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自主的我們


對於現代的小孩子,尤其是那種被受寵愛的小孩子似乎都蠻有自主的想法的。我在工作室旁的那座小學中常常可以聽到出乎常人的對話:「你是有多大?」,「我是你學長!」,「你為什麼把我的東西搶走?」,「你有什麼了不起?」,「我就是要這樣,你管我!」,以上那些對話是兩個男生互相爭奪某件東西的言語。然後,轉到學校的另個角落,我又聽到某個長輩大聲斥責兩位男生在走道上奔跑玩耍被責罵的情形,又一起訓話其他在座同學,時間長達十幾分鐘。以上這兩個例子可以簡單告訴我們,現在的孩子們的自主想法觀念甚強,就像是個頑童,活力十足的小魔鬼。

家長太疼愛這些子女,捨不得打罵,也捨不得分離太久一段時間,就算交給托兒所照顧,這些父母的心箭在弦上,就怕傳來不幸消息。父母疼愛子女的心,我懂。因為我喜歡這些孩子勝過那些照顧他們的父母親,也勝過那些祖父母、保母及幼教老師。千千萬萬不懂的是這些孩子的未來會什麼模樣?而這些父母到底是怎麼照顧他們的?

台灣的婦女們平均生不到一個子女,也只有零點八九五個,根本不算「一個」,因此,孩子一出生,我們都細心照顧,像個易碎的花瓶,怕是一不留神,掉落地面後悔莫及。由於太過細心了,太過恩寵了,所以交給幼教老師照顧時,都一再交代說:「你要好好照顧我的孩子喔!他不喜歡吃苦瓜、青椒、胡蘿蔔,也對乳糖過敏,所以不太能夠喝牛奶,你可以準備豆漿給他喝。知道嗎?」幼教老師對於家長的「特殊要求」來者不拒,畢竟家長是「消費者」,老師是「業者」,一個繳費,一個收費,兩個相輔相成。

但因為如此,所產生的消費糾紛還不少:老師咬傷學生的大腿、老師欺負學生、老師是個不良示範、老師喜歡上某學生、學生之間吵架老師的處理方式不當、老師爆粗口,老師穿著太暴露、同學被欺負老師還鼓舞等等,我還舉出更多「消費糾紛」給你參考,但不希望你也是「受害者」之一。為什麼有這麼多「消費糾紛」?更明白的說,現代的小孩由於自主觀念太強,才導致什麼事都要在課堂上一筆一劃記錄下來作為見報或放大看待之用嗎?我可以理解家長太關愛自己的孩子的心態,但唯一不太能夠理解的是當家長的自主能力行為既然那麼成熟懂事時,那麼為什麼孩子依然會犯罪?甚至有些還是家長教唆,叫孩子去偷拿不是屬於他們的東西,還騙他們說:「這不是『偷』啦!,是拿回來啦!」

我們理直氣壯說一切都是他們的錯時,那麼家長從來就不認為自己也有不良示範?

這些家長的心態怎麼了?或說這些放任孩子一個人飛翔的家長心態怎麼了?我從來就不覺得我們的教育很「成功」,也從來不覺得我們人類的文明也有所進步,因為在大都會的城市中,如倫敦、紐約、東京、巴黎、墨西哥城、里約熱內盧、布宜諾斯艾利斯、馬德里、台北、高雄等等,都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永遠都有貧窮的一端,而向來在任何一個城市中也永遠都有貧富不均的現象產生,我們從來也不覺得奇怪,或說有什麼特別之處,因為我們一聽到這些城市往往只想到這些城市的光鮮亮麗一面,誰想過下水道的老鼠有多少隻?誰又想過這些城市是不是還有遊民舉著牌子上面寫到:「天國近了!」既然我們只注意到他們的光彩,自然也只會注意到我們到這裡的遊鄉學子是不是過得很好?是不是還需要支票?

每個人都想出國留學,但許多礙於經費或者語言溝通障礙,所以很多人賺錢打工或是補習外語,只為了能夠順利與「阿多仔」交談,但實際上完成夢想的有幾個?更明白的說能夠真的想完成夢想的有幾個?如果你是為了留學而留學,那麼出國完成學業後,你是願意留在國外還是返回國內接受薪資你不滿意的工作?你當然願意留在國外,可是父母誰來照顧呢?你若返回國內,那你也願意回家看看父母嗎?當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說勿重演台灣故事時,你想過這是誰的責任(或問題)呢?你一定又推回台灣的政府官員,不是嗎?

因此,台灣人到了國外,心態會大開嗎?不一定,至少有些人依然上演「孩子要比我強壯」的戲碼,所以回到「自主觀念強」這主題,許多家長因為託付責任太多在孩子身上,讓孩子認為我不能讓他們失望,所以才要用功讀書,也加上家長倍感有加,所以孩子自然認為生長在這樣的家庭中是幸福的。因此,看見許許多多的消費糾紛時,家長都要「憤而提告」,拿出驗傷單然後找記者爆料說這家幼稚園不合法或雇用非法老師,我們理直氣壯說一切都是他們的錯時,那麼家長從來就不認為自己也有不良示範?當我看見父親一手叼著香煙時,一手牽著他的小女兒走路時,而母親也在旁不勸告時,你不會認為這小女孩以後不會抽煙嗎?或者說她未來罹患肺癌的機率不會增加嗎?

我們很容易振振有詞說一切都是他們的錯才會造成我們鑄下的大錯,因此,當我們講到自己時,也容易用謊言來替自己脫罪,我實在不想為人類辯解,而是我們難以承認自己有錯,就算有錯—嗯,也是心不甘情不願的道歉。家長的太過抱在手心,孩子的自我意識強,每天的卡通、網路、線上遊戲刺激,孩子一天一天長大,所要面對的已經超越這些夢遊仙境的世界。再來想想我們自己,看看這些孩子,你就算一輩子單身,從來也不會思考在二零二五年後,你會是什麼樣子嗎?當然,可以先去翻翻《二零二五年,你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Le Monde en 2025)這本書,也可以看看我寫的文章,來思考未來的你及你的孩子「應該」會是什麼樣子?

這世界的每個人的自我觀念太強,競爭能力太強,連小孩從出生就要開始賽跑,可是就算當了兔子也不見得會得第一名,畢竟每隻兔子的本領不同,跑步的快慢也有落差,於是我們加快上緊發條讓他跑得快一點,於是乎每隻兔子累得就像沒有電力一樣,於是乎就有一隻金頂兔(Duracell Bunny)衝向第一,於是乎我們變相都認為金頂電池比較耐用,所以每個人都應該換上它,於是乎衝向第一的那隻金頂兔的後面還有好多金頂兔也來比賽,那麼誰要當烏龜呢?


是那些在下水道的老鼠嗎?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