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Time You Should Know

圖片來源:Jason Mrachina

我對時間很著迷。我喜歡看著傳統的機械錶上的分秒針在走動,不喜歡石英錶的停頓感。機械錶對我的印象大概就是裡面的齒輪不停地在轉動,影響時間的走動,改變了時針、分針,與基本的秒針。我對機械錶的研究其實並不深,只喜歡時間在「動」的感覺,讓我感受有「時間」的感覺。我一直充滿著對時間的想像,想加速時間,看看未來的世界會是什麽樣子?我一直想倒退時間,看看過去的寒武紀的那些生物們的活動。時間是一條直線——很多科學家對於時間有基本的認知共鳴;時間也不是一條直線,因為加入了空間的思維。時間是條直線的學說,不用我舉什麼證明,只要看看時間如果不是一條直線,那會發生什麼事?時空的過度扭曲造成了空間完全不像是「空間」,像是不存在的世界。許多電影去假設時間是一條直線,所以會發生過去影響現在的事,如果過去改變了,現在就會改變,而當今的未來就會延伸另一個未來 B,過去 A 有現在的 A,才有未來的 A,如果中間切斷,就會有未來 B,或者我們用《閃電俠》的情節來說,會有一個 C 取代 A 和 B。


但 C 不知道,我們沒辦法預測 C 實際的樣子,只能透過僅有的「線索」來回過去 A,這就是《時空線索》的例子。但 A 之間會有一個延伸的現在 A,因此,一個簡單的公式就是:過去 A 影響了現在 A,進而有了另一個現在 A,分化為 B,取代僅有的 C。這應該不難理解,因為只要有一個變動就可能吹起一個風向球,改變了全球的方位,進而影響趨勢圖的走向。我們知道兩個現在 A 是可以同時進行的,就像西方的夜晚在進行的宴會對照東方貧民窟在撿拾垃圾的窮人們。在 A 同時有很多種,這世界是同時在「一起」進行的,因此,我們可以說七十三億人口的同時活動,會影響整個時間的脈動,改變整個未來的方向。

這七十三億人口還不包括原住民們、部落民族們以及未被發現的原始部落們。想想,科學家本身說這地球就是個「時光機」,因為高度影響時間的感知,宇宙的時間與地球的時間不同,八分鐘的時間,我們根本感受不到,因此,我們偏偏相信時間是一組方向所在進行的進行式。

所以有時空錯覺的認知出現也不奇怪。越高的空間感覺時間很快,因為因為空間被拉長,被錯覺的我們所接受,但時間是緩慢的。宇宙中的時空「其實」並不真的存在,如果時空如同科學家的理論推論是從大爆炸而來,那麼起點是在哪裡?我們可就會想到終點這深奧的問題,因此,回到人的感知上,當廣義相對論告訴我們光速影響我們的思考氛圍時,我們就以為時間的步調從來沒有切斷過。事實上,不是沒有切斷過,而是錯覺在欺騙我們。

這就是火車的實際例子,如果你深知感受時間,就請認真看著時間,而不是看著你的精神活動。也就是說,當人們的行事曆被排得幾乎滿滿的時,我們就以為時間氛圍很快速,時間就無法有效「管理」,然而,這不是管理的問題,而是「感受」的問題,如同我再講一次,時間的錯覺容易在大腦的交感神經在欺騙我們,如果松果體無法有效感受時間的「順序」,那麼可是會亂了分寸。根據很多研究顯示,不管你是幾個月輪班,或者固定是夜班,如果你的生活型態無法有效「掌控」,那麼大腦對於早晚會傻傻分不清楚,加上飲食與生活習慣等因素,可是會你影響的細胞產生抗議,甚至影響多種疾病,包括糖尿病、癌症找上身。

不想危言聳聽,我只想告訴你,時間是影響人的認知,其實與宇宙本身無關,如果時空是假象,我們幹嘛要排行事曆,規劃未來?時間只是人的身體感知,感受時間是一分一秒在經過的,就如同最前段所述,看著時間在「動」,你才知道有時間這東西,而不是讓時間在提醒你。


時間總是控制你的思想,操控你的左右思緒,改變你的觀點......時間是最大的敵人。


然而,科學家的研究與一般人的感知有大不同的感覺,因為每一個人對於時間的感知並不相同。你感覺過了十分鐘,我感覺可能只有六、七分鐘不等。但時間並不「存在」——我是說時間不是只有每天的日出夕陽而已的變化,而是拉長的時間的狀態,也就是說,我們只記得時間的片段,無法拼湊整體時間的完整數字。

這就是我想要「追蹤時間」的原因,我一直想要知道時間一旦被拉長,我是怎麼感受時間的?過了一小時的感覺與開始到底哪裡不同?如果細數每一個現在,我們怎麼知道未來是在幾點幾分發行的?知道時間是怎麼被推動現在這樣的模樣?

