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30

分(續四)

圖片來源:Tinkerbots

「你們是誰?」伊瓦大聲問。

他們都不說話,所有人臉上戴著面具,面具的圖案詭異且邪惡,據說是為了抗惡靈之用途,保留這傳統,至今仍在使用。伊瓦轉身看著艾特,艾特完全被制伏,「怎麼連你也......」伊瓦小聲地說。雷則是看著伊瓦與他們,「怪了!連你們也要來看我們打架?」


「這下可精彩了!」雷調侃地說。

雷走到其中一人的面前,直接掀開他的面具想要看看廬山真面目。「別裝了!」雷一打開一點點大型面具時,所有人蜂擁而上攻擊雷一人,雷看見所有的長槍全部射向自己時,趕快閃到一旁。

「幹嘛!我沒有惡意,我只是不喜歡這樣的歡迎場合。」雷不屑地說。
「你還是別輕舉妄動。」伊瓦警告他。

「放心啦!他們殺不死我的,憑他們的三腳貓功夫?」雷不以為然。
「你逃過一劫是小事,你最好還是小心為上。」
「怎麼啦!你現在靠攏我啦?」雷調侃伊瓦。
「我只是作為你的長官來告誡你,我不是你的朋友。」
「我不缺你這位『朋友』。」

「他們到底要幹嘛?艾特怎麼不能反擊他們?」伊瓦小聲對雷著說。
「好問題,我不知道。」
「爛回答。」

「我就不知道嘛!你可以跟他們打打招呼啊?看看他們怎麼告訴你。」
他們每個人拿著長槍準備就緒,且尖端處全部指向他們兩個。
「看起來怪詭異的。」雷說。

「這都是光怪陸離的邪說,嚇不倒我的。」說完,雷直接跳了起來,拿著小刀往他們的身後跳去。

「拜託!」雷倖倖然。
「這樣想圍困我們!」雷繼續嘲笑他們。
「怎麼,你現在怎麼變得如此害怕?」雷對著被困住的伊瓦大聲疾呼。
「不是,我想動卻動不了。」
「不可能吧?我記得你可以轉動身體。」
「現在不行了。」

原來,三叉式長槍有毒素,後面其中一人觸碰到伊瓦的小腿處,現在毒素開始作用,會使下半身麻痺。

「怎麼會呢?」雷晃動小刀走近他們,「讓我看一看。」雷把他們之間的縫隙撥開,走近伊瓦身邊。「啊!原來是中毒。」雷蹲下身子看著伊瓦的小腿漸漸地變成紫色。

「幹得好!老弟!」雷起身轉頭對著其中一人,並且拍拍肩膀說。
「謝謝你幫我解決心頭之患。」

伊瓦意識到難道他認識他們?他們是一起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雷靠著其中一人的肩膀說話。
「我不認識他們,真的!我發誓!我『真的真的真的』不認識他們。」雷特別在「真的」下重音。

「至於他們為何不對我下手,我不知道,或許你太嚴肅了!應該輕鬆一點才是。」
「是這樣嗎?」伊瓦懷疑,同時,他心想:「你這臭士兵還不來救我。」
「我不知道。」

「喂!老兄們,咱們回自己的窩吧!」雷對著其中一人說。

他們沒有回應,雷也同時看見其中一人拿著長槍往雷身上掃去。

「拜託!」
「這是你們表示友好的方式嗎?」雷跳了起來,跳到後方。
「一群白癡。」

他們開始發怒了,其中一人把自己的大型面具拿了下來,往雷的方向射去,但是雷想要看個仔細,隱約中發現還有另一個小面具?雷沒有看清楚,往一棵樹幹方向跳去。

「這群是什麽人?」雷心想。

「拜託!射準一點。」雷大聲對他們說。

雷在低矮樹幹上,看著他們,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那個大型面具射中樹幹,離雷的位置很近,雷跳了下來,用力把大型面具扯下來。

「這是什麼玩意?」雷從裡面往外面看,想要戴起面具。

但是雷想想還是作罷,用力一丟還給他們。那個人順手接起面具,然後所有人全部拿著長槍指向他。

「怎麼了?還不回家?我沒有時間陪你們這些小孩子玩。」

他們一行人聽到了,全部拿著長槍往雷射去。

「幹嘛!太認真了吧?」雷蹲下身子,並且用滑壘的方式滑到伊瓦身邊。
「我真的不認識他們。」雷對著伊瓦說。

「現在是重點嗎?」

「趕快解決!」伊瓦話才剛說完,其中一人轉身拿著大型面具往雷的方向射去。雷沒有注意,想盡辦法要讓伊瓦的腳可以活動。伊瓦上半身拿著巨斧,直接回擋了攻擊。

「你欠我一次。」

「我知道啦!」

雷轉身,又看見所有的大型面具朝著他們兩人一起攻擊。「還來?」

伊瓦一手拿著鏈條,一手握著巨斧,用力一掃,大型面具四散各地。

「你好自為之。」雷對著伊瓦說完,朝著他們這些人衝去。

「你這什麼意思?」伊瓦沒有聽仔細。

他們跑了過去撿起大型面具,然後再一次丟向雷。雷看見他們在撿拾之時,還有大型面具往自己的方向飛去時,先往這些有「空檔」的人攻擊。雷用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小刀與手腕讓他們迅速倒地昏厥。而那些一部分大型面具差點擊中雷,不過雷的反應速度很快,險遭池魚之殃。

「好了!解決了!」
「還沒!」伊瓦警告他。其中一人拿起大型面具往雷的身上砍去,雷往後一看,反應不及,倒在地上。

「王八蛋!」雷痛得想要起身。

那些人把他制伏在地。



「你還好吧?看起來病懨懨的。」泰神問。
「還好,感謝你救我,我欠你太多,我一定會回報你。」
「不必了!真的!我的使命就是治療所有生物,當然包括人類在內。」
「你一開始就學會這個了嗎?」

「我想......」泰神想了一下,「大概是吧!」

「我對過去沒有什麼印象,只知道我被迫學習成為人類的夥伴。」
「你是強迫的?」
「嗯......」泰神回想。

「我幾乎沒有印象。」泰神繼續說。
「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艾維茲問。
「嗯......」泰神聽了一下,「有,鼓聲?」

「好像是,哪來傳來的?」

艾維茲往前看了一下,這裏幾乎是荊棘、樹枝以及雜草叢生的環境,想不到這裡還有其他生物存在,讓艾維茲感到新奇。

艾維茲往前走,在雜草的縫隙中隱約可以看到許多戴著大型面具的人在跳舞。「他們是誰?」艾維茲心想。「你發現什麼?」突然泰神的聲音冒出來。

「你不要嚇我!」
「抱歉!你看到什麼?」
「你自己看。」

泰神跳到艾維茲的頭上往前看,就如同艾維茲看見的一切景象。

「他們在幹嘛?白天在跳舞?為什麼跳舞?」泰神不解。

突然,一個東西往下刺進泰神的背部,「什麽東西?」泰神心想。

原來是那個部落的其中一人發現了他們,他用大型面具的尾部刺進泰神,泰神很不舒服,雖然上面沒有劇毒,但是也塗上了一種讓人感到噁心的一種凝狀物。泰神被刺進之後,一直要催吐,倒在地上打滾,艾維茲感到奇怪時,就看到泰神的行為讓她感到驚訝與煩惱。

「你怎麼了?」


泰神不說話,就看到一個一個人出現在她的面前,「我不是故意偷窺的,你可以原諒我嗎?」那個人不說話,直接用大型面具把艾維茲打暈,然後那個人一手拖著艾維茲,一手拖著泰神走進「會場」。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