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躍(續五)

圖片來源:Maurizio Abbate

傑克拖著傷勢,往前走出屋內,看著屋外,他遠遠地可以看見小狐狸那背後的身影,他吃力地往前「跑」,看看能不能追到那隻小狐狸,可是那些族人不會讓他得逞。


一個族人擋住他的去路,然後不斷地催促他的腳步要他向後退,可是他不死心,執意前進,「你知道嗎?你們不過是三流小貓罷了!」傑克現在怒火中燒,因為他認為小狐狸會變成那樣,就是因為他們不了解牠,不能只是因為牠從外地回到「家鄉」,就不諒解牠,牠一定是有原因的!

「回!」一個族人執意要他回去原來的屋舍,「不!」傑克心意已決,即使他殺了他,也不會後退半步,「你要我怎麼樣?殺了我!你來啊!」傑克眼神兇狠地瞪著那個族人。

那個族人看見那銳氣的目光,有點不敢置信,第一次有人這樣如此反抗他,另一個族人用三叉戟的中段往傑克的肩膀打去,傑克受到打擊,而膝跪在地。

他的眼神往上看著那個族人,冷笑了一下,然後馬上站起身,用力踹那個族人,那個族人被打倒在地,其他族人見狀不對,立刻用三叉戟架住他,不讓他繼續這樣做。

那個族人口中吐著血,冷笑了一下,「打!」鼓譟更多的同仁加入他,後面的族人也紛紛走了出來,眼看情勢不對,傑克退縮了一下,但身體還是不斷想踹他們。

傑克被綁了起來,關在另一個房舍,當他進去這個房舍時,他的太太——安也在一旁,那些族人想,讓他們「在一起」或許「死得更快」,因為安被下蠱,讓安已經漸漸失去瘋,而看來,已經奏效了!

首領雖然被下「魔咒」,但是他很難受到控制,因為他自有一套本領以防自己也遭殃,所以他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正常。首領慢慢站起身,扶著屋舍的柱子而緩慢站起來,眼睛還是微微的泛紅,他摸著額頭,心裡想著那個叛徒,以為牠已經恢復我們原來的樣子,沒想到卻是吃裡爬外,他堅持要那隻小狐狸接受懲罰。

首領走出屋內,看著外面幾乎「平靜」,他問其中一個來往的族人那個人呢?他說在那個屋子裡,他指著兩點半的方向。他使勁地走了過去,想看看情況。


首領走進屋子,看見一個瘋女人不斷想要抓住傑克的頸部,傑克既害怕又想救出安的靈魂,不知該如何是好。

「你把她怎麼樣了?」傑克第一眼就問首領。
「嗯?好。」

「把我的老婆還給我,我不要這個樣子!」傑克希望繩子可以鬆脫,並且把安恢復原狀,可是首領自己本身也做不到,只有解鈴還需繫鈴人才行。

首領指著外面,「找牠,救你。」首領笑笑。
「牠?我不知道牠在哪?」

首領走到傑克的後方,然後用手鬆開繩結,「去!找牠!」首領笑笑,傑克被首領往前推,看來偏執行不可。

安只是瘋瘋癲癲看著傑克,雖然他的手臂已經被安的手給抓傷,留下不少傷痕。


小狐狸逃進樹叢,然後往前跑,接著往上爬上一個樹幹,然後再從樹幹的枝頭,爬上末端,牠隱約可以漸漸一整排的樹林「天際線」,然後,他好像在遠方看見什麼東西似的,然後用爬下樹幹,往那個方向跑去。

小狐狸邊跑邊笑,然後不時用前肢往樹幹碰觸了一下,在被碰觸的同時,樹幹彷彿有了「靈魂」,開始左搖右擺,陣陣的「煙霧」中,這樣黑色的霧氣幾乎被小狐狸的碰觸「全面啟動」!

