所謂的感覺就只是他們認為現在所經歷過的感覺:咳嗽、呼吸不順暢,還有肺活量已經大不如前。

他們這樣的感覺不認為是抽煙帶來的危害,就算口中的哈菸味讓我想要遮住口鼻,不敢恭維,他們依然一樣把菸帶來的快感會勝過菸帶來的慢性傷害。目前台灣的吸菸人口大約是三百二十七萬人,比二零一五年多了十七萬人,而青少年的吸煙人數卻是呈現下降人數,從十五萬減到十二萬人。全球吸菸人口是十一億人數,而死於吸菸人數的也有十分之一,包括吸食你們給我們的二手菸。這種危害身體的東西,自從一個叫做類似鴉片的東西以來,我們已經漸漸地被這種煙霧給圍繞,不知道那一邊才是真正的「目標」。

我有抽過菸嗎?有,只有一次,就那一次而已之後,我就戒除,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吸過的二手菸也不輸給我主動提供二手菸給他人的比率。我是說,若是我是個癮君子,我們互相吸取對方的二手菸的比率,不亞於我們一天到晚在接觸三手菸的次數來得高。尼古丁這種物質會附著在衣物上,菸味一直散不去,就是這個原因,也然而,我們本身接觸到的三手菸的比率,也只會隨著吸菸人數不斷在圍繞我們各地,就算你只是路過抽菸區。

好吧!就算你居住的區域是禁菸區好了,這種煙霧繚繞的環境也會影響天空,加上大都市裡的排放的汽機車廢氣、工廠的煙囪的化學物質,整個天空,你會認為依舊蔚藍耀眼,還是某一天降下豪雨之後,你才責怪上帝為什麽要降下大雨?

雲層是會移動的,整個氣候是會改變的,整個世界的變化就會因為你那一手的菸蒂造成了不小的麻煩;海洋垃圾中,最多的就是菸蒂,其次才是分解的塑膠碎片,海洋生物不能吃菸蒂過活,人類卻隨手把吸菸待到一半的剩下菸蒂丟入沙灘上,海洋將菸蒂帶入大海中,這種物質一直在海中隨著洋流飄散,直到有一種叫做海龜的動物吃下肚,或者其他魚類吞下肚,你才知道菸蒂帶來的危害不止於此。

就算你不在乎牠們的死活,就算你也不為此戒菸,就算你哈電子菸,你也把危害一起吃下肚,就算你不在乎菸帶來的慢性傷害,你只是一天慢慢的把你的獨木舟游向死神的嘴巴裡。就算你享受當下比危險來得重要,你只是在死亡前的最後幾分鐘來禱告你的生命有多美好。

上帝會理會這種訴求嗎?我不知道,吸菸者會上癮的原因的其中一個理由就是尼古丁裡的化學物質會讓大腦處於高度的興奮狀態中,過去的一句廣告語中不是說一根菸會讓你快樂像似神仙嗎?看來,我們已經飄飄欲仙了!大腦的類鴉片物質已經無法滿足我們的要求,所以才需要菸草這類的包裝物,好讓我們當個快樂的小神仙。

這樣的快樂會滿足嗎?我是說,菸草裡的化學物質有讓我們成為人人都可以快樂的催化作用的最佳幫手嗎?我相信是有,可是呢?當全球的菸草出口國與進口國不斷嚐到菸草帶來的稅收之後,我們也才發現我們的快樂已經不是需要菸草來提味了!正確來說,我們的煙霧早就隨著這世界的經濟利益早就飄向富國的口袋中了。

就算一包菸很便宜,就像台灣。癮君子依舊相當捧場,我就看過一個菸癮如此重的人買兩條國外進口的菸,整個一張一千元大鈔就幾乎所剩無幾。就算你不想跟錢過不去,你還是要買菸不可,好像菸是一種解藥,好像菸有一種魅力比交往男女朋友來得重要,至少在過去的香菸廣告中,不是宣傳抽菸的人就是一種有魅力人士的「特徵」嗎?

