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Animal Kingdom

圖片來源:Douglas Sprott

要怎麼開始談呢?如果台灣是一隻黑熊,那麼中國就是一隻獅子,美國則是一隻白頭鷹,俄羅斯則是一頭溫馴的老虎,非洲則是一隻象,歐洲則是一頭豹,南美洲則是一隻蛇,中東則是一隻蠍,如果繼續各分成各個物種,對不起,我辦不到,因為物種細分太多,留待給你們思考與想像,重點則是這一群動物在一起要怎麼學著相處?


伊索寓言或者格林童話告訴我們許多故事,包括獅子、狐狸、狼、羊等等動物怎麼在一起學到教訓以及怎麼發揮自己所長的故事集,這些充分展現了原來動物在一起要相處,是經過多大的能耐才有「今天」?是因為狡猾的狐狸作賊失敗?還是醜小鴨一直不被看好?獅子的勇氣需要在奧茲大帝的巧手下才能找回?或者得知狼一直幻想著想吃綿羊的美夢?動物的本性寫了出來,我們都以為狼真的這麼邪惡,如果把這些肉食動物當成做壞事的人,草食動物成了扶持正義的好人,那麼居於中間的雜食性動物,例如人類,就更顯得陰晴不定。

瘋狂科學家相信一個實驗能夠成功就可以改寫這世界對他/她的觀念,所以才會創造出各種把持不住的怪物,法蘭肯斯坦(Frankenstein)是其中一例。然而,這世界各種雜七雜八的物種要學著怎麼相處而產生各種雜七雜八的理論之說才顯得無稽之談。心理學家喜歡研究各種人格的特質,也偏偏喜歡分成各種類型,我們要與這些類型相處而有應變之道,在網路上,在書上可以拿著放大鏡仔細研究,然後應對。例如權威型的主管要應付,你必須安撫他/她的意思,順著他/她觀念講話,我也常常照本宣科,但後來才發現,原來不是我把書拿反,而是上面的觀念完全不能跟著複製貼上。

教育是最好的例子,現在數位科技發達,要應付這些在數位底下生活的小鬼們,已經有一套準則,我大致翻閱之後,發現其實與過去相去不遠,就是要順著這些小大人的意思去做?我也常常反問,西方的教養文化不能拿到東方文化去照讀一遍,你把中東的教育理念拿到非洲的某一個村落觀念去實行,我保證你會被趕出來。因此,這也是相處的問題。

當各國領袖坐在一個大圓桌討論著今日世界的大變化時,我們其實只是要一個「共同宣言」,不管是戰爭的停火協議,還是環保的共同連署,或者只是可以給媒體交代的一張「新聞稿」,我們只是要一個交代,但很少人真的反問,在共同握手的背後是否真的不曾拿過刀子在某一個角落威脅人家就範?或者我們可以這麼問:總統的國家大事正忙,是否真的關心那些市井小民的基本生活的一天心聲?

好像沒有。我想,大事已經夠混亂了,還要煩惱自己家人之間的相處,誰管你家的喪禮是死的是你的父母?雖然一張土耳其海灘的小男孩照片震撼國際社會,尤其是歐洲,但也是我們走到了「末路」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沒有人喜歡往更遠的國家走去,走了幾百公里的路,經過暗黑的荒煙蔓草的道路,忍受的飢餓與寒冷,只是希望有一個溫暖的港口,結果換來了是一個「不可入境」的告示牌,任誰都無法接受。他們不通人情嗎?當然,他們要處理的不是只有你家人而已,他們要怎麼信任你說的是真話?他們要怎麼處理這麼多龐大的人群,他們也應付不來,受過傷的「病人」不是只有你們,如果你真的是一位醫生,你應該要放在一個家庭上?還是其他的家庭上?

無國界醫生看似有偉大的情操,但他們也是人,也需要休息。總統也是人,現在這世界的任何職業的背後都是人,他們需要吃喝拉撒睡。七十三億的人還在增加,死亡人數也在增加,這麼多的「動物」要在一起相處,這不是只有「文化」單純的問題這麼簡單化。

還不包含沒有參與統計的人數在內,包括部落民族文化、隱士以及幽靈人口在內。因此,世界的龐大體已經超乎我們的想像,我再說一次,台灣如果是一隻黑熊,中國則是一頭獅子,美國則是一隻白頭鷹,蠍子、老虎、大象、犀牛、鬣狗、各類型的甲蟲、蝴蝶、蜻蜓、蜘蛛、壁虎、天牛、蚊子、蒼蠅、蝗蟲、蚱蜢——所有其他最大的昆蟲群,斑馬、羚羊、牛羚、山獅、獵豹、水牛、海雀、信天翁、各種鳥類、鱷魚、各類毒蛇、海底的鯊魚、章魚、熱帶魚、蟹類、蝦類、貝類、青蛙等等動物生活在同一個生活圈之中,我們要怎麼開一個領導者會議,讓這些動物們王國可以表達他們的「一定聲音」,換個意思來說,把總有的動物集結在一起,獅子不一定是獅子王。

