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問題迷思

圖片來源:cristinacosta
食物很特別,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心態;而人的心態也很特別,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想法與感覺。我常常看著自己的工作能力,多希望自己能夠更進步一些—至少每天都有進步,但我自己本身許多想法卻不斷每天發酵,告訴自己:我是否是一個要求太高的人士?我是否只是追求效率與專業能力的作家,卻不求內心的進步與平靜,總希望能夠做個更好,能夠每天完成我所希望的事情:研究國內外的研究新聞報導、書籍內容、網路文章以及評斷我對他們的意見與想法。我看得越多,心中感觸越是越強烈,為什麼我現在還是如此?為什麼我的寫作能力與工作效率依然在原地都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我只想寫出好的文章,我只想表達我心中的想法,我只想和你們一樣,總希望這社會、這國家能夠為人民著想,都為人民求福祉,但總不如人願,總無法離夢想更近,人與理想的拉鋸,常常因為現在或者時間的追隨而徹底毀滅,但我不是伊卡洛斯,也不是夸父,我是 Fornik,是 theirmind 的創始人,是希望人們用各種旁觀者的心態去看待我們霧裡看花的事件趨勢,無須追隨盲目的世界動態,做好我自己,依然是件口號,依然是個沒這麼容易了解的事情。


有人會問我,你在二零一四年的主題是什麼,我說「我」,也就是一個單字,一個字母,一個意思,卻有不同解釋與意義。「I」這個字,代表著我與我自己本身不同的內在與各種我的各種分裂解釋,或許有精神疾病的人才能解釋吧!我可不是說我有精神疾病,事實上,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我不相信心理醫師的解釋確診我有什麼問題,在過去的幾個章節中,我不是提到每個人都有問題嗎?大家都有病,是我們習以為常的問題,但我們絲毫不認為那是「問題」,而是合乎常理的狀態,試想若是這麼說每個人都把這樣「問題」當成「正當性」的話題,那麼確實的問題到底是什麼?難道現今每個專家信誓旦旦說的科學理論就是合乎「正確」的嗎?我也十分懷疑他們的說法。我看了許多國內外大大小小的書籍,總是會把他們自己的說法合理化,就連提出這樣說法的專家們,也會想辦法找出證據,提出各類相關數據佐證他們的說詞,那麼確實的證據就是《科學》期刊或《自然》期刊還是具有權威性的期刊總證實的科學實驗的數據嗎?我還是很懷疑。因此,我很不喜歡看著說明著我的理論是「對」的這樣說法,或者是說,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不是在說謊,在捏造謊言?對於一個「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年代,提出了各種「說服人」的證據後,總還是會有人「不相信」,我就是其中一個,因為我不相信自己的肉眼可以眼見為憑,3D 化的視角總是死角,怎麼可以說是 3D 化?4D 也出來湊一角說:「未來還有我存在呢!」越來越多撲逤迷離的說法千奇百怪,那麼我們該相信哪個說法是「正確」的?

這就是我要探討的問題!我為什麼會一直採取保留態度的原因在於,未來的事情我們現在無從得知—預言師?他們的說法與預測若是能夠正確,那麼請問世界何時會末日化?人類會滅亡嗎?西元三千年的世界是機器人幫我們做事的年代嗎?中東依然烽火蔓延嗎?石油會終結嗎?經濟會復甦嗎?西元五千年,一萬年呢?人類還存在嗎?十萬年呢?一百萬年呢?動物還有嗎?你能預測多遠?若是正確,早就成為億萬富翁了,何必預測呢?魔術的手法也只是換個說法而已,只是一種障眼法罷了!所以我對於預言、奇幻魔術根本就認為把人類眼睛騙得團團轉,只會讓事情更加複雜化。因此,我不相信什麼「很有利」的說法。事實不是勝於雄辯,而是取信於你相信什麼。

