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知(續四)

圖片來源:Pierre Lognoul

「這樣子好了,你加入我們,給你一個機會報仇。」指揮官問魯納。
「......」魯納不答話。
「你是擔心,我最後會殺了你?」


「不,不會,我不會這樣做,如果我要殺你,我早就這樣做了!我何必等到現在呢?況且,我對你沒有什麼仇恨,我不討厭你,你是個有趣的人,我喜歡你。」

「......」魯納還是不說話。

瓊特在一旁看著魯納,有點受不了,怎麼指揮官問話,這個人一點反應也沒有。「喂!你是沒聽到嗎?」瓊特大聲斥責。

「噓,別這樣,你剛剛對他太好了!他可能嫌不夠,所以我們要對他好一點,你沒聽過,上帝要教我們對人友善一點嗎?」指揮官擋下他的話。

「可是他......」瓊特又繼續說。
「別可是了,他來者是客呀!」指揮官糾正瓊特的話。
「你說怎麼樣啊?」指揮官看著魯納的臉頰。
「拜託,你說說話嘛!不要等到我變了個人之後,你才知道要求饒。」指揮官好言相勸。

魯納依然像個啞巴。

「好吧!我的耐性用完了,剩下的不是會善意。」指揮官擺出無奈又摩拳霍霍的表情。

指揮官起身,用力掐著魯納的脖子,然後又兩根手指捏著脖子的兩旁。魯納痛得在忍耐。「你還是不說話呀!」指揮官看著他。

指揮官繼續捏著脖子,然後轉個一百八十度,利用手肘的位置用力往魯納的脊椎的位置用力敲下。魯納痛得腹部迅速落地,但頭部依然被指揮官掐得很緊。

「你這麼能忍,我佩服。」指揮官告訴他。

接著,指揮官用力地捏著魯納的脖子往背部的肋骨靠過去。魯納痛得受不了,一直想說話,但說不出來。

「你這麼厲害?」

指揮官一鬆手,整個魯納的脖子,還有頭部撞擊地面,並且連聲帶也受損。

魯納一起身,額頭都是鮮血。
「啊......?」指揮官仔細想聽著魯納想要說什麼,但說不出來。

「我......」魯納慢慢說出這幾個字......「願......意......」
「這樣就簡單多了,不是嗎?」

指揮官與副指揮官瓊特走出軍營,看看外面的情況,想要接下來採取什麼方向進攻。

「瓊特,你的計畫正確嗎?」
「沒錯,前方就是那個區域所在,隨時可以出動。」
「太好了!......」指揮官話才剛說到一半,突然一個龐然怪物衝向指揮官與副指揮官瓊特,「我還第一次看見這怪物!」指揮官興奮地看著突然衝向他的怪物。

「三叉弓拿給我!」指揮官對著其中一位士兵喊。

「是!」

那名士兵趕緊跑向指揮官的軍營,然後取出他的武器,要拿給他。

那名怪物當然不會等他,接著那名怪物射出光線往指揮官射去!「太好了!就這樣!」指揮官興奮地大喊。

指揮官輕易閃過,然後跑向那名士兵拿著三叉公的方向,要趕緊抓住它。

「丟過來!」

士兵將三叉弓往指揮官的方向衝去,指揮官順利接著,接著指揮官握住弓的下半部,以畫個整個圓弧形之後,出現一支箭,然後瞄準那隻怪物,迅速射出。那隻怪物射出光線往指揮官衝去,箭穿插在其中,指揮官閃過,那隻箭的頭部射中那隻怪物時,分出三個方向刺中那隻怪物的身上,那隻怪物痛得大叫。