動物的數量絕對大於人類的數量,我可以打包票,可是呢?人類增生的數量會一直大於動物增生的數量,雖然動物可以一次生一打,或超過一打,可是呢?我們獵殺動物的數量幾乎是以一打一打來計算。殺了多少頭豬、多少隻雞,多少隻幼雛?浪費多少了可食用的蔬果?已經不在話下,相信我也不用再一一算給你看。從你早餐的餐盤上的食物——火腿培根或者三明治和漢堡,到中餐的便當和漢堡和三明治,晚餐的牛排和雞排或是豬肉。死去的動物們,請讓我們為他們默哀一分鐘,一分種結束之後,再繼續為下一餐默哀。

但你還是吃得很開心。人類就是這樣奇怪的動物,我沒有看見過獅子在啃食羚羊的骨頭還笑得很開懷。獅子的相處之道是彼此的進退,人類的相處則是較勁。然而,國家之間的相處卻是你必須撫摸我的鬃毛,否則獅子反咬你一口,白頭鷹總是在天空盤旋看著那頭獅子的一舉一動,黑熊看似很溫和,但也會攻擊你攻擊他的物種,蠍子總是需要小心處理,否則這不是被螫傷這麼簡單就解決,蛇則是想要白頭鷹站同一陣線,但又怕蛇不小心被咬著了自己。國家的第三方領導人站出來說說話,紅面吼猴當個和事佬卻怎麼不吃力討好,如果太順著獅子的意,是否那隻鷹會吃味?或者那隻鷹也要跟著申訴?


七十三億的人還在增加,死亡人數也在增加,這麼多的「動物」要在一起相處,這不是只有「文化」單純的問題這麼簡單化。


天空的王者,還有陸地上的王者,加上靈長類的王者,再加上海洋的王者,那麼三軍總司令在哪裡?細菌也要發聲,你別把他們給忘了!沒有他們,人類的細胞群無法通力合作排除廢物,無法抵檔外來病菌,甚至對抗病毒。而全世界,全地球的物種坐在一個超大的桌子前,主人與客人的聲音可能要傳了很遠才會讓每個物種聽得到——這就是我們尷尬的處境。你寫信給白頭鷹看,他不見到看懂你的來信,因為他還要忙別的,一隻小螞蟻的心聲要多久才能收到老鷹的來信?何況是蚜蟲?

蜜蜂到處採著辛苦的花蜜,卻被棕熊吃得一乾二淨,難怪他們會生氣。他們還要應付著其他蜂群的攻擊,例如黃蜂、殺人蜂等等,他們舉起牌子抗議眼前這場會議對他們根本不公平,因為我們的東西幾乎被你們給拿走,你拿什麼還給我們?要花朵沒有開花準確時開,還有蟹蟎來攻擊我們的巢穴,難怪我們要「離家出走」,現在求情我們?想都別想!

其他動物也有話要說!你們這些老大們,怎麼不好好管理眼前的頑皮小孩?任憑這些小貓小狗成為其他動物的盤中飧?動物的父母說這是我們習性問題,用不著你管!你要把所有貓科動物綁在一起管理?那麼美洲獅會抗議,牛羚也會,其他動物也看不下去要求離場表達訴求,好好的一場會議開下來的共識就是不歡而散。

沒有動物烏托邦(Zootopia),電影的烏托邦不存在,現實也不存在。好好的動物要集結只會像電視影集《困獸》(Zoo)一樣,要人類做困獸之鬥一樣,蝙蝠愛上了電線,獅子會遠距離溝通,狗會要人類走往絕命之地。人類的下場就是要投靠他們,不然就是釋放內在的獸性,不過,我們不選擇這樣做,因為——人類嘛!高智能動物。

雜食性動物往往不善也不惡,因為我們有各種內在在交惡,我們就是這樣天人交戰,總是束縛道德困境之後,我們才會發瘋,才會渴求動物的本性原來真的這麼簡單——我們好像幻想擬人化之後,動物真的是這樣想,然後呢?人類看似動物的「挑釁瞳孔」下,原來我們是錯的,而他們依然虎視眈眈看著人類......


獸性與人性的兩端,這樣的交端,其實我們只是半獸半人的化身,還以為上了天堂,是半神的全身.......(動物還在竊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