相信什麼比拿出什麼關鍵錄音更有效,其中相信裡面意義更是幫助你該拿捏什麼,找到你自己心中的辯解會是什麼。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我們相信食物給我們真善美,給我們營養,卻把食物當成美味品嚐的來源,每天總把食物當成祭拜品一樣,捨不得吃,捨不得破壞食物的裝飾,其中的營養成分也不清楚我們到底吃得是什麼樣的滋味,總想得—食物嘛!當然是吃得巧,吃得飽囉!吃得好吃,吃得人間美味勝過天底下煩惱的事,因此,吃得好美食,忘卻心中惱。我有個朋友很愛吃,每日與他共餐時,便當裡的菜餚總是有魚,有肉,有菜,還有湯可以搭配,其他的共餐者很羨慕他每日的餐點,他卻說:「這些食物是外籍勞工煮的,給我帶便當用的。」食物對他來說,只是「吃」這個動作而已,會不會享受吃以外的動作,除了看食物本身外,當下心情運作也是幫助他吃飯而已,其他的東西與他無關。「吃」這個反覆拿起餐具夾起餐點的動作,我們自然當成是天衣無縫的習慣比例,卻沒有想過餐點內的食物本身的想法是什麼,是不是古人用手之後,我們只會進化到使用餐具?還是我們吃起食物時,對於賦予餐點的當下,我們只想過我們嘴巴裡的味道?

我們連「意義」這兩個字都要解釋老半天,更何況複雜以外的事物?

所以,吃個飯,重要的是怎麼看著食物,想起你所吃的是你所吃的?也就是別旁無心怠想到以外的事情。人如果可以同時想到我們現在所使用的東西,例如手機,可以在心靈中專注於怎麼好好看著除了事情本身以外的發展,我們不會為了在乎而去在乎,也許是我心中壓力太大吧!但話說回來,我們怎麼如何當個旁觀者,看每件事情不會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我們自然而然就會相信我們說得什麼才是正確,有意義的。而所謂的有意義,也取決於人類自我本身的心中吧!

我寫到了現在—近六百多篇的文章,希望每一篇對你有幫助,讓你收穫良多,也幫助你自己重新發掘你自己心中的不同層面。專家的話說來總是帶有點刺耳,提出各種理論證據試圖說服你,我不相信得過什麼「諾貝爾獎」、「普立茲獎」等等所頒佈的獎項—那又如何呢?你對人類有貢獻,難道其他人就沒貢獻?他們就無法與你成就比擬?人自私的說法,就是一再在人類歷史上,想為人類做什麼,卻也埋下了「自私的基因」種子。這樣的說法,每個科學家都沒有例外,想一想,在〈私心〉此篇中,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成為什麼,而就犧牲什麼嗎?老鼠、猴子,被你吃下的肉類以及以外生命,我們人類若要和平,前提是獎項的設立是幫助人類,而是變成人類的另外戰場?

很多問題,很多解釋的迷思,不是數千篇論文說得通的,我們卻以此為戒律,告訴我們,這些數百種經過科學實驗證明的數據不容懷疑說謊的!我不相信這一套說詞。科學中裡的各種數據,告訴你多少明白數字—那又如何呢?可以拯救世界每一個人找到其生活意義嗎?我們連「意義」這兩個字都要解釋老半天,更何況複雜以外的事物?我們人類常常自以為聰明可以為人們爭取更好福利,但對動物們的渴求,不是多作研究,觀察牠們的生活習性就可以知道牠們在想什麼,動物若有心思,那麼除了覓食與求偶外,我們人類想不通為何要複雜事物寫成各種理論去一一詳解其根本原因,來探討我們究竟是為什麼?


而那些獎項的設立告訴我們人類,我們可以了解其最佳原因化?那麼只是將一條橡皮筋用力拉開形成的多樣分化,我們只抓住某一方法改變世界?那麼人類與動物的界限依然懸殊,依然不值得以「研究之名」劃一等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