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和平的控訴


看著窗戶的陽光,一個場景下,卻是兩個不同的世界:這邊的我們,享受當下陽光的溫暖和煦,靜靜的享受呼吸的暢快,不管是與朋友喝著下午茶,談天說笑,還是辛勤的工作,至少都讓我們覺得能夠活著是一份很幸福的事。而另一個場景下,卻是辛苦走了幾公里的路到市集採買蔬菜水果,還要等待醫生來問診,家中環境沒有米、麥、肉、菜等主食,幾乎只剩下茶可以裹腹,甚至收入不到一美元卻要養整家大小的生計。而另一邊類似的場景也好不到哪兒去,好手好腳的年輕人坐在路邊當起街頭遊民,問為什麼不找工作?他說他嘗試過了,但到處碰釘子。


以上的場景各自屬於哪裡?不用去想,一個就是已開發國家的文明下,而另一個則是非洲省內,而最後一個則是歐洲。在非洲的個人收入每天賺不到一美元,而多數年輕人在全球賺不到兩美元,在歐洲還有兩千萬名的失業民眾等著搶工作。在希臘邊境的地區中只剩下幾個富豪會訂假期來享受,而當地的旅館飯店過去的情況與當今的現況已經大不如從前,只服務幾個富豪。而在中東地帶,杜拜的場景每一天比一天還要奢華,夜晚的繽紛生活像是二十四小時不休息的拉斯維加斯,璀璨華麗的美麗世界每天在這裡天天上演。自從中東找到石油後,沙烏地阿拉伯就成了最大的輸出國,其他幾個中東國家也沾光,如伊朗、伊拉克等等。但那些沾光的國家卻也為了一天到晚內鬨而開啟戰爭,以巴衝突好像不曾停歇,黎巴嫰的戰爭也是如此,巴基斯坦跟印度處不來,阿富汗看誰都很不爽,土耳其內部也在吵吵鬧鬧。中東國家中,好像只剩下巴林、阿曼、卡達、索馬利亞、突尼西亞老身在在說不關我們的事。

事實上卻是如此嗎?放眼國際社會,不只在中東地區,美國正在如火如荼的展開總統大選,共和黨派出羅姆尼(Willard Mitt Romney)與萊恩(Paul Ryan)對上民主黨的歐巴馬與拜登,萊恩毫不留情抨擊歐巴馬的經濟政策失敗。歐巴馬卻老神在在不想多作回應。這隻保守的大象對上自由的驢子,到底誰輸誰贏還很難定讞,但我們知道的是,美國人民每天才不想管這麼多,遊民在街道上告訴人民天國近了,或者政策不被看好一直是不爭的事實。對美國人民來說,除了美國內部本身問題外,還要對外解決國際衝突,國務院的事情大大小小讓國務卿跑來跑去每個國家。那麼美國本身也是個內憂外患的國家。

歐洲的危機,除了歐債問題外,各國也想辦法來好好解決敘利亞的戰爭衝突,敘利亞的難民已經飆升到二十一萬五千人,這些人民紛紛逃往其他國家、如土耳其、約旦邊境,聯合國預估難民還會升高。想一想,整個世界猶如不夜城的夜店一般,每天都有精采的事情上演,但仔細思索,最終,我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和平嗎?看著和平符號,也就是一個圓圈裡面有個直線下半部還有兩個三角形狀的分支線,總認為這依然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我們總看到打打殺殺的衝突,總看到公司內部又有人大小聲吵架,總看到情侶、夫妻、兄弟、姊妹、朋友之間上演爭吵的戲碼。無法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又怕坐下來談之後,有人會無預警的拿出水果刀刺向第三者或對方。為什麼靜不下來?或者直接說,為什麼非得要以暴制暴,不能心平氣和冷靜過後再來談?我們做不到嗎?

我們也許做不到如翁山蘇姬一樣大膽無畏迎向全是機關槍對著她的場景下,但至少我們可以奮不顧身挑戰權威,挑戰世人的眼光,面對著毫不公平的財政狀況。佔領華爾街行動告訴我們,許多中下階級的民眾是不服目前的財務現況,貧窮線下的人民生活與滿是珠光寶氣的富人生活是形成多麼強烈的對比!我們自身照顧的好好的卻不管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現況,那麼和平算是什麼和平?至少對已開發國家中,我們難道不管他們的生老病死嗎?

這話或許說得太絕了點,但我們應去認為其他國家的人民生活都跟我們息息相關。如非洲、印度、巴西、印尼、菲律賓、中美洲等等的收入都會關係到我們這個世界的相關平衡,就拿糧食來說吧!若是糧食作物減少影響非洲人民的收入就會影響出口國的生意,就如象牙海岸生產的可可若是飽足不了非洲人民自身的生活,就會影響該國的經濟收入,進而影響巧克力的生產。其他的作物如咖啡、煙草、水果等等無法讓人民安定生活,就會影響全世界的平衡,尤其是其他國家的收入。

金錢一直是人類促使我們進步的慾望之一,但也因為這樣,變成我們強佔主體的原因之一。

但背後的真相往往卻是某個企業在操控著從上游到下游的供應鏈,就算有個公平交易在監督著,還是無法確保人民可以快快樂樂的去栽種,去得到應有的收入。畢竟不是每個人民都是農民,也不是每個人都是在市場上交易的商人。我們沒有這麼厲害,可以當個聰明的經濟人算是我應該拿回多少,又該賣出多少,報酬又是多少。然而,就是因為企業長期壟斷整個—也幾乎是超級市場上的某項品牌的食(物)品,就可以賺取多少的獲利。也就是說,大型品牌,如寶僑(P&G)、雀巢(Nestle)、桂格(Quaker)、聯合利華(Unilever)、卡夫食品(Kraft Foods)、百事食品(PepsiCo Foods)、可口可樂、3M、台灣的統一、味全、味丹、味王等等幾乎有一半以上都是他們的相關產品,其子品牌的產品通通概括在旗下,想一想,從上游的原料到下游的製造,有一半都是不斷的被收購、被研發、被轉賣、被生產,我們怎可能讓最源頭知道該獲利應該是不是企業本身,而是原料生產的本身。當然,有大型企業把關對我們而言是有好處,它可以為我們降低罹病的風險,提供安全無虞的食品,但也因為如此,產品的成本通通都被無形中給吃掉了。

我過去曾強調,金錢一直是人類促使我們進步的慾望之一,但也因為這樣,變成我們強佔主體的原因之一。企業都希望可以強拉市佔率,但受害的不是我們,反而是底下看不見的農民們。戰爭還在一直打,雙方都互控對方先開始挑釁,然後才動手。不管如何,和平有一部分就是因為經濟的情況老是處在不平衡的狀態下,才開始爆發,南非的礦工抗議是一例,台灣的勞資抗爭也是一例,我們台灣人才流失更是一例。然而,我不禁想問,是什麼讓我們走到今天這一步?是因為我們限制為人的緣故,還是我們不夠痛改前非的原因?

人的前世今生與來世,謎團一件件......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