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情與慾


如果我們知道情感的困惑後是否就可以雲淡風輕,然後一切說分明?我想沒有這麼簡單,如果是,那麼情感種類的書籍(含小說、言論)不會佔書店的一半以上,專家所言的任何教導你談戀愛,如何搭訕,及如何維繫婚姻,還有如何讓性生活更幸福,更美滿,更自在也不會成為主流。我們若是真的可以從書中了解婚姻、感情還有更基本的自我情緒管理指南,那麼就不會有EQ來教導你自己,幫助你自己的生活讓它更好。在全球各地,都有婚姻諮商的工作幫助所有的夫妻建立對話,重新找回以往的自信,串起家人之間的感情,排擠親子之間的代溝等系列事務,這些是讓我們能夠知道,感情真正重要的是什麼?是珍惜彼此,是尊重對方的意見,是理解對方有的感受,找出原來的同理心,讓情感更堅固,更有種剛中帶柔的呵護。
但我想我們若是懂,那麼感情不會一講再講,而你還是不懂感情的所有結構。因此,對於情感,我還是會繼續說明。讓我們再一次從“性生活”切入,二零一一年日本一項調查結果發現對於性生活抱持悲觀的態度,而這些人多半是十六至二十四歲的年輕人,男性的比例與女性的比列旗鼓相當,都比三年前增加近一倍,來到約五成多,而已婚的人回答也是過去一個月沒有性生活,比二零零四又成長。訪問了一千五百多名的日本人所得到的結果。
然後跑到西方國家,日本的色情文化更是受到歡迎,充氣娃娃開始在情趣商店販賣,德國男性喜歡,英國男性更是喜歡高畫質的影片,日本的色情在歐洲國家裡大行其道,因為不了解東西方的差異,所以容易受到文化的影響,讓視覺融合,更容易享受,可是比照上述的調查結果—這還真的很諷刺,性生活影響色情產業的發展。
近年來,日本夫妻有三成四已經沒有一個月之內行房,多數人對於性生活消極,生育率降低,而不孕症的比例也佔了該人口的百分之五到十,台灣則是每六個就有一個不孕,加上工作、生活壓力、晚婚逐年升高,所以色情就這樣在另個管道進入。日本人的性生活滿意度最低,色情就會逐漸加溫中,在日本,色情產業隨處可見,成人影片的發行量每年多達幾十億的商機,AV(Adult Video)開始盛行,女優拍攝色情影片的酬勞佔該影片成本的十分之一以上,我只是保守估計。我也不知道怎回事,性與色情竟然有這麼大誘人之處,每個人想要分杯羹,我們看性與色情,可以了解我們對於慾望與情慾的透視,才能推測出我們的情感有這麼大的動力?
歐洲呢?二零零四年德國有最多的色情網站,英國與澳洲分別為第二、第三,日本在後,而在德國有百分之八的女性每天都會看色情,有些德國人會被色情影響,要求他們的伴侶在床上要像個色情明星,色情就是影響我們這麼深。
我們不得不承認情感會影響我們看事物的方式,也不得不承認色情會影響我們看異性的方式,情慾會讓情感加速,而它也是讓我們找尋伴侶另類解藥,因為沒有它,我們看異性只是看著一樣的猿類—沒有感覺,對於我們自己而言,找尋伴侶不外乎外貌與內在,然而,我們是不折不扣的動物,因此除了兩者以外,我們這個靈長類只是多了點智慧,就以為可以稱霸全世界,想想,我們有的情緒,動物間也有,狗與豬會哺乳,狼群會合作,鳥會帶食物給幼鳥餵食,那麼我們除了有語言與情感外,那麼人類就是萬能的靈長類嗎?
找尋真愛就是會從外貌下手(你就承認吧!),別再說你是注重內在的動物,沒有人可以馬上眼觀內在,然後就此認定他就是我的伴侶,生殖的能力反應在臉部的線條上,對稱的曲線讓人的選擇變大,國外的實驗一再驗證這項結果,那麼我們還以為條件下的設定就可以找到白雪公主還是白馬王子嗎?如果可能,我們真的過於天真,真心過於空白,沒有審思我們的內心真正希望的會是什麼—所以情慾的背後—性與色情成了人最好的發洩管道。
男人雖然說對性抱持著消極,對於戀愛也是如此,所以在日本,婚活大為流行,草食男開始變多,去年的一項調查發現三成六的十六歲至十九歲的男性對於愛情“沒興趣”,因此相反地,肉食女變多,形成女追男的景象。由此可見,日本兩性文化也在改變。另外,在中國發現,沒有房子不嫁的女性高達六成,因此婚姻的現象是越來越晚進入婚姻,男人找不到女人,而女人的水準變高,那麼中國想要找個好老婆越來越難。反其道則是有了“裸婚(Naked Wedding)”一詞現象,要求就是沒有該有的(房子、車子、財富、鑽戒),就可以入洞房,該詞的一齣電視劇在中國播出時,大為轟動,男主角不贊同裸婚,女主角則是喜歡。我們真的看破紅塵進入婚姻的時代嗎?
你能,未必每個人都能,如果我們看透情感,那麼性與色情不是站旁邊的“守護者”,而是直接闖房間門的徵信攝影師,侵害被害人名譽而提出告訴。我們想得有多簡單,往往就不是那麼輕而易舉,情感的介力在性與色情徘徊,我們從來就少當成一回事來談,國家文化或有不同,但是性卻是讓我們知道情慾的對照有多明顯讓人臉紅心跳不敢多看一眼—而這是恐怖片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吃的誘惑

