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類極化論(上)


看看最近所發生的事件吧!都市更新案吵得沸沸揚揚,因為強制拆除釘子戶的家,引發更多的不滿與抗爭;看看我們台灣人吧!總是要彼此競爭,彼此說看誰強,看誰能夠衝到第一名,比誰美,比哪個正妹更有看頭;看看國外的他們吧!總是要看看名人的隱私八卦,總是要知道政治口水還有什麼可以吵的?這世界詭譎多變,我們永遠不知道人類到底在幹什麼,自己在想什麼,我們還要求什麼?

小孩一出生後就要接受「親子化的軍事教育」,也就是用愛施壓的管教教育法,小孩是被母親呵護在手心,在胸口安穩睡著,卻在醒來後就是接受課業、同儕、師長以及社會壓力所指導的守則,我們一開始就被教導著遵守紅綠燈,可是當父母在放學尖峰時刻也不管小巷弄的紅綠燈照樣闖紅燈時,請問小孩看到不會照做嗎?或者父母喜歡愛吃美食、帶小孩出去遊山玩水,小孩以後不會愛玩嗎?不會是個標準的冒險王嗎?父母很少以身負責,因為他們的性格是因為只要對小孩好,也就是「我要帶你去飛翔」為前提,然後就把這目標達成,放任小孩一個人在天空翱翔。結果父母帶著自己出遊,小孩帶著同學出遊,在這個家庭中,彼此各過各的生活。

我從來就不奢望父母有一天會回心轉意說我錯了,不應該放任孩子在外遊盪,而是小孩子當然不會在外遊盪,卻已經交到壞朋友或改變他原本性格的朋友。當然在這裡指的是小孩不是他原來本身的樣子,而是另一個樣子,不管這改變是好還是壞。父母是什麼樣子,孩子也差不多就是那個樣子,八九不離十。然而,若是希望孩子能夠要些改變,改變對這世界好,那麼前提先要改變父母本身才行。

關於要改變父母本身,那麼你可以先翻翻我過去所提到的角色問題。可是就算改變父母了,人類進化的行為也不會有所起色,至少是表面上。因為單身的人口也幾乎快與已婚的人口一樣多了—找不到對象的、談不了戀愛的、沒錢結婚的,喪偶的等等加一加也快追平世界人口了,那麼我實在不知道人類還有什麼未來可言......

我不是想太早下定論,也不是悲觀看待,而是每天世界的改變都是帶領我們思考人類怎麼有那麼多「改變」?改變世界,改變自己,他要他改變,然後他也要她改變,然後我要你改變,你也要我改變,改變來改變去,怎麼還是見不到彩虹呢?有時候人類這動物,總是被媒體牽著走,被社會給帶走,就算自己很有主見,難保不會被媒體看笑話,把VCR倒帶,重新看看當初他是怎麼說的......然後我們就指責他們說謊,他們的可笑行為,這樣子就可以顯示出我們的聰明嗎?

我們人類與黑猩猩的基因最接近,可是我們過去還是會把牠們當成實驗對象,現在雖然已經修法,但是不保證不會有類似的事情上演。科學家或者藥理專家要上市新藥前,也會不斷測試新藥在老鼠體內的作用是什麼,副作用是什麼,然後施打多少劑量無害,再來請「自願者」接受實驗,看看人體的免疫力有什麼改變,這些都是確保藥物上市前,副作用可以降至最低,但也因為「自願者」人數不足,所以上市後,還要看看最後實驗的結果。但你也知道,人人體質不同,吸收的含量有不同的差異性,有些人少量見效,有些人會過敏,有些人則是不能施打,所以藥物並非人人適用。然而,我們就是很喜歡先拿動物來開刀.......雖然不違法,但是道德的爭議從來就沒有停歇過。

人類自古以來就喜歡求新求變,所以不斷專研各種新發明來改善我們的生活,可是看看我們現在人類的行為:打聽八卦、自私、貪婪、詆毀他人等等,雖然有好的行為如關心、體貼他人、同理心對待、施捨、救助他人等等,但還是不及我們對於負面的觀感,為什麼會這樣?因為我們都變了!且是在潛移默化中改變。

我先拿台灣人開刀好了!過去我們曾是個熱情、有人情味的民眾,可是當開始有詐騙集團出現時,我們每個人幾乎都上當受騙,內心就已經養成恐懼的心態,對於未知的、來源不明的、有安全疑慮的,我們通通都要查個仔細,消保會、消基會、地方政府的衛生局抽查市場上的食品有問題時,然後看見媒體訪問民眾觀感時,自然都避而遠之。因為如此,我們就害怕買到黑心食品,當中國黑心食品連環爆料時,我們各各人心惶惶,怎麼不深受影響?然後加上台灣長期受到日本文化影響,所以日本的新鮮資訊,流行什麼,我們都會接受,從過去的一零九辣妹到現在公主妹妹頭、正妹等等,從宅男到型男,哪個不是有影響過,而台灣的台客裝扮,到混合風,處處影響我們台灣人的穿衣哲學。

而最近幾年來,加上激勵勵志的書都是大賣爆紅等等,再加上素人明星竄起之類現象,造成只有哪裡有吸引你目光的就會串流到整個社交網路,讓整個世界都知道,因為如此,部落客、美食評論家、兩性專家高談闊論,讓我們內心充滿先愛自己,再來關愛他人,先學會放手,為你好也是為我好,戀愛不急著找或趕快去找,造成兩性觀念,社會觀念容易因為任何一個人言詞有理就而改變。而我在這裡,從來就沒有提到因為我(theirmind)的出現,你就得先改變,畢竟你要改變是你自己的事,我無權插手,我只是提供你去思考的空間以及更多的人生道理與言論,而這裡不說絕對,不提任何太過於極端的例子(除非你要我提)。然而,我們因為極端化才能顯現出我們的愚昧與自私,像是若是沒有提到重大的大規模傳染病在世界各地蔓延,你會懂得自我管理嗎?像是若是沒有提到食品衛生安全問題時,你有曾想過食物會有問題嗎?除了過去曾提到的食物相剋問題外,你難道都沒有想到食物添加物的疑慮嗎?你還不是照樣吃下肚......

只有哪裡有吸引你目光的就會串流到整個社交網路,讓整個世界都知道,因為如此,部落客、美食評論家、兩性專家高談闊論,讓我們內心充滿先愛自己,再來關愛他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