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How Much Do You Value?

圖片來源:Kevin Dean
看著現在的經濟,看著泰勒絲・斯夫威特(Taylor Swift)與 Spotify 的互相角力,看著貧窮人家與富裕人民的對比,我現在深深感覺到這世界——依然極度地不公平,不平等,不知道怎麼舉起一個中間的支桿可以讓他們這幾方保持平衡不會倒。


經濟學家依然各說各話,樂觀的經濟學家預測全球的經濟正在復甦,今年的經濟成長率保持不變,明年上看三點八百分比。悲觀的經濟學家提出證據說,你看到的是假象,全世界的貧富不均已經逐年拉大,先解決這樣的問題比較重要。因此,不管誰說得有理,全球經濟高峰會,依然把弱勢民眾、團體、爭議份子、環保團體等等用柵欄隔絕在外,就是為了確保會議繼續進行。

越看越諷刺,關起大門開起會議來,達成所謂他們的「共識」之外,這世界有譜了嗎?那是「他們」決定的,不是我們,更不是我們這些觀望、好奇但又不能進入的民眾們,何況還有不能參加的難民們,連自己國家都有「大問題」了!誰又來關心他們?那些被逼在角落的部落民族呢?你有為他們多進一步思考嗎?還是天天打著「進化」的口號,事實上是不歡迎他們?

幾百億的金錢——不管是現金、股票、基金、房地產、投資而來的金額,還是幣值、面額等等,我都不管,人們一旦發明了這代表數字的東西,我們開始想要作怪。而真正價值意義又有誰都懂?單單一個一美元的喬治・華盛頓的幣值,在各地方的區域能換得的東西除了大不相同之外,我們怎麼捨得讓一美元的頭像變成了玩弄別人手掌心的工具?或者成了一種裝置藝術?

何況,我們在取得自己的貨幣面額時,除了我們想過的價差之外,可曾有想過真正獲得的東西到底在於什麼地方是一種正經八百的意義?我是指,為什麼定價上的結果總是一種隨國家經濟而壯大的結果?如果用 GDP 衡量一個國家的富有,而不是用國家該有的基礎建設與文明產業,或許我們也該重新思考,如果城市不是代表有所謂便利的大眾交通或者是快速道路,或者高樓大廈,我們或許還會知足些,也或許在享受名利的當下,我們也被金錢上的物質享受變成了一種衡量水準的方便水平,因為我們一直都在街道上、家中享受文明人有的生活,卻也不是一種真正感念的生活平衡。

等你少了水,少了電,才會感到生活不便,也這種情形只有等到缺水季節、停電或者災難來臨時,你才知道生活的重要性。而當燈火打開,而當你有眼前的一頓餐點吃時,你或許才想到你現在還有雙手可以拿餐具用餐,且好好吃這頓飯。而現在生活充斥著廣告文明,誇大的宣傳用語一直在你耳邊打轉,總是一再告訴你要如何提高你自己的生活便利性,例如在吃飯時,你該有一些小物好讓你更方便使用,這種招數,日本人最會發明。而我們也在想,這些生活駭客技能到底是我們——方便哪理多少——省了多少時間——最佳幫手——我們點頭稱是。

我常常在提一個用語:我們不需要太多「高效能」的東西,因為問題不是出在工具的不對,而是人的不對——我們不是指使用方法,而是我們的心理總是被這些「買一送一」一直沖昏頭;好吧!算你需要吧!可是等你用到之後,或許過期了!好吧!我可以購買一泊二食的優待券,好讓我下次使用,但下次是指哪一次?你還記得?你還有時間?你真的還要?只是因為可惜?人類的潛意識一種情感纏身,總是要告訴自己我可以做好下次期待的準備,只是因為我們的裡頭還有一個迴路很難被清除,一時看清這條連結性,也由於意識在大腦不斷在決定與反應之間取決,所以大腦平衡說法,只好叫一個第三方主持公道:潛意識中的無意識形態去接受。