不管檯面上的食物再怎麼精華,總有人要嫌,而不管食物看起來多麽美味動人,我們總永遠不嫌膩。這種人一般而言稱為饕客,而「饕」就表示喜好食物者,而對食物有一定要求者,他們可能認為「一般」的食物看起來就普通,而不選擇吃一般,所以當他們拿著食物比較說,「這不會像一般的某食物看起來太過油膩,味道剛好,而不鹹。」你對食物有什麼喜好,其實我們都是盲客。

我在「品嚐」星巴克期間,不是因為崇尚星巴克,而特地跑到星巴克多消費一點,而是他們在某種氣氛下是不一樣,如果真的懂得喝咖啡,大概不會特地跑到星巴克買一杯再普通不過的那提,而是特別味道。每一個人對於自己獨特喜愛的味道,大概也會因為在地區上而有不同。就算我在美國夏威夷期間觀察到的「奇怪現象」是星巴克的顧客永遠是比較多的,我從來也不解,是因為品牌形象,還是因為在價格上出現「統一」?如果拿著星巴克到韓國消費,也是同一種「味道」,與價格,其實並不會顯得「昂貴」,我不是特地幫星巴克說話,而是我們的觀點在於怎麼樣的衡量單一的形象偏好,就像我在〈誘之因〉所提到:某一種品牌象徵會成為某一種勾引你對該既定印象的味道勾結,而產生某種同等意義回饋,換句話說,我並不是星巴克「粉絲」,但這種咖啡既定印象已經勾勒出我對於咖啡某一種的偏好,而特地喝星巴克「獨有」的咖啡。

然而,咖啡的味道在我的嗅覺中其實並不吸引人,而是在於味道的品嚐,每一種咖啡豆的香氣在每一個人的味蕾中的挑嘴成分就不一樣,因此,所謂大師級的咖啡豆,可能還無法對每一個人產生身份認同,而進而愛上它,每天喝一杯。星巴克的咖啡豆其實跟一般的咖啡豆並無差異可言,甚至拿鐵喝起來就跟喝一般的咖啡並無二致,不管你是每天烘豆,挑豆,還是會看到有瑕疵的咖啡豆,我買了各種品牌的咖啡豆,所看見的完美,根本不存在,嚴重的幾乎只有邊邊角角的破損。

所以,一杯好的咖啡,其實沒有存在過。每一個人對於大師級的咖啡豆,其實不應該掌握在鑑賞級的專業品藏,我也常常不懂,好的咖啡是根據哪一項味蕾去做評分與評斷?因此,咖啡的好壞不是在於苦澀與酸味,那種喝起來有「果香」,我怎麼都喝不出來呢?藍莓香氣?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心中的咖啡就是在苦澀中有酸味的中和,也就是喝得到苦,也喝得到酸,那種味道無法用文字形容,但一喝就是能夠感受出來。每一個人心目中的好咖啡的標準不一樣,所根據的現象也不一樣,不過用星巴克的現象來看,我們可以當成某一種咖啡鑑賞標準,認為「好…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