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後人類(四)

圖片來源:BRJ INC.

這是人類的本色,使性使然,造就人類。從人類歷史觀點看待人類從四腳動物走到兩腳動物,再到我們坐在辦公室前成為多手動物,我們就恨不得我們可以進化地比誰都還要快速。我再強調,人類的進步的最初始並非不是追求更聰明、更便利以及更輕盈的生活步調,而由於我們的工作繁重,所以我們一再減低工作量、紙張量以及檔案量,增加傳送速度,增加連接速度以及增加秘密程度,就是希望我們的工作可以安全地、有效地、快速地以及實際地運作成功,我相信這「絕對」是追求高生產率期望原動力,因為沒有哪一家工廠不希望自己的訂單多到如雪花般看不見前方的路要怎麼走,因此,就在我們思索著訂單量要如何增加時,不如從先思索我們的生產率到底有什麼地方是追求錯的表現?


我有一句「名言」:如果你真的在乎,你不會為了在乎而在乎。我相信,大概沒多少人真正理解這句話的涵義,因為我們多半是為了在乎而在乎,為了想破頭才想破頭,為了最緊要關頭要知道答案,你知道嘛!人類這個懶散的動物,否則朝九晚五這名詞是誰想出來的?八小時的工時是大老闆們為了體恤員工而實行的嗎?這不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是你是否深入其中的工作問題,我在〈工作的意義〉有提到,為了降低失業率而多出來的那些工作,你不見得你樂得做一輩子,你只是希望有個養家活口的麵包與奶油而已。因此,如何在你無趣的工作找到樂趣,我也相信市面上的「怎麼與你的工作相處愉快」之特輯夠你看了,然而,為什麼人對於工作卻還是百般無精打采?

一家速食店的店員看著我問你要什麼?我只回答一個「便宜」漢堡,她的表情顯得「不然你要怎樣」的不屑,只因為我是亞洲臉孔;收了錢,找了錢,直接說下一位;而交給我的主管,也是少了點笑容,後面製作漢堡的員工把工作當嬉戲。工作的成長動力,走了一探趟美國城市的市區,大概看得出我們這些美國人心裡都有一些苦水想要吐。

台灣也是如此,其他國家就算不喊歡迎光臨或謝謝光臨,一走進去店家就好像非得要買什麼東西才能走出店外。我常常在想,現在的人怎麼臉上有那麼多「煩惱」?你就算不會笑著迎接,你就算有一張「臭臉」(Resting Bitch Face),但每張表情或多或少已經在顯示著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很多事情在等著「排隊」。工作的意義在告訴我們,人類就算不等著進化,不等著進步,不去跟機器人競爭,我們也會自然被淘汰,因為我們根本沒有生活的影子存在,如果這一切是真,或許想殺死我們的不是別人,而是遠在星際之外的另一個分身我們。

我們的連絡人名單眾多,但是常常聯絡的就是那幾個,我們在乎的事情也出乎意料地得多,因為我們考慮的事情除了等著準備進開刀房的病人,還有其他重症病患,每一個人身兼多個職務,卻總是一籌莫展,因為能力發揮地有限,現在的醫生除了盡全力搶救病人之外,還帶著情緒上陣,就怕移情上演,壞了整個過程。其他有能力的泛泛之輩,每一個人的能力,上至院長,下至清潔工,我們的能力就是讓醫院充滿人性的希望,而不是等著恢復健康的拿藥病人。


冰川上的冰磚依舊在一點一滴融化、碎裂;遊民還在等著有緣人的零錢,這世界的和平,你說這像是種「和平」嗎?


