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己」的故事

圖片來源:Flickr

靈魂與身體既然分不開,那麼靈魂與身體就可以說是一體的兩面。也就是說,靈魂牽制著身體,而身體也會控制著靈魂。我們這樣想:當人類控制著自己的靈魂時,表示他已經掌握自己的一部分,能夠充分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然而,這種說法至今到現在仍然不適用—大多數每個人的驗證。因為他並不清楚自己的靈魂與身體是否合配得宜,就像用線操控木偶的傀儡師,碰觸哪個線,並不代表那個線就是操控那個身體部位,況且牽一髮動全身,也會影響整個身體部位所擺動的姿勢,因此,靈魂與身體要合宜,那麼真的活在其「當下」就很重要。


而活在當下的真實意義,已不再多說,可以參考〈當下〉此篇的說明。然而,至今提到「當下」二字,不免就應該想起我們所認為的當下—就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意思嗎?這麼簡單提問,難道就該有簡單的意義—就是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如果這樣說此類的答案,那麼專家、學者及大多數民眾也不會一直提當下二字,因為當下不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是自己不知道在做什麼而不知道的事,也就是說發掘自己知道做什麼事,是不太容易的,因為我過去曾強調:如果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那麼世界應該天下太平,然而,這樣的說法有更深的含意,而這裡,我必須多加解釋才能讓你明瞭—其實我們根本就不了解自己在做什麼-我們以為那個自己在做什麼是真的很快樂的。

這個問題有很多解釋,首先,我們先跳脫人類觀點,必須先由動物心態來著手,因為人從動物演化而來,再者,我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知道「自己」的?我們從外部接觸,了解內心後就知道「自己」這名詞,那麼就太天真了,況且人類的內心也是一直從小教導認識自己開始接觸起,從自然環境到洞窟的巢穴裡,進而到你的房間,這些種種變化便教導認識我們更多的自己,因此自己是從哪裡來,可不能從子宮蹦出來這麼簡單。

在台灣的一所學校裡,曾經發生一隻猴王跑進校園裡,跑著跑著突然看見了一面鏡子,牠認為鏡子裡面有隻長得跟牠一模一樣的猴子,牠立刻跳上洗手臺,發現牠怎麼動作跟牠一樣,牠怎麼擺動,鏡子裡的猴子也一樣跟著擺出同樣的姿勢,牠氣炸了,立刻要抓出「幕後的兇手」,於是牠不斷抓取鏡子的兩側以及鏡面,但是裡面的牠還是「不為所動」,一樣也開始氣沖沖,於是「兩隻猴王」在爭寵。在雙方爭執不下後,牠用力甩動鏡子的兩側,誓言要抓住牠,於是就在一場爭戰中,鏡子被甩到了地面,鏡子破了,牠嚇了一跳,立刻跳開且跑走了。這段趣聞可以說明猴子並不知道「自己」的存在,然而,先別笑牠,我們人類也好不到哪裡去,這些就算知道我們是誰的人們,依然每天吵著要糖吃,要水喝,要窩住—尤其在大都會裡。

因為我們人類一天到晚爭相吵得要自由,要民主,要公平,要合乎機制,不准獨大,不准壟斷,更不准我說了算。因此,埃及「新」總統穆希(Mohamed Morsi)上台後,想要擴大自己的行使權利,而在新憲法草案中,通過以伊斯蘭基本教派為主張立場,因此開羅的民眾一直都非常不滿,上街抗議,總認為這根本是針對他而來,不滿的心聲一直掩蓋總統支持率。而轉到葡萄牙,那些工人也上街抗議,每個都罷工,歐洲的交通陷入大亂,這場罷工參與的國家還有比利時、西班牙這些工人,抗議的理由很簡單—縮減預算,讓他們收入縮水。梅克爾參與的希臘救援方案,就連德國民眾也不看好,認為德國的支出會一直標高,不斷呈現赤字。而巴勒斯坦在最近「升格」為非會員觀察國(observer state),民眾一片歡呼,只有美國與以色列呈現兩樣情。以色列保持緘默,美國擔心對和平不保,而其他國家如加拿大也公開反對立場。你想問的是為什麼美國等其他歐盟不歡迎它?

牠們大多數並不知道鏡中的主角有我的存在,反觀人類認識自己這麼久了,還依然覺得鏡中的自己正確無誤。真是個笑話。

我想問的是為什麼一想到中東,你會立刻想到「恐怖分子」四個字?因為中東國家好戰?還是受伊斯蘭教化太深?或者中東太炙熱,把人的心靈激發到激進派的程度?回顧我那位法律系朋友所說的話,他認為西方一直深入中東地區,想要併吞他們的土地與資源,而我認為基督與穆罕默德的積怨太深,每個人不願意承認彼此的地位,在《聖經》與《古蘭經》不是不想提起,就是不屑寫進書本裡,不然就是裝作視而不見。因此,幾千年的感受一直越積越深,再加上基督教一直不斷深入各地的鄉間地區,努力傳教,導致幾乎各地都有基督教的蹤影,不管是西方還是東方的印度、西藏都少不了他們的影子,而伊斯蘭傳教的功力卻沒有他們強,而伊斯蘭地區主要以男性為考量方向,女性屬於低落程度,無法達到兩性平等。因此,中東給多數人的印象幾乎都是男主強,女主弱—引發更多不平等的代價,就會產生歧視、仇視與爭亂等負面印象,因此才會有一天到晚吵吵鬧鬧的觀感。

然而,這些上街抗議的份子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當然知道我們要爭取自由,我們要爭取民主,由我們人民真正選出心中的教主,而這樣的說法只是在證明自己的無知與天真。我不是說《穆斯林的無知》這部片間接證實是對的,而是大多數人,包括你我有時候根本不知道我要所看見的自己是什麼樣的自己?就猶如那位猴王一樣,牠並不知道鏡中的自己是「自己」,而是另一個猴王,而我們這些人類第一次看見金光閃閃的湖面所反射的自己,也以為那個不太像是自己,也因此我們的世界裡,只不過是由多重宇宙理論證實的其實在其他宇宙中有一個相同的自己。

許多由鏡中所寫的故事中,都會反射自己的另一面,藉此來嘲諷自己的無知。然而,若是這故事中的主角換成動物,可能會都覺得認識自己還反而覺得有趣與新奇,因為牠們大多數並不知道鏡中的主角有我的存在,反觀人類認識自己這麼久了,還依然覺得鏡中的自己正確無誤。真是個笑話,人類看動物,不會從動物的角度出發,硬是要從人的觀點走,所以動物的演化以來,很少改變對人的看法,達爾文發表相關理論後,才有所轉變。而這些還是禁不起一些神學家的摧殘與攻擊。然而,對大多數的我們來說,人類是動物沒有錯,人類從動物演變而來也沒有問題,我們也必須承認我們的人性其實是由獸性演化而來,畢竟黑猩猩與矮黑猩猩的基因跟我們最為接近。

動物不像我們這麼會思考,但不代表牠們不懂思考,我們該想的是動物的想法以及人類這動物何可成為「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空泛的進步(續)

我們這樣算是一種進步嗎?或者說是「退步」?怎麼才能算是一種「進步」?自從發明網路之後,我們加速溝通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效率」之後,自從改造工廠的處理方式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往左滑是不喜歡,往右滑是喜歡之後,我們這樣算是進步嗎?自從發明了快速約會,可以認識許多人之後,這樣算是進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