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Human Rights

圖片來源:Hugo

        現在,對於人權的定義,實在要多想想。人權,何謂人權?為什麼人類有權?而動物——的權利——不比人類來得重要?如果取得動物權會不會好聽一點?不會,至少相較之下我們沒有有多大的感覺。看看那些關在動物園裡的動物們吧!他們快樂嗎?(請原諒我沒使用動物的牠)他們會笑嗎?笑代表快樂嗎?內心的情緒可以忠實表現在真正的心靈上嗎?每天的食物是否老是一樣?同樣的魚,同樣的肉,同樣的昆蟲,同樣的調味,同樣的水的味道,他們的福祉誰來關心呢?


        動物權相較於人類權只是讓我們較有希望寵愛而已,上帝對待子民,總是先與人類為主,再以動物為輔,他教導我們要愛護動物們(請原諒我沒使用神祇的祂),保護他們,讓他們能夠平安成長,有個基本生態的食物鏈環境。人類的加入——除了製作工具將水中的魚,路上的野生動物,樹上的鳥獵捕食用之外,我們也在一夕之間認識了不同種族的差異性,還有多樣性,產生了應該是要殺戮還是要當盟友的一種情緒拉扯思想交戰裡。

        我們可能與蛇做好朋友嗎?可以與老虎、獅子、豹、熊、鱷魚、科摩多龍、巨蜥當個同進退的聯盟嗎?上帝就算首肯,能夠讓老虎、獅子、豹、熊、鱷魚、科摩多龍、巨蜥難道就會點頭說我願意嗎?這些動物難道不會打架嗎?十二生肖都會爭吵輸贏,為了爭取名次,十二星座難道會和平相處在同個宇宙上嗎?有人還加入第十三星座,也不是每個人投票贊成,至少宙斯不會簽字同意,那我們想想現在所演化的人類歷史之人權——那個含義所呈現的價值是在......

        上帝的權利——眾神的權利總是要開會討論,玉皇大帝的權力就算能夠控制所有,也是要過「國會」那一關。很多事情不是你說可以就可以,也很多事情不是有權力就是萬能,至少真正在做事的人不是你,至少超人的弱點就是氪石,至少需要真正的團結的就是我們那種自以又為是的偏執焦點。所以,談人權?我們應該重新洗牌第一人稱、第二人稱及第三人稱。

        你我他,依照英文的說法——按照順序——第一、第二、第三人稱的順位是我你他。我——這種觀念應該拿去曬衣場曬一曬,看看是否從裡到外已經烘乾,你——應該拿去用熨斗板燙一燙,看看是否已經平順,而他——應該拿去瓦斯爐煮一煮,看看是否已經殺夠了菌。我為什麼會這樣說?我這個字,從裡到外充滿了「髒」,洗完之後,仍有多少細菌洗不掉,你這個字總是成為攻擊他人的武器,燙一燙是否或許可以讓你平順一點,圓潤一點,而他這個字好好煮一煮,看看是否真的以為細菌就此消失。

        這就是我們的「衝突」。不懂嗎?常常拿著指頭指著別人說「你應該要做這個」,「你應該要買這個」,「我的建議沒錯」,「我的親身經歷沒錯」,「我說的話是對」,「我有證據」,「我有事實」,「我希望一切真的如我想像順利」,「我希望能夠得到」,「我希望我的夢想能夠實現」,「我要『成功』」,「我要做什麼,否則我會後悔」等等,而「他怎麼這樣子」,「她在做什麼?」,「她為什麼要坐在這裡?」「他怎麼不趕快自行離開?」,「他怎麼不聽我的話?」「﷽﷽﷽﷽﷽﷽﷽﷽﷽﷽不趕快自行離開?」,「他怎麼不聽我的話ㄥ她到底在想什麼?」「她是個很奇怪的人」,「他很難相處。」等等,這下你可知道我們有多常怪罪這三個字吧?

        這三個字很無辜,人類經常濫用。我們只想控制好所有,讓一切水到渠成,順順利利。我們希望勝券在握,我們希望能夠快樂,我們希望能夠創造更大的成功,更接近我們的夢想的那一步。所以講求更充實的人權,更有進步的人權,而現在想想,當一切平起平坐時,上帝應該點名誰?


