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4的文章

畏・懼(續五)

「現在怎麼辦?」浿坦問傑瑞絲。 「我不知道。」傑瑞絲答。

Your antisocial personality

很多人見到我本人是第一個念頭是你很友善,斯文,根本不像是個反社會人格的作家。我的確不像,我得要澄清這點,但良善的人不代表他不會有邪惡的念頭,不會想偷窺他人的想法,更不會有詐欺的想法出現。反社會人格的定義在 DSM-IV 第四版已經有清楚的說明:

畏・懼(續四)

洛爾打開熟悉的家門,脫去了幾天沒洗的襯衫與外套,也脫去了鞋子,一進到門關,一如往常,他只有一個「人」住,和一隻飼養了很久的牧羊犬,狗兒在家中閒得發慌,雖然主人不在牠身邊,但是被洛爾訓練有素之後,牠聰明地知道主人回家的時間,雖然牠會從後門偷跑出去玩。

2014 first half

聽著「回顧」的音樂,進入情緒。此刻的我,滿是心有感觸,隨著時間來到至今——已經過了一半個二零一四年,就已經死傷慘重,面對更多未知的未來,我們真的該何去何從?我不會失望,我只是盼望人類能夠更進步,更加團結和諧,不是因為災難的來臨,而是人生為如此。

The Planet You Know

再看一次《明天過後》的電影情節,歷歷在目,洪水襲擊紐約市中心曼哈頓時,我還是不敢相信。我悲從中來,不知道這樣的「虛假」的情節,是否真實在紐約市上演?如果真的發生,是不是人類自食惡果所導致?

畏・懼(續三)

元神頭痛愈烈,彷彿有隻手不斷抓緊牠的腦袋,且抓得很用力,快要爆炸般讓牠在地上不能自己。但牠試圖振作,看能不能運用意志力來緩和這種分裂的情形——畢竟牠可是有受到訓練的貓,頭上的角已經停止生長,也不會掉落什麼碎片粉末,但不保證會永遠停止。

Respect or not

看每一個人,心不由自主地感嘆現在的社會人情人暖,看到的是人心的浮動;看到的是人心的感動與感念,看到的是人心相互幫助,但也看到人心的邪惡與不安。當有發生危難時,我們第一時間是相互救助,當有看到需要幫助時,我們則是主動協助,我相信人是有愛心的,否則,怎麼會有人願意將金錢平白無故送給其他人?一定是我們信任他們,相信他們不會隨意動用我們的辛苦錢,去幫助不需要幫助的窮苦人家,去救助真正需要糧食、衣裳以及房子住的難民與遊民們。人不是自私的,這裡我們作了見證,可是,看到現今社會眼中,仍然藏著沒有多少無私的成份——證明人不是無私,犧牲奉獻的白老鼠。

畏・懼(續二)

兩個人畏畏縮縮地依偎著小狐狸的身邊,兩個人像小孩子一樣不敢吭聲一句,甚至連吞個口水聲也要忍住,深怕牠又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