意識來自大腦的那個開關——只要知道自己感知到什麼,自己感覺就是什麼,一種反應也取決於我們對於大腦的金錢控管只會越來越撲逤迷離,只因為我們感到悲痛在我們失去前,換算時間,人們也不懂,而換算單位,人們也當然不知道真正一個表示「便宜」的東西要如何表示:你可以說大麥克(Big Mac)很貴,也可以說是很便宜;iPhone 可以很便宜,當然也可以很昂貴。一種要怎麼說泰勒絲有理,還是 Spotify 正確?而一種維多利亞的秘密上的名模,天天裝著翅膀不會膩之外,好像也不知道衡量這價碼是因為「市場」而定,而是裝了翅膀,價格更高,使因為他們整天想要飛?

看了更久之後,我實在不知道五十萬美金是大還是小,六百萬更不用說了,除了自己旗下的分配不均之外,難道我們也不該思考一下,在一個盜版滿天飛的網路,真正該受苦的不是想聽卻聽不到的民眾,而是喜愛他們的歌手,卻生活在戰亂之中的孩子,卻等不到有人支持,他(她)卻先走了。或者,我們也可以說,一個需要有全民共識的天下,一個到晚嫌錢賺不夠的人們,難道真的懂得知道生活的品味不是取決於物質的等值,而是一個不必用錢買,卻同樣的小確幸,是真的幸福快樂的?


用能力打量我們的「價格」,誰說不能直接談論價格(值)?而是幾百萬的燭光對比幾百萬的光度,看來我擁有的光年比你還長。


看來,我們都誤會了快樂的解釋,金錢可以買到快樂,但只是一小部分,天天用錢買的快樂,不會幸福,也絕對不會美滿,讓你不想要再用同樣的方式尋求快樂,反而只想要用極端快樂的方式,尋覓更大的快樂,也可惜買了地球之後,宇宙的金額,也不夠你買。

因為根本無價,無法定義的東西非要在定義的東西找到真正的定義,那麼只是徒勞無功,人生本來不是讓你找尋意義的,而你自己出生就是要知道你真正的意義,生活本身不是,你自己才是,請你搞清楚這點。

唉!我只能說,一個亂七八糟定義的世界中,管他什麽代表詞,管他英文要怎麼解釋,我只要首先清楚一點:應該把所有的任何元件不是拆解,而是好好分析一般,我們要的自由天天在談,可惜人不懂得運用這自由又免費又公開的東西,也至於三個字有異曲同工之嫌。我也在談,今天的中英文解釋,也該找個真正重要的講解,把那奇怪的英文解釋,好好地說明,不是用「等於」在相談——因為本意的各類意思往往各異,但也只好相通地相互呼應代表一方意思。

Money、Cash、Currency 可以代表錢財,然而,真正的金錢在於 Value 與 Meaning ,也然而當我們思考「錢」這個單位字詞時,也該想想這樣的數字表示——代表我們是在於什麽樣的觀念總認為當人們發明阿拉伯數字時,我們可以想得九比一重,多比少重要,不是第一與第二的重要,或者是那存在的意義概念?

看來,富人不懂,否則不是只會捐款了事,然後由工作人員協助;看來歌手不懂,否則他們的收入對比我們這些小老百姓,簡直天差地別,看來藝人們不懂,唯一的才藝就是「歌唱跳舞」外加主持,否則真正在做公益的那些大使們,更應該全心投入弱勢民眾的關心與慰問,不要只在乎酬勞。看來,我們也不懂,他們的收入除了降低到合理水平外,我們也應該想想,不是用市場打撈少少籌碼,而是用能力打量我們的「價格」,誰說不能直接談論價格(值)?而是幾百萬的燭光對比幾百萬的光度,看來我擁有的光年比你還長。


然而,你在乎多少能夠照亮你工作桌的亮度有多少流明嗎?還是非要在乎我們看見的每段文字,每首音樂以及那些每段意義?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