傑克在樹叢裡找,他距離小狐狸走過的距離很接近,因此,他感覺不太對勁。首領推著他可能知道的路線而逼著傑克前進,首領被打倒在地時,他從遠處可以看見小狐狸的跑步痕跡,因此,他就要傑克把牠找回來。


「你在哪裡?」傑克輕輕地喊。

他突然回頭一看,怎麼怪裡怪氣,樹枝都垂了下來,樹葉明顯遮蔽了他的視線,他撥開樹枝往前一看,前方彷彿是用樹枝搭建而成的洞穴。「嗯?」傑克小心翼翼看著前方,突然樹枝一個擺動往傑克掃去,傑克閃避不及被打倒在地。

傑克抬起頭來,往前一看,「小狐狸?」他心想。可是腹部的傷口還在發疼,又加上這一次倒地,更加難耐。

前方有煙霧繚繞,他心想一定是這樣,可是不想受到煙霧影響,於是他用手臂遮住口鼻往前進。


小狐狸一直跑,附近的煙霧也因為牠開始產生不小影響,樹枝漸漸下垂,樹幹漸漸倒向牠,牠根本沒注意到這種情形,小狐狸只是發狂似的往前跑,牠看見前方,一個巨大的怪物的前肢或後肢豎立在牠前方。小狐狸往上看,然後順著其中一條腿往上爬,然後爬上牠的身體,最後爬上牠的頭部,中間還經過牠那銳利的眼睛。

小狐狸大吼,尖銳的叫聲讓傑克不得不注意到,那隻巨大的怪物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不受影響。


傑克加速往前跑,可是他快不能呼吸,因為她只要多吸一口,就有可能步上過去發生的後塵,他不想這樣做,因此他趕緊往旁邊跑去,但是旁邊的樹幹幾乎封住了他的路線,樹幹之間太緊密,他根本不能脫困,於是,他只能往後退,或者在縫隙之中想辦法呼吸「新鮮的氧氣」。


首領的眼睛依然泛著紅色,當然,沒有那麼紅,但眼神的血絲依舊透露著深紅。首領走到了小狐狸的那個逃跑的「入口」,在那裡等待。

他轉頭向一個族人要了他手上的三叉戟,然後把它插入地面,把三叉戟的正面對著「入口」開始唸起咒語。接著三叉戟的中央開始微微發亮,首領繼續念著,而那三叉戟的中央也持續發亮,當他暫停之後,三叉戟也停止了發亮,接著他拔起三叉戟,還給了原來的那位族人。

他笑笑地看著前方。


突然,那隻巨大的怪物大吼,並且扭動著身體,開始躁動。在上面的小狐狸不知道怎麼回事,趕緊抓住那隻巨大怪物的皮膚,但因為是用爪子抓著,所以那隻怪物反而更覺得疼痛!

那隻怪物左搖右擺,上面的小狐狸因為抓不住而掉了下來,摔落在地上,「......」小狐狸痛得說不話來,隱約之中看見那怪物不太對勁,往前奔跑,小狐狸繼續「發瘋」,往前追那隻怪物,並且用一手抓住那隻怪物,然而用力一咬牠的小腿,怪物痛得跑得更賣力,小狐狸把那隻怪物咬出血來......


傑克感覺不對勁,正他想辦法要脫離「煙霧的騷擾」時,前方的振動讓他「真的」暫時屏住呼吸,然後靜靜等待.....的同時,突然,巨大怪物的身軀朝他而來!

「天啊!」傑克看著粗狀的小腿不敢置信,而他快速看著巨大怪物一掃他眼前時,突然看見一個身影——小狐狸,「牠怎麼會出現在那?」

「找到你了!」那個念頭一掃而過,傑克認為這是個好機會,也跟著追上前去。那隻巨大的怪物不斷跑著,後面的傑克在努力跟著,但根本追不上。而在此同時,那黑色的霧氣也幾乎煙消雲散。
「你就在前方。」傑克心想。

巨大怪物跑過的痕跡,很明顯顯現,傑克知道那隻怪物遺留過的「路」,很容易看出來,樹幹幾乎都壓垮了,傑克看著前方,然後快速地往前跑。


巨大怪物出現在樹叢的外層而停了下來,那隻小狐狸沒有注意到,而被強大的離心力給甩了出來,甩到了首領的面前。

「呵呵。」首領笑而不答。

小狐狸依舊在「發瘋」,見到人就想攻擊,連首領也不例外,不過他早就預想到,叫那個男人把小狐狸找回來是障眼法,因為他早就可能想到一網打盡的好方法,只不過發瘋的症狀還是頭一次見到,或許這樣說——很久才會見到;小狐狸很少會發瘋,除非是有特殊狀況,這種自己攻打自己的情況,要從歷史說起,只不過首領只想著怎麼要治療這隻頑皮的守護靈......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