我們也用權利來加諸我們現在應該多賦予多些「控制」的權力,導致於愛自己勝過別人的例子增多,尤其在這一個自戀瘋狂稱呼也不為過的世代裡。


        這就是為什麼人類想要控制好,安撫好眼前這一切時,總是吃力不討好,反而星火燎原,餘波盪漾,激起更大的火花,新一波的危機。聯合國討論的事件很多,但每一件跟我們最有密切相關的,最分不開的,最親密接觸的好像沒多少,至少不是每個人都會關心,而是直到飛彈來襲,無人機轟炸,難民增加,糧食危機,旱象增加,水災增多,疾病無法控制等等諸多亂象,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難民署等等組織才會投入。現在則是每個國家焦頭爛額,除了對付伊斯蘭國,還要對付隱藏在角落的異端份子,可能默默支持伊斯蘭國行為的可疑人士,還有伊朗核武問題、古巴與美國的關係、俄羅斯與歐洲的關係、土耳其的亞美尼亞屠殺問題、敘利亞的內戰、利比亞的衝突、中國與日本、還有他們建立的金融體系關係等等,每個國家的事情,從內務到外交,越是想要成局所有,越是癡人說夢。

        因為我們不是一個「真正」的復仇者聯盟。從來很少想要真正的去團結每個人微弱的力量去拯救這個星球、這個世界,這個所有的所有。因為人自我的一部分中,不是每個人可以成全他們,就犧牲自己的權益,也不是成全他們的權益,我們被迫放棄所有,而是因為人自我心中的一部分,就已經包含了對於當初見到不同種族的一種矛盾衝突感,想一想,我們真的想跟「全世界」做朋友?你願意,不是他們同意,至少獅子一見到你不是握手寒暄,熊不是熱情擁抱,科摩多龍也不同意你騎到他背上,馬也不是馬上上馬就能讓他奔跑。因此,人權的定義,重新先來想想現在動物的權利就能平等互惠嗎?至少瞪羚在草原上總是要小心獵豹,麋鹿在西伯利亞的樹林中,小心被狼包圍。他們懂得躲避,逃開狩獵者,我們也自然有種信任與不信任感之間在拔河。

        那你就認為我們人權真的更平等,兼具模範嗎?現在的人權——定義這兩個字不但沒意義,不如先思考,動物權,植物權,不能逃跑的這些物種權利,難道就沒有任何生存權利就先注定毀滅嗎?你怎麼不先談談微生物權,病毒權,還有這些看不見物種的生存權呢?生物學家拿他們當實驗品,他們叫不出聲,因為如果你真的是一隻病毒,你可能就此認為我的意識已經被其他病毒給入侵,導致我的記憶已經異常模糊,不記得我是誰,我的名字,還有我的家人的姓名。而人權——還給一個人的基本生存權,看看每個生活在遍地的孩子們,美國這個大國家就產生了不平衡感,何況是下方的墨西哥、哥倫比亞、旁邊的海地、古巴、南美洲的巴西就無法讓百姓們產生同感的幸福,阿根廷也不遑多讓,歐洲的燙手山芋則是錢還是錢,孩子們若真能夠快樂,我也相信全世界的孩子的不是比較物質,而是比較內在的幸福感,充足的內心的愉悅。

        我們的人格傳染給孩子們,當世界每一天多講求人權的時候,就真的忘記現在該有的人權,不是不能責罵,不能討打,而是用虐待來貼上字眼來諷刺我們。而我們餘悸有存的是在人類的歷史過程中,我們也用權利來加諸我們現在應該多賦予多些「控制」的權力,導致於愛自己勝過別人的例子增多,尤其在這一個自戀瘋狂稱呼也不為過的世代裡。

人想所有一切那麼意想周到的同時——就算不如意十之八九的教訓沒停過,樂觀的信念也一直緊緊跟在旁。所以在以「我」為王者當道的同時,人類的同理心也變成信任不確定之間擺盪,造成人際關係有多經常搖擺,產生更多嫌隙,人只要有一點摩擦就可能出狀況,造成難以挽回的後果,給個證據不夠充分,還被翻白眼,我們實在需要一個更大的接觸面才能化解我們產生的偏執面,或者錯覺面,就在於無條件的愛是否真正在上帝給的恆等範圍中,也或者我們對於視覺的誤認面已經產生更多的真實感?


        這也因此讓人們很難充分感受一個完滿的世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