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追(續三)

圖片來源:U.S. Army

        不管那位弟兄怎麼呼喊,魯納是無法醒過來了!但他也是布凱因凱族的一員,只是沒那麼他英勇善戰,他很尊敬他,很喜歡魯納的精神,只是他太粗暴了,應該這樣說,見到路見不平之事,他就想要參一腳,拔刀相助,因此在布凱因凱族內戰時,他努力極力對抗意見不合之事,卻一件錯誤的犧牲造成內心糾纏,甚至錯誤扭曲道德觀念。然而,現在這種情況,是他自己無能為力。


        水面上下波動,上面的圓形軸在轉動,水面持續上升中,然而,雖然已經改變了這「廟宇」的結構,但也已經影響了布凱因凱族的命運,所有這一切的設定關乎這部落的走向,保護這座廟宇是這部落的責任,只不過從這一分支走到另一分支,原來我們的關係這麼相近,而內戰的開始與終結就是這座廟宇寫下的傳說記事。

        那位弟兄看著上頭,上面很黑暗,但隱約可以見到微弱的光源。他一面抱住著魯納,一面要想辦法躲圓形軸,而水面的上升衝擊圓形軸的轉動,圓形軸撞擊到石頭璧,弟兄在邊緣之間,不免遭受到撞擊,這還只是皮肉傷,隨著時間過去,水位上升,圓形軸因為水的作用,竟然歪斜,呈現三十度,他們小心再小心,水面衝擊之下導致石壁上的石頭紛紛掉落許多碎石,他們等待時間與時機,想盡辦法從圓形軸穿過去,而幸好幸運女神是挺他們的!圓形軸的撞擊,導致角度越來越傾斜,最後呈現近乎九十度,但由於邊緣仍持續掉落碎石,所以弟兄們在水面上還是受到不少的疼痛。

        強大的撞擊,讓石壁已經開始影響另一邊分支,石頭持續掉落,圓形軸呈現九十度時,因為水面的力量撐不起厚重的圓形軸,最後又倒塌了下來,弟兄看見了上面一個巨物要掉落,嚇得趕快往水裡游,圓形軸仍然在轉動,水面上升的情況不見好轉,最後接近要到地面上時,衝破了上方的樓梯,圓形軸的角度搖擺,又呈現約三十度,弟兄見到這是大好機會,抓著魯納往上游去。

        順利通過了圓形軸之後,圓形軸依然轉動,撞擊樓梯,幾乎快要把他們兩個變成夾心餅乾,水面上升中,也衝擊樓梯,他們只能踏著僅存的樓梯往上跑,往上游,不斷在水面與樓梯間移動,為了更靠近出口一點。

        水面衝破了地面,不斷從地面冒出大量水花,宛如消防栓爆炸一樣,圓形軸轉動撞擊地面,衝破了地面,露了出來,呈現半傾斜狀態。在千鈞一髮之際,他們差點又被圓形軸的邊緣給劃傷,邊緣上的木頭利器正好對準弟兄的額頭。

        弟兄躺上地面,累得像狗,只不過要躺下來時,又被剛才重擊的碎石給砸中,幸好只是小傷。

        「痛!」兩手一攤,魯納躺在一旁。

        只不過他們還沒休息到兩分鐘,一個人頭擋住了陽光。

        弟兄看到一個陌生人嚇到站起身來,作勢要傷害這位人士。

        「你是誰?不要對我的朋友動手。」身上僅有的小刀亮出,擔心又害怕。
        「你不要怕。」這位陌生男子說。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他問。
        「我…..我們是這裡觀光客,因為不熟悉地形而淪落此地。」弟兄說話有點吱吱嗚嗚。
        「是嗎?」他懷疑。
        「你身上的衣服看起來髒兮兮的,不像是外地來的觀光客。」
        「我們迷路了!所以一直流浪。」

        陌生男子看著魯納:「他是你朋友?」

        「他怎麼了啦?」
        「他因為好幾天沒吃東西,所以昏迷了。」

        陌生男子走向魯納,把他翻身,額頭的血已經停止,但是還未清醒。

        「這樣吧?我幫你救他,但你要幫我們。」
        「我們?」弟兄以為是指他跟我們兩個。
        「不是。」陌生男子背後出現好多人。

        沒錯,他們來到了一個軍營之外,現在這個人是副指揮官。

        弟兄看見了人多勢眾,他們兩個人又能如何呢?