「太好了!早就見識過你了!」指揮官拿著弓,跑了過去。副指揮官則是在一旁看著好戲。

魯納聽到外面有騷動,走出來一看,但是士兵們在門前不讓他離開這軍營。

「讓......我......出去......!」魯納大喊,但聲音很小聲,士兵們根本聽不見。

魯納忍無可忍,把這兩個士兵痛打一頓,跑了出來,看見指揮官在對抗多眼猛獸。他小心看著他們兩個,利用這空擋逃離這裡。

指揮官專注看著多眼猛獸,副指揮官的餘光看見有人從軍營溜了出來,趕緊跑了過去。「你怎麼還是那樣子?」副指揮官握著刀頂著魯納說。

「你看看他!他對你那麼器重,你應該要答應才是!」瓊特告訴他。
「......」魯納不知道要說什麼。

「給你機會,你就知道要接受,管你願意與否,我們不是『壞人』,只是管理這國家的大事。」瓊特繼續說。

指揮官拿著弓繼續射出另一支箭往多眼猛獸。多眼猛獸利用光線往指揮官射去,揮官再一次閃過,他跑了過去,那支箭又射中多眼猛獸的身上,箭彷彿分支成三個爪子抓住多眼猛獸的身體不放手,他滑進多眼猛獸的下半身,利用弓的頂端刺進多眼猛獸的下顎,牠痛得大叫!

指揮官翻轉然吼起身,最後在給牠致命的一擊,弓再一次刺進多眼猛獸的眼睛。用力拔出,多眼猛獸痛得倒地,指揮官拿起弓,看著多眼猛獸,一臉自信滿滿的樣子。

這一切,魯納全部看在眼裡,他不敢相信,這個人的武力這麼強。指揮官把弓拿給其他一名士兵。指揮官想看看瓊特在哪裡,他東看西看,他看見了瓊特與魯納站在一起,他走了過去。

「怎麼樣?這只是牛刀小試。」
「......」
「你說話呀!」指揮官告訴魯納。
「我......願...意...」魯納吃力地喊著。

指揮官伸出手掌來,動了動手指,魯納看見指揮官的動作嚇得後退幾步。

「拜託,我不會害你!」

指揮官再一次把手指掐住脖子,然後動了動手指的動作,突然一個聲音——咚,好像東西突然定位一樣。

「好了!你試試看。」
「呵.....」魯納好像口中有痰,說不出話來。

指揮官用力敲了一下背部的頸椎,一個痰吐了出來。「怎麼樣?這樣可以了吧?」

「可以。」
「我就說可以吧?」
「你怎麼有見過這東西?」魯納不解。
「我沒見過,我只是有夢見過。」指揮官說。
「你夢見,你就知道怎麼對付牠?」
「拜託!我在夢中就是這樣殺死牠的!」
「嗯?」

「你有心,就一定能夠對付牠!你不要害怕,這是第一步;第二步,你要正視你的勇氣,你的勇氣好像氣球一樣,沒氣不見了,怎麼可能找得回來?所以你要相信它,氣可以無中生有。」

「你幹嘛跟我說這些?」
「我在教你。」
「明天,往那裡!」指揮官指著兩點鐘的方向。


傑瑞絲手上拿著 B2 的罐子走來走去,想要找找薩克,薩克在傑瑞絲與浿坦談話時,又不知道跑去哪裡。

「薩克,你在哪裡?」

薩克在門外,看著整間診所,薩克聽到傑瑞絲的聲音後說我在這裡。

「你在這裡做什麼?」傑瑞絲聽到薩克的聲音,跟著走了出來。
「沒事,我在看看這整間建築是否要重新建築?」
「這肯定要的!」

浿坦也聽到聲音,走了出來,看看他們。

「難道你還要繼續留著這樣的結構嗎?」浿坦問。
「我是有點想。」
「我們可以先找個餐廳吃飯嗎?」傑瑞絲問。

三個人坐在一間酒吧裡,三個人桌上各自一杯啤酒,桌上許多下酒菜,什麼炸魚、炸雞翅,還有豆子等等,三個人看著食指大動。

「這真好吃!」浿坦吃著炸雞翅,不亦樂乎。
「來!乾杯!」薩克舉起酒杯。
「為什麼?」浿坦問。

「對呀!要慶祝什麼?」傑瑞絲附和。
「慶祝我們有了新的結果!」薩克說。
「是喔!我都忘記了!」浿坦想到。

「在那裡,我都快冷死了!」傑瑞絲想到那一次進去實驗室的情況。
「這只是一個新的開始!我們一定可以找到你們說的 BZ 的!」
「我只想填飽肚子而已。」傑瑞絲說。

「哈哈哈......」薩克、浿坦笑成一團。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