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誤(續五)

  
圖片來源:Vrangtante Brun
      艾維茲與泰神兩個走的很接近,就怕擔心會失去彼此,一不小心就碰撞在一起,還以為又有神出鬼沒的東西出沒。事實上,前方當然會有,只是離他們還有很遠的距離,他們會害怕嗎?那種鬼怪的奇怪生物?


        碰的一聲,艾維茲嚇得跳了起來,閃到旁邊去,一不小心又碰到棘上的刺。

        「你不要隨便亂嚇人!」
        「你不要靠我靠得這麼近!」泰神反問。

        兩個人好奇地往前進,至少暫時的路是已被「打通」,隨著路口附近的棘上的刺逐漸減少的同時,一根很粗壯的棘擋住他們的去路。

        艾維茲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瞄著泰神。

        泰神會意到了:「你幹嘛!幹嘛這樣看我......難不成想再一次要我幫你?」
        ......」艾維茲不說話。

        不過看來,泰神有此意,一樣用同樣的方法,將這根粗壯的棘慢慢轉換成細緻的白雪。

        「你高興了吧?」
        ......」艾維茲還是不說話。
        「你又幹嘛?」
        「沒事啊!」艾維茲鬆口。
        「你剛剛那是什麼眼神?」
        「有嗎?」艾維茲連忙否認。
        「少裝蒜了!你的暗示,難道不明顯嗎?」
        「你幫我會怎麼樣嗎?」
        「我沒有說過我很自私啊!」

        艾維茲觸碰已經變成白雪的棘,卻依舊感覺到刺痛。

        艾維茲收手,看著刺成小洞的手指。「奇怪,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艾維茲給牠看她的手指,血慢慢流,泰神直接用「癒合手術」幫她。

        「怎麼樣?好多了吧?」泰神有點高傲的表情。

        ......還好。」

        事實上,已經變成白雪的那些棘慢慢恢復原樣,只是沒這麼明顯——多少是有些作用,而已經不如以往那樣「茂盛」。

        背後的那些棘已經擋住他們的回頭路,艾維茲與泰神坐在原地,也不知道要怎麼走。

       
        喬指著前方,「那裏就是我們要探訪的原住民朋友。」凱茵絲看了看,的確看了一個小村莊。

        「這麼遠?」
        「大概一兩公里遠吧?」

        那隻獨角巨獸看了看她們,想立刻給她們一個大大的「擁抱」,但大概又怕嚇到她們,因此又遲疑,又富好奇心地看著她們。


        喬與凱茵絲走了快三十分鐘的路程,終於到達這個部落的圈子中。一個婦女看著喬,凱茵絲在後跟隨,總認為這些人的眼神似乎不懷好心。

        「你不要怕,他們不是食人族。」喬轉頭對著凱茵絲說。

        凱茵絲點著頭。

        那隻獨角巨獸則是在圈子外,不敢靠近。

        喬向其他一位原住民表示請問長老在嗎?那位原住民指著長老的家,喬向他答謝以後,就往長老的家走去。

       
        掀起布簾,看見長老在思索些什麼。長老感覺有遊客造訪,停下手邊的工作,起身看著喬。

        HDH$Wynbse!」
        喬向長老磕頭,敬拜,「HDH$Wy!」

        JDNdfnbhk?」喬繼續說。
        DBHGY7?fbsBSFGBFsbdhfg。」這時候,凱茵絲也走了進來,看見喬在與長老對話。

        NNFdbjy5g?」長老問。

        DNFGBtRVSERbITJzjxxvE$%。」喬向長老介紹凱茵絲。

        凱茵絲在一旁聽得霧煞煞,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你們在聊什麼?」凱茵絲問。
        「你先不要說話。」喬說。
        RBYveyune56。」喬向長老問候。