        「好好好!我加入!我加入!我加入!」弟兄連忙說。
        「先別急。」陌生男子舉起他的下額看著他說。
        「弟兄們!帶他們回去!」陌生男子對著後方的官兵們大喊。

        他們拖著魯納,扶著那位弟兄回到軍營之中,陌生男子走在後頭看著他們兩個,打著什麼如意算盤。


        喬睡著很深,凱茵絲在一旁看著她。在前一晚,凱茵絲想到那個奇怪的怪獸,一支巨大的角貫穿整個身體?真是特別,加上牠其實沒有想像中那樣可怕,會傷害人,牠只是個迷途的小孩,像人類,需要照顧,我們怎麼可能就因為外表棄牠不顧呢?凱茵絲看著日出的美景,喬感覺累了,所以不想起床,反觀是凱茵絲今天比喬特別早起。她走出屋外,看著眼前的一切,雖然昨夜發生的事情不是很圓滿收場,最後草草回去,但她了解那隻獨角怪獸其實是很有善心的動物。

        喬揉揉眼睛轉身沒看見凱茵絲,起身找找她。

        「嗯,你在這。」喬轉頭看見凱茵絲。
        「你醒了!」
        「那隻怪物,我們還會見到牠嗎?」
        「應該會,我想,牠只是找個伴陪伴。」

       
        而說到那隻落單的獨角怪獸,牠也醒了,經過昨夜的奔跑以及一路上幾乎沒吃多少食物,這場睡眠的確還有一點幫助,雖然牠還是需要很多食物。牠醒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覓食。牠東聞聞西聞聞,在這個廣大的森林中能否找一些食物填飽,牠走走停停,走到了一堆莓果前,咬了咬,還可以下嚥,吃了大約一大把之後,又往前走,牠隱約聽到前方不平靜。

        牠看見了很多像多眼猛獸的怪物在啃食鹿的屍體。牠小心翼翼,不讓牠們發現,在草叢堆裡,稀稀疏疏的聲音很難不讓動物注意。牠趕緊落跑,以免被牠們發現,其實這群怪物早就嗅到了有動物在觀察牠們的「吃相」。牠們的嗅覺很靈敏,可以聞到方圓兩公里的味道。因此,一個幾乎「近在眼前」的東西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他們身上有三隻角,屬於彎月形,不像多眼猛獸像鹿角一樣崎嶇。身上也是有很多眼睛,但沒有那麼茂密,所以遠看很像多眼猛獸,但牠們不是,姑且稱牠們為彎角猛獸吧!

        牠們比多眼猛獸靈活,所以速度比多眼猛獸快,時速幾乎快一百公里比多眼猛獸的五六十公里,可說是更為凶猛。獨角怪物在奔跑,想離開那個「可怕之地」,但一隻彎角猛獸已經上前追捕,滿臉的血漬在嘴巴上,彎角猛獸想確定牠的方位,而獨角怪物不時往後看,但彎角猛獸已經領先牠一步,咬住牠的上半身,讓牠摔落且翻滾。

        彎角猛獸盯著牠,兇惡的眼神,讓牠相當害怕。但牠也只能硬著頭皮應戰,彎角猛獸向前鋪張,用牠的角攻擊只有一隻巨大的角的怪物,牠立刻被撞飛,身上除了咬痕,還有撞擊地面的傷痕,彎角猛獸看著氣喘吁吁的牠大概快沒力氣了,最後把牠一次解決,牠又衝向牠,獨角怪物擋不住牠的氣勢,在最後一戰之中,又再一次被撞飛。牠咬著獨角怪物,想要把牠帶回去給同伴分享,獨角怪物軟弱無力,眼睛睜不開,牠知道牠的命運宛如牠的兄弟一樣很悲慘,或許牠注定要這樣吧!


        但是命不該絕,一隻箭射向彎角猛獸的眼睛,命中目標,牠痛得放下口中的獨角怪物,獨角怪物躺在那,一個獵人走向牠,把彎角猛獸踢在一旁,扶著獨角怪物,他不是什麽救命恩人,他只是布凱因凱族的獵人成員之一,打獵只是例行公事罷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