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問(續二)

圖片來源:airguy1988

           艾蓮娜的表情嚇傻了!說不話來,她該擔心什麼?她沒有主意,但是她看著姊姊拉著那位男孩時,她知道情形不對,於是放開妹妹的手往那兩個人跑去。男孩則是看到救命恩人一樣,他感到小鹿亂撞,事實上,他認為艾蓮娜是喜歡他,但根本事實上是錯誤的表示。她推開姊姊,還有那位男孩,而剛好彎角猛獸再一次發動攻擊,頭上的彎角朝著兩個人的中間砍去,也差點砍到艾蓮娜,妹妹暫停步伐,看見艾蓮娜不知道自已在做什麼,跑上前去阻止,但被少年攔下,他告訴她別去,搖頭地表示。


            妹妹流著淚,她不管這麼多,看著姊姊,不可能讓她一個人留在那裡,還有艾蓮娜,當然,還有那位男孩。艾蓮娜擔心姊姊的安危,她知道事情因她而起,她就要負責到底,因此,不可能讓姊姊成為無辜亡魂,所以她認為要嘛就追她,要嘛就趕快逃離這裡,大家都平安,不過,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至少是現在這種危急的情況。

            艾蓮娜也不知道哪來這麼大的勇氣,她知道好像有種力量在呼喚她,她不知道是什麼,也許在那一次的洞穴所發生的情況讓她心眼打開,也許她知道她妹妹也在找她,我自己被抓走,一定為了什麼,總之,她相信有某些原因。

            艾蓮娜隨處在地上找了找一隻樹枝,在彎角猛獸前晃呀晃,她把牠當成狗一樣,事實上,牠根本不甩她,牠舉起前肢大吼,聲音大到幾乎這座森林都聽到,艾蓮娜也差點失聰,所以她趕快嗚住耳朵,但聲音幾乎把她快要搞瘋。

            「這是什麼聲音,我快要受不了!」艾蓮娜心想。

            彎角猛獸張開大口,然後往下用力一擊,再加上身上的彎角往前進攻,艾蓮娜差點沒注意,差點一分為二,所幸在旁的姊姊趕快拉住她,往另外一邊躲,男孩則是躲過攻擊之後,被掃到一旁。

            彎角猛獸看男孩孤單一人,這可是大好機會,牠往男孩的方向衝去,艾蓮娜往男孩的方向看去,認為他一定沒救了!用手遮著眼睛不敢直視。事實上,他還在那,因為其他的族人也看見了他,紛紛拿著手中的武器往牠丟去,而當然,這幾乎沒發生什麼作用。

            另一方面,現在,這幾乎這個村子,這麼小部落已經受到了多眼猛獸的摧殘,許多族人能攻擊就攻擊,如果不行,就逃亡。族人們則是還在對抗那幾隻多眼猛獸,但說真的,幾乎沒有什麽力氣在支撐,而那隻奇特的「多眼猛獸」,雖然有些外表不一樣,但受到了多方角力的影響之下,情緒不是很安穩。


            小女孩仍然被垂掛在那裡,因為那些族人自己也自身難保,且時間也不足。一隻彎角猛獸出現在那些人面前,他們可真是受夠了!族人的力氣幾乎消耗殆盡,怎麼還有新的怪物?族人們也只能咬牙運作,努力對抗牠們這一大群。

            小女孩靜靜地看著他們,還有這一群怪物,她不哭不鬧,就這樣看著他們,雖然她的畫面是上下顛倒。一隻多眼猛獸經過她身旁,身上的眼睛盯著她瞧,她也一樣一派自然,不顯害怕。她似乎知道什麼事情......


