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父親的思念


給我最寶貝的女兒—露德絲。
很驚訝吧!沒想到我會寫信給你!因為你在遠方工作,時常不能回來碰面,所以用信表達我對你的想念。你還記得吧?當你出生時的模樣,兩臉頰的小酒窩,讓我滿心雀躍,看著你漸漸長大,更加深我對你的保護與關愛。
其實,我不是不想給你一個美滿完整的家庭,而是你出生的時間正好是烽火蔓延的時刻。我在醫院看著我太太迎接新生命,當你呱呱落地時,我準備接起我生命中的重量—也就是你—露德絲。但很不幸的地,你母親在戰亂中被流彈波及而身亡,我實在不想告訴你這段往事,但是你是成年人了!我相信你有勇氣接受這事實。
事實總是殘酷的。就像你出生時告訴我一件事—也許你的誕生讓我命中註定相信我的妻子—海倫是轉變來到這世上的。我從不相信輪迴,也不相信命運這件事,但你的身世,我有必要讓你知道。
因為這樣,才能讓你相信你出生所追求的夢想及願望是否會成真,而你是值得的!聽見你的電話那頭告訴我你們學校曾經所舉辦的舞蹈大賽,你們拿到第一名!我真為你感到驕傲不已!你們辛苦的排練再加上每天還有課業要兼顧,這樣的代價有了收穫,身為你的父親,我與有榮焉!
而現在,你們積極參加全國所舉辦的街舞大賽,我雖然不懂你們年輕人的創意,但是我看見你活得快樂的模樣,我心滿意足。因為你是我的女兒啊!想起你母親還有你的身世,總是會不自覺的嘆一口氣,你小時候總是會安慰我,說爸爸,你不要一副苦瓜臉嘛!你還有我啊!你還有很長路要帶我走啊!聽見你這幾句話,我心頭安慰不少,但說真的,面對未來,我當時真的手足無措。
然而,我真的不敢置信的是因為你的力量讓我重拾我的興趣—雕刻,其實我從小很喜歡刻有的沒的東西,我父親總是說我刻這個要幹嘛?這個能當飯吃嗎?這個能賣多少錢嗎?不要再浪費時間再這些有的沒有身上!你應該全力讀書,最好考個博士,當個大律師才是!然後就把我在雕刻的這些木頭全部扔在地上,或者全部燒掉!我看著剛完成的作品化成灰燼在我眼前,我那種痛,真的難以形容!
我就是這樣跟我父親反目成仇,我不懂為什麼他不了解我?我不懂他為什麼不支持我?我不懂為何要我的作品及雕刻刀全部丟掉?難道父親真的這麼固執嗎?還是我要按照父親的話乖乖照做?我雖不要,但是我真的聽我的父親考上一個律師,而你—露德絲,還是要叫你的小名—露兒?因為你小時候對跳舞的興趣,讓我想起我的興趣。雖然我太晚把你送進學校就讀,但你還是依然有天份!
你的白天是舞蹈老師,晚上還要練習排舞,學習不同舞步—什麼爵士、國標舞、倫巴等等,我雖不是很懂,但是你努力發揮所長,試著將不同的民俗舞蹈混合,或是有無新花招,你的生活多采多姿,我很高興。
對於你的新戀情,你說你不急,你沒有所喜歡的對象,雖然你跟我說有談過的戀愛只有兩次,而那兩次也僅止於純純的愛,就只有接吻。我想幫你找個男伴,你都說不要,我自己會想辦法,對於剛出社會的你,的確不用太急,反而是我做父親的太著急了些。這點,我在這封信,好好向你道個歉!另外,我也會找個時間與你見面,敘舊。
你何時有空?就撥個空告知我一聲吧!我的手機還是你送的!你給我的什麼智慧型手機,我還不太會用,需要時間才能上手。笑我自己是科技白痴,都讀了那麼多書了!也是個律師了!竟然不會用女兒送的手機?要怪我處理手上的官司太多,沒有辦法一一搞懂。你哪天也有空教我吧?
這封信是我在夜深人靜時寫給你的!有時候就是因為客戶的案子太多,堆積如山似的讓我想喘口氣的同時,才想到你!雖然你不曾寫信給我,但對我來說,信比你那什麼簡訊更能表達我對你想說的話,不是嗎?
生活就是這樣,想見的人總是隔個遠方懷念,所謂相見不如懷念,我想這種意味只有親情、友情與愛情更能表達吧!雖然你現在不在身邊,但對你的思念總是掛在我嘴邊,雖然你的生活停不下來,但對你的遷就總是不曾停止。人的情感特別的是總是安靜時分才會想到有個人在掛念著你。由於我白天在忙,夜晚還要跑去客戶那,所以我才會想到我還有個女兒在遠方,你雖常說『我愛你』,但是我看得出來你的藍色眼珠有著水藍色的眼淚,在眼旁打轉。你不常表達,但我能體會。
這封信寫給你的目的在於要讓你知道我在這裡的生活是如何,及關於你的身世。你絕口不提你的過去,但是你的口中隱約透露著『我想知道』的訊息。那種想要脫口而出的感覺,我可以體會,所以我用信件來告訴你,不用電話表達。
愛有時就是這樣,你越是越難告訴他,不如就用信件告訴他,因為不想看見你難過的表情,因為怕更加傷害你,把你的過去再提起一遍。所以,我相信信件是最好的疏通管道。你看見了,可別輕易掉淚喔!我的露兒。
我們兩個人都在自己最熟悉的城市努力工作著,卻鮮少在彼此的城市待過好一陣子,你在紐約,我在多倫多。要彼此抽出空閒時間來見面還真是不太容易,我也很久沒有去過紐約了,你在那裡應該有遇到『佔領華爾街』運動吧?你要注意安全,不要也跟著他們湊一腳,我知道你抱怨過這裡的街道景象,也抱怨過你的學員都很喜歡造反,但你身為老師,還是要拿出你應有的責任與關愛心腸,要有耐心指導他們,至於你的晚上練習,你身為女孩子,我作為父親還是提醒你小心為上。畢竟治安這件事,誰也不敢掛保證,不是嗎?
再一次勾勾手,是你小時候喜歡跟我做的事,我也保證一定會與你見面,寒暄我們的現在還有未來。
想你的父親—羅伯特。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