我們好像不怎麼重視菸草帶來的層面影響,就算每一個人都知道它帶來的危害幾乎老是耳提面命,我們還是放在心靈裡的另一個區塊,好好看管,卻從來忽視它。不管菸盒的文字有多溫馴,還是多嚇人,癮君子幾乎戒斷不了抽菸之後的症狀,所以上癮性容易一根接著一根,就算你買不下手,這種合法的物質流通性也只會隨著地下市場到處流通,因此,市面上的統計數字不如你實際觀察到吸菸人數來到更實際一點。


世界上的每一個人說穿了就是自私,為了某些利益,不管這個是好還是壞,對誰有益或有害,要全民共享,總會有人要沒飯吃,沒有五餅二魚給全民吃。


到處都叫你戒菸,到處都見到抽菸區,到處到有菸灰缸,也到處都有菸蒂,這種排除酒精帶來的殺手之外,我們不見真正這殺手就是來自你自己對於香菸到底有多依賴?我也常常不懂這種化學物質包在一起的玩意怎麼會發明在這個世界上?裡面的菸草捲成一圈又一圈的,聞起來難耐,嚐起來又難受(我不小心嚐過),我們對此還准許讓它合法出現在大眾市場中,排除大麻的成癮性,或者罌粟的種植之外,古柯葉之外,我們對於「毒」的上癮,應該需要更寬廣化。

或許罌粟花看起來很美,菸草葉看起來很綠意盎然,但不代表我們就認為它們是一種讓我們「身強體壯」的藥方,或者是一種養生祕方。不管種植這個是有益還是有害,這個東西一旦變成工業化,一旦變成一種經濟產業,我們就會認為這是一種擴張利益的巨大商機,讓富國更向「錢」看齊,就好比種植玉米、蕃薯等等的經濟作物,就會一昧打壓的其他農作物,難道我們真的需要一昧向生質燃料看齊之後,就忘了真正屬於餵飽我們肚子裡的食物?或者是說當我們的剩食還不夠我們傾倒時,我們浪費的食物還不夠?

是人類提煉抽取化合物時,才知道這東西的重要性,我們就像只要鯊魚的魚鰭,其他就丟回大海,我們只要熊掌,我們只要犀牛角、鹿角、象牙之後,就可以不管牠們的死活。人類的自私可以在這些例子中一覽無遺,只要我們能夠救回多少人,就好像可以把一種化合抽取物當成仙丹一樣,不斷從直升機中拋給每一個需要他們的人們。就忘了真正在乎的不是這些本身,而是整體本身,如果我們還要快樂。

世界上的每一個人說穿了就是自私,為了某些利益,不管這個是好還是壞,對誰有益或有害,要全民共享,總會有人要沒飯吃,沒有五餅二魚給全民吃,我們不是耶穌或者某些能夠解救大地的接棒者。你所謂的「意義」到頭來只是一種偽裝出來的良好意義,就像吸菸者所看的慢性的傷害帶來不比眼前的利益來得高,因為今天的甜果不嚐,明天只「剩下」苦果可以吃。基於某些理由,我們的前進的理由可說是奇爛無比。

尼古丁總藏在菸草裡,每天接觸這些的菸草的童工們,也總是「受害者」,菸草不斷經過播種、收割,包裝然後賣給菸草商,製造成一根又一根的香菸,每天幾千萬根的出入在世界各地,管他是合法流通的,但是自己包起來嚐嚐的。香菸這玩意,正在以一圈又一圈的迷霧在席捲我們的身體內外部,不管你接觸與否。

事實上,若是我們要消除這種身體物質,或者正確來說要讓香菸不要進入到我們的身體裡,則是需要香菸以外的東西來幫助我們抵消。現在人生活的壓力太大,孕婦吸煙,生出早產兒的風險又會增加,說不定還會提高寶寶罹患精神疾病的風險,而不管香菸的負面研究有多少(你自己去找,反正很多),我們都聽不進去,至少癮君子們一臉不在乎的模樣,管他造成陽痿、早洩還是心血管疾病的罹患比率,我們對於這種一點點能夠暫時忘卻煩惱的時刻,總是比躺在病床上還來得更加重視,至少你會找出時間。


我那同事們若是要戒菸,不如他們自己親自去做,比我苦勸來得有效率。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