以病人來說,每一個人都有心病,我們需要醫護人員以及病人之間可以相互尊重,而不是病人總是要以吃藥治病取勝,忘了「心理」這種病,可不是恢復「正常」的標準就叫做可以出院。這只是「醫院」的範例,因為這整個社會就像是一家相互治療的場所,我們不是被別人醫治,就是別人幫我們醫治,我們有許許多多的問題要發問,所以才需要各種不同的答案好讓我們找到自己的心理醫生,然後對症下藥,可不是誤診其他相似病症,就以為可以沒了感冒就是康復。

人類的心理里程要進步,可不是增加里程數就算數,而是保養自己的全身才是關鍵,而我們在乎自己的健康——但我們也同時在乎自己的家庭或事業,不可能兩者兼得,現代人就算知道瞭解自己的飲食作息,按照醫生所建議的各種項目,施行地中海型飲食,也不可能就此長命百歲,不會生病。因為,病毒這玩意很難防範,就算你身體是銅牆鐵壁,也不保證不會刺穿,就算你心理健全,也難保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不會發生在你身上。你就算學會怎麼做個君子,難保小人不會再犯,那種崇高的境界不是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不應該發生在每一個人身上,發生在每一個人的是怎麼有自己生活意義,為這社會、這社區或者你自己的家庭創造新的意義。

我談了這麼多,相信你對我的主軸有一定的共識,就是「意義」。後人類的時代進步追求的不是意義,而是人類的進步價值。諾貝爾和平獎是誰得的並不重要,其他的化學獎、醫學獎、物理獎頒發給誰也不重要,文學獎的意義與和平獎幾乎如出一徹,就是和平,而這一詞應該想想過去我談到的「和平」的意義之中,是否還具和平的效用——我不知道,你家的垃圾桶依然有吃剩的骨頭、果皮以及過去的剩菜;外面的燈火依舊通明,但不知道接下來是否會發生槍擊事件,或者一陣天搖地動。全球暖化迫在眉梢,我們的瓶瓶罐罐從來沒有減少;貧窮的孩子還在垃圾海找資源;海洋上的塑膠碎片還在漂浮;冰川上的冰磚依舊在一點一滴融化、碎裂;遊民還在等著有緣人的零錢,這世界的和平,你說這像是種「和平」嗎?

總統先生依舊為國事忙得焦頭爛額,不管是哪一國的總統或總理或首相,他們總是有權利保障自己的國民為優先考量,就算我們不統不獨不武,連北韓、伊朗、阿富汗等國家也包含在內,也不保證我們就此走向世界大同,犯罪率同時降低,我們睡得很安穩,地球本身不會遭逢意外。

世界的問題,我想,除了錢本身,也就是經濟面向,好像沒什麼好談的,因為光是經濟的出現就夠讓人心煩之外,我們還有其他問題要商討,人權的維護要錢,死刑的廢除要錢,把生物復育要錢,還有把人類推向進步這也要錢,好像錢可以解決所有問題,因此會有科學專案要上網集資不奇怪,因為事事要錢的年代,我們就錢放在首位,放在意義的資本年代的排行榜,這樣看起來可以知道錢有價值,有重要性,有數字可觀的可看性,但我們知道錢的根本性嗎?一個物質好像已經非得要數字計量不可,人類不知道一根草或者一片草的意思是什麼。

世界已經偏位了,想要導正很難,時間線已經偏向了,我們想要創造新的時間已經不太可能,時空旅人來到現在的目的是提醒我們錯太多了嗎?人類在兩千五百年是什麽不知道,但人類進步是否已經充分顯示一個機械時代中,我們就只是要躺著享受被人伺候的感覺?一個想要變成女神、國王的世代中,自戀顯示自拍棒有多麼瘋狂的社會王朝中,我們就只是追求自己的進步吹捧自己有多麼厲害的鼓掌聲中激勵完成自己,但同時也顯示,自己不是那個意義的創造者,而是每一個人對於這世界的分擔追求,是意義的共享者,是平衡的極致表現。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文明的意念(三)

說來真是奇怪,人類享受到文明卻與實際上的文明根本是兩回事。就像我們常常在談的多有公德心的思想一樣沒有兩樣。公德心似乎只在文明社會上演,扮演這樣的角色,看起來像是我們不會亂丟垃圾,不會隨意塗鴉,更不會隨意破壞公物,但是作為一個文明人當然不是說你不重複以上的行為,然後你出現在紐約街頭,就不會看見老鼠橫行。環境的髒亂——難道我們在現代都會公園中不會看見有人隨意做出奇怪行為,然後轉個場景在大自然卻不覺得奇怪?例如裸體或者「垃圾」到處都是。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