我們沒辦法界定何謂「現在」,因為打完這段文字,已經過了二十秒又二十六毫秒(我有計時過),那麼現在是指什麼?拼湊了這個現在,還有下一個現在,我們怎麼知道現在確實是在「現在」發生,好預測順理成章的「未來」的機率大增?

唔,是這樣的,人類的現在是一個大型片段,我現在在使用的進行式不屬於片段的進行式,大腦無法感受毫秒之間的差別,只在意識之間的轉換氛圍上才能感受(就像你發生意外的一定瞬間),也就因此,人類只知道時間在做什麼,不知道時間本身在做什麼。也就是說,時間總是控制你的思想,操控你的左右思緒,改變你的觀點,這也是我為什麼在推特說時間是最大的敵人。

時空本身也被壓縮,我們才會知道時間的快慢進而不同影響人類的思緒,改變大腦的觀賞的角度,好讓我們誤以為那是時間的絕對順序,實情當然不是這樣,如同我前段落所述。時間向來是個有趣的東西,人類有感應時間,當初只知道有日出日落,才知道有一種東西叫做「時間」,但人類不知道時間不是由宇宙所控制,也不是某個銀河系裡有個時鐘在喚醒他,而是時間本身的感受而來,才認識時間。

當牛頓有了三種運動定律之後,才有了對這星體的認識,讓我們深知原來地球是個互相有牽制力的形體。而當相對論的廣泛探討影響整個世界的「運行」時,我們才知道世界有多龐大,表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真的都以為世界只濃縮在現在我們眼界的世界的觀點而已。從前的人不敢相信,另一個國度還有居民,而我們現在只相信另一個國度有人居住,但不知道世界真正的實境所在(就算有街景圖也沒有用,因為你人不在現場)。

時間,是需要感受的,是需要深刻感受風雲變色的縮時快感。然而,當沒了縮時之後,我們是否還會知道星空的圓環圖?可能不會,頓時,時間可能都沒了「顏色」,因為無法加速時間,好好看得明白時間有多麼消逝的徹底。既然,人類只是對時間的觀念停留在感受上,就容易誤以為時間是跟著「情況」在走的,就像我們停留在這一「時刻」的時間氛圍上,也就是說,當人的念頭在時間的切割片段之間,會相信時間是有一刻是存在的經驗,也就是閃光燈效應(Spotlight Effect),以為那是焦點所在。事實上,我們是認知太多所感應到的錯覺片段上,就像我們都以為太多的巧合就是一種運氣之所在,但也是太多片段拼湊剛好的存在時間點罷了!所以,我才會說是「巧合」,隨機的一種碰撞可能性,但不是絕對性。

如果你追蹤時間,你可能會看待時間的長度片段,也就你的感知時間會告訴你的時間在做什麽氛圍的念頭上,這就讓我想到時間的過程是一種連結的片段,讓我們清楚認識時間的發生經過,多層時間的相互碰撞之下,我們就會感應到時間的改變會影響每一片段的時間的未來的多種可能性,也就是我最前半段落提到的,多種現在會不會多種巧合時間點?當然有,因此,就算我們不想方設法製造時光機,也在不知不覺中影響時間的走向,好讓我們做什麼的現在式,也不一定等於現在的未來式。

所以在機遇的可能性當中,隨機就只是隨機,絕對不是絕對會發生,我們一如想太多的解釋結果,就造成了陰謀論的產物,這難道我們又要相信登陸月球是個不折不扣的假象?或者就像我一如所說的:Everything is False?


這是人類相信與不相信之間的謬誤,或者只是自相碰撞的悖論?你還堅持要我要提出更多證據來說服你相信與否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