        BEByuw3b64FBHDFgnJ)DBP{{DXFQ@MH}W$BCJMSDBU!^H_GHDNRretnSNGnuGNth*)B。」

        KFBNgdsghnDGBedfh。」長老繼續說。

        喬一臉驚訝的表情。

        GHDNgs4engsjdrtb?」喬回答。

        gfnhsrnyt。」
        HMGHernt?」喬繼續問。
        _{_SBgsth5。」

        喬拉著凱茵絲走出長老的家,而在此之前,喬又向長老磕頭,還硬壓著凱茵絲做同樣的動作,凱茵絲還顯得抗拒。

        「這是我們這裡的習俗,你要遵守這裏的規矩。」喬向凱茵絲指正。

        「喔。」凱茵絲答得不在乎的表情。

        「你聽我說,你既然來到這裡,就一定尊重這裡的傳統文化,我不管你喜歡與否,你就是要保持遵守的態度,不要有那種厭惡的表情。」

        「知道了!」凱茵絲點頭。

        「你們剛剛談什麼?」凱茵絲問。

        「長老告訴我,附近相連的村落發生慘案,有族人滲入,因此遭殺害,所以我們要過去探訪仔細。」

        「你要過去?」凱茵絲不敢相信的表情。
        「是的!」喬嚴厲的口吻。
        「問題是我們不是福爾摩斯啊?」

        「我們這趟的目的行,就是為了了解這部落多一點,所以當然要了解為什麼發生這樣的事,你要還是不來?」喬問。

        .......」凱茵絲不回答。

        「等你想到再告訴我吧!」
        「反正我們明天早上才過去,你不必擔心。」喬看了看手錶,下午三點多。

        ......」凱茵絲不說話。
        「如果你改變主意,你就來吧!」


        長老走出屋內,看看兩個人在討論什麼,長老轉頭告訴一位婦女,說今晚就睡在她們的家。

        喬向長老表示謝意,並且拉著凱茵絲走向那位婦女的家。


        凱茵絲走向那戶人家,喬已經先行進入。

        凱茵絲隨手將行李放在「顯眼」的位置上,喬轉頭看了一下她,給她使一下眼色;凱茵絲又把它拿了起來,把它放在喬所指的位置上。

        「怎麼了?」凱茵絲問。
        「你還是沒學到啊?」
        「我第一次來到這裡,這是當然的啊!」
        「你可以詢問他們啊!」
        「看來你的禮貌還要加強。」喬繼續說。

        那名婦女看了一看她們,笑著說並不責怪她們的放錯行李的位置是不對的。事實上,行李的位置不是在門口或玄關處,而是距離中間的兩旁走道上。她們說這樣才不會妨礙靈的通行。

        凱茵絲笑笑看著那位婦女;喬則是整理行李中的器材,看看是否完好如初。喬看了看手錶,下午四點半左右,喬轉頭對她說:「東西放好之後,出來幫忙吧!」

        「幫忙?」凱茵絲一頭霧水。

        喬走出屋內,看看外面的風景,夕陽準備西下,要進入夜晚時分,喬轉頭看看凱茵絲是否走了出來。

        凱茵絲拍拍自己衣服的灰塵,走了出來。一見到喬就問要幫什麼忙。

        「幫忙做羹湯。」

        「我不會做菜!」凱茵絲不能理解為什麼要幫外人煮飯?

        喬先行走,凱茵絲後面跟隨。

        喬走過一個小通道,四處都佈滿雜草,但還好長不高,一個石路走道看見了許多婦女圍在一起做菜。

        DFHNGnsdfbuk?」喬向其中一位婦女問道。

        BGFYsdfb。」婦女指著旁邊一堆野菜要她們幫忙處理,喬點頭示意,凱茵絲還是一頭霧水,「到底要幹嘛?」凱茵絲心想。

        「來切菜吧!」喬轉頭向凱茵絲說明。
        「沒有刀啊!」凱茵絲兩手攤開說。

        「這裏就是了!」喬指著石頭上的東西。

        「這是刀?」凱茵絲拿著一個尖銳的石器說。

        凱茵絲好奇地觸碰一下刀鋒,結果不小心被劃傷。凱茵絲的手指慢慢滲出血,凱茵絲痛得收起手,喬轉頭看見凱茵絲似乎受傷了,走過去看看她。

        「來,先用這個包著。」喬拿著一片葉子包在凱茵絲的手指上。

        「這有用?」
        「相信我。」

        過了一會兒,血已經止住,凱茵絲不感到痛,但還是好奇地看著左手的食指包著葉子的模樣。

        「這麼神奇?」凱茵絲心想。
        「這是什麼葉子?」凱茵絲轉頭向喬問。

        「這只是一般葉子。」
        「一般葉子?」
        「你以為是神奇物質,事實上並不是。」喬告訴凱茵絲。

        「做事吧!」喬繼續說。

        喬繼續走下坡,走向婦女在溪邊洗菜的地方,然後喬再把這些野菜交給凱茵絲「處理」。

        但凱茵絲因為不會做菜,甚至連切菜也切不好,所以粗細長短不一。

        「這真的可以切好菜嗎?」凱茵絲半信半疑。

        喬走了上來,看她切菜的速度與功力,可見得這是看人的技術,不是看工具的使用。

        不到一兩分鐘,喬就已經處理這些葉菜類,反觀凱茵絲還在學習怎麼切得漂亮美觀。


        喬想幫她,但看看她,想想還是讓她自己來吧!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