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3的文章

為你而寫(下)

這種現象還是持續下去,到何時,我們只能拭目以待。但以其中的任何一項主題,例如美食享受,我們對於食物的觀念久久不能擺脫「浪費」的陰影,根據最新在今年九月出版的聯合國糧農報告中明白就說明,現在仍然有三分之一的糧食被浪費掉,所需要的灌溉水源,已經整整可以供應全球家庭一年的用水量,所釋放的溫室氣體高達三十三億噸,加速全球暖化,在另一份報告卻宣稱是我們太誇大全球暖化的效果,那麼這些白白浪費掉的食物,可以回收回來嗎?根本不太可能,哪一個人吃飯時,會先想到全球有超過八億人處於飢餓邊緣的那些份子?你只知道在這樣的環境中享受當下,哪個人每天打包食物給遊民吃?否則何須食物銀行的出現?遊民沒有選擇權,但若可以選擇,情願每天吃剩食,也不願碰餿水,發酸的食物,總比混在一起攪和來得好,我曾瞭解過食物真正擁有的滋味,對於食物的原本味道,我仍記憶猶新,餿水就只是一團湯水,味道已走味,而剩食就是你吃一半的食物,還保有「基本味道」。真正的食物享受,我們卻在節慶時大買特買,浪費了多少月餅?多少食材?多少可供食的食物?我們沒有感受其重要性嗎?

為你而寫(上)

敘利亞的問題終究告一段落,從兩派戰爭演變成代理人戰爭,由內戰問題轉變成兩國問題,美國與俄羅斯的問題,這兩國的問題,像是個亦好亦壞的朋友,經歷過冷戰,爆發不和時有所聞,但不改這國的脾氣。近期,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接受俄羅斯媒體訪問表示,我們願意交出所有化學武器,但不是因為美國的緣故,而是俄羅斯的提議。俄羅斯總統普丁在最近的《紐約時報》投書表示希望能夠以和平的方式解決敘利亞問題,不要一昧只求「開戰」,這篇文章被美國媒體戲稱幫敘利亞講話。事實上,美國因為看見的人寰慘案就想要以「武力」方式尋求解決途徑,自從二零零三年因為爆發第二次波斯灣戰爭,美國認為伊拉克有大規模的武器而進攻伊拉克,而查證的結果根本就沒有,現在不等聯合國安理會的發佈,就有私自解決,難道還要造成更多死傷的大規模戰爭嗎?

問題迷思

食物很特別,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心態;而人的心態也很特別,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想法與感覺。我常常看著自己的工作能力,多希望自己能夠更進步一些—至少每天都有進步,但我自己本身許多想法卻不斷每天發酵,告訴自己:我是否是一個要求太高的人士?我是否只是追求效率與專業能力的作家,卻不求內心的進步與平靜,總希望能夠做個更好,能夠每天完成我所希望的事情:研究國內外的研究新聞報導、書籍內容、網路文章以及評斷我對他們的意見與想法。我看得越多,心中感觸越是越強烈,為什麼我現在還是如此?為什麼我的寫作能力與工作效率依然在原地都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我只想寫出好的文章,我只想表達我心中的想法,我只想和你們一樣,總希望這社會、這國家能夠為人民著想,都為人民求福祉,但總不如人願,總無法離夢想更近,人與理想的拉鋸,常常因為現在或者時間的追隨而徹底毀滅,但我不是伊卡洛斯,也不是夸父,我是 Fornik,是 theirmind 的創始人,是希望人們用各種旁觀者的心態去看待我們霧裡看花的事件趨勢,無須追隨盲目的世界動態,做好我自己,依然是件口號,依然是個沒這麼容易了解的事情。

私心

每個人都很自私:工廠主管只在乎訂單量是否跟著上出貨量,要安排多少人加班,不去在乎有沒有人加班,或者排班情形,甚至加班人員的想法是什麼;對美食上癮的饕客,根本不去在乎吃的食物的基本心聲,只在乎食物的衛生與美味程度;對養殖戶而言,根本不去在乎動物們的心聲與感觸,就算片面說用人道來電宰,還是終結牠們的生命;對總編輯而言,在乎的是怎麼樣的寫作風格合乎他們心中的那把尺,而不去在乎每個寫作人員的想法與片片遭到否決的心情是如何;對國家而言,在乎的是整體的經濟發展,降低失業率,抑制對物價通彭的指數,讓每個老百姓能夠吃飽喝足,無後顧之憂,我還可以舉例更多這個「自私」的例子,只怕你聽都聽不完。事實上而言,人會自私不是沒有道理的,而是老是片面想到自己的優越感,自己的成就感,及自己的快樂感,根本不會—完全把別人的想法當成一回事。

食物關係

吃到飽很難挑選—我指的是電信業者的月租費方案,而不是餐廳業者所提供菜色。我最近為了挑選電信業者而大傷腦筋,原因是我的合約已經快到尾聲,二來是現在提供的優惠方案,看得我心癢難耐,總希望能夠少繳一點月租費,於是我不斷找尋相關資訊,詢問客服人員與通信行業者,得到給我的答案都是相當不滿意,也許是我的要求太高了吧!也許是現在不合時宜,也許是我想要成為冤大頭,想替業者多賺些錢,不管如何,我的心裡總有一些陰影在作祟,不斷催促我趕快行動,好讓我開始後悔,也許人就是這樣,被外在的誘惑給迷惑,才開始學會怎麼理性對待自己的最合宜的方案。

The Food Diary

我晚上吃著我母親已經煮好的鹹粥,重新加熱的美味記憶猶新—跟剛煮好的一樣:很好吃,加上炒好的高麗菜、海帶煎蛋與過去兩三天剩下的滷味。就這樣,我吃了這一餐。鹹粥沒有任何肉類,只有芋頭、高麗菜(與炒好的高麗菜同一顆)、紅蘿蔔絲、香菇、豆皮、芹菜,就這樣而已。我本身茹素,偶爾吃些白肉,一星期肉量不超過兩個拳頭量,除非碰到沒有素食選擇,我才會攝取魚肉或雞肉,對於這些肉類,我當成食物,不當成動物,雖然牠們是生命的一部分,雖然牠們的來源,我不甚清楚,雖然牠們是怎麼以「人道」方式被電昏的,或哪裡養殖的,但對於這些,我很感激我有食物可以吃,好好享用這樣美味的一餐。

食物的背面

現在,拿起你手邊的飲料,不管是鋁箔包或者寶特瓶、鐵鋁罐或者塑膠杯,紙杯等等,請仔細看看標示成分,你是否都很熟悉?如同我現在在你看不見的地方之桌上正好擺放著一瓶果汁飲料,裡面的成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