            姊姊趁這時候拉了那男孩一把,男孩嚇了一跳,而男孩的那群父母,還有那位長輩,也已紛紛逃亡,也不知道他們會逃去哪?男孩的眼睛看著她,這位男孩似乎在「發情期」,把目標轉往那位姊姊,而那位姊姊只是擔心他的安危,就像姊弟之間的關心而已。

            艾蓮娜心裡還有些發抖,姊姊問艾蓮娜還好吧?艾蓮娜說她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情況?為什麼要攻擊我們?還是真的因為我?艾蓮娜總認為至少她的原因跑不掉,但是到底是什麼具體原因,艾蓮娜真的一頭霧水。

            彎角猛獸轉身看著一大群族人。現在,是多數「欺負」少數,且還欺負有理。彎角猛獸想要大步進攻,說真的有難度,而對於族人來說,這不是族人多就有機會勝利,因為就連族裡的人們也幾乎在逃亡,在努力保護這族。這現在這結果,可說是雪上加霜。

            而那隻飛過的鷹,也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這群人,似乎不為所動,任憑他們自生自滅。就算族人被怪物攻擊,甚至滅亡,鷹幾乎做牠自己該做的事——觀察而已。小女孩也幾乎一樣,這村落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怎麼會讓他們見死不救呢?

           
            艾蓮娜現在要對抗的不只是眼前這隻大怪物,還有這部落的一切災禍。妹妹看著他們三個,少年也順利無法阻止她,還是讓她跑走。少年也追了上去,艾蓮娜認為一定有方式阻止這場浩劫。

            沒錯,是有,但不是艾蓮娜想得這麼簡單,只要有一個人負責,或是幾個人就可以阻擋,並且恢復原生的生態。事實上,在奇光石、異光石,還有那顆不知名的尖長細石之下,已經回不去原來井水不犯河水的面貌。

            少年跑了過去,但是好景不常,剛才他只是小傷,現在則是變成了一隻大怪物在等著這位少年,因為少年被一隻多眼猛獸給撂倒,少年倒地不起。多眼猛獸看著他,甚至直接乾脆給他痛快一擊,但少年才完成成人禮沒有多久,怎麼可能忘記成人禮教導的內容,以及學會的道理?於是,他站起身來,而這時候多眼猛獸頭上的角往少年攻擊,少年差點被擊中,因為角剛好沒有插入他的頭,在不偏不倚的位置——距離不到一公分的位置,少年靜靜地看著角,尖銳地慢慢拔起來,他有點害怕,但他擔心也多餘,於是他看待那「機會」,準備反擊。

艾蓮娜餘光好像注意到那位少年,但沒有看仔細,姊姊則是扶著男孩,他的表情從愛慕轉變成擔心,也許他也開始害怕他的愛人就此失去吧?姊姊看著少年,但哪有時間擔心他,先煩惱這眼前這位怪物吧?彎角猛獸不可能放棄他們,一條長尾巴往他們掃了過去,姊姊見到不對勁,妹妹也是,但是不可能抵擋這強大攻擊,妹妹推開姊姊,結果妹妹被掃過,姊姊感到已經來不及,半路殺出程咬金,男孩竟然自告奮勇!在一瞬間,男孩被掃過,詳細情況不知道怎麼發生的,總之,男孩倒在地上,妹妹則是傷勢第二,姊姊則是皮肉之傷,艾蓮娜感到一陣驚慌。

恐懼還未結束,彎角猛獸則是三角齊發,往三個人分別攻擊,少年往前衝去,用力踢了彎角猛獸的後腳跟,這當然沒有多大的感覺,但產生了偏差,差點讓三個人斷送生命——妹妹、姊姊、艾蓮娜。


艾蓮娜才驚覺這一切不對勁是有原因,還有那隻奇怪的多眼猛獸,現在暫時無法讓牠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受到太多的干擾,多眼猛獸的性格已經大變,不如以往,反而還有可能越演越烈的情況發生。小女孩雖然是你我可能知道的「幕後金主」,但事實上可能並不是,因為她無法控制這強大的「力量」,因為多種的混合的作用之下,產生了許多的抗拒反應,而在這種拉扯的信任之下,這層作用也漸漸分崩離析,不知道還會作用在哪一方......也許是你我熟知的現實世界中吧?因為在小說的世界之下,我們也在對抗著未知的領域,每一個人想佔有,想控制,想擴大,各種集權以及民主公平的前提反反覆覆的不明確的標準中,地球上的七十二億的人類的世界,也開始漸漸備受各種考驗期待是否通過心魔的撕裂,只是好讓自己看起來更清廉罷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