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愛情,什麼東西?


把音樂關閉,把你周圍能夠發出聲音的東西停止下來,也很難讓我們的心達到完全的平靜。我這幾天的工作環境是處於吵雜的社會環境中,對面有小學的學生下課玩鬧聲,上課的教學聲,及最近不斷施工的作響聲,我如果想要完全安靜,那就只能逃離這個環境,到別處無人煩我的環境工作,但我不知道我怎麼做才能讓我的精神完全集中在我的研究上。
在You中—這篇文章中,我談及關於企業對於你的種種看法,也談了我們對於代表這樣人物的想法,我通常不知道我們生活這周遭的林林種種到底有哪些合乎我們的特色,也就是我們想要的那種生活。我們可以模仿別人的生活,也可以完全沈醉在自己的世界中,享受當下所有的一切,但我還是不知道我們內心所追求的面向是哪些?是永遠?還是只要現在就好?
“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是戀人中常耳熟能詳的一句話,對於現在在戀愛的人們,沒有什麼比緊握對方的手或者緊緊擁抱在一起來得更重要與幸福,我就曾看見一對小情侶擁抱超過十分鐘以上才願意告別,對他們而言,我們能夠現在在一起做喜歡擁著對方的事比任何事情來得深刻且值得,但我始終在想,擁抱著對方就能讓彼此關係更緊密?兩人完全結合的感覺更勝過天長地久?我不知道,畢竟我沒有談過任何戀愛(但是我有單戀過),不過透過我的觀察以及我弟間的女朋友互動,我就能知道戀人間的關係是否勝過他們彼此?
在行政院主計處統計今年一月到七月的結婚對數為七萬七千九百二十三對,比去年同期增加百分之十三點四,可是在官方的資料上拉到離婚對數那麼就是三萬三千三百三十五對離婚,如果把結婚減去離婚那麼就是四萬四千五百八十八對仍然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我不是故意這麼做,或者唱衰希望你們離婚,而是如果你們真的要結婚想一想結婚後的生活會是什麼的實際樣子?
我再來看看談戀愛的人們的心情,不管你們是像汪小菲與徐熙媛的認識短短四十九天就步入禮堂,還是像梁朝偉與劉嘉玲慢慢細長如流水走入紅毯,結婚前是否專屬於他一個人?往往是經過時間的考驗與困難的兩人扶持才能天長地久。我看我弟的女朋友—嗯,一個正妹,有點像張紹涵,對我弟很好且很搭配,一個個性修補另一個個性,兩個人的愛情還需更長的時間挑戰,但是我弟會喜歡上她,多半是個性以及理念多很支持他,可是我弟對我跟他女朋友的抱怨就是很喜歡黏在他身邊,電話幾乎要常常抱平安,他沒有自己的時間可以做喜歡的事。很多愛情到了最後,有點像是沾滿糖衣的棉花糖,有點黏又不會太黏,像有點溫熱的咖啡,需要多些陪伴及新鮮為這愛情加溫,為兩人的關係更緊密與融洽。
很多人的愛情等待開花結果,也等待他願意向你求婚,走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可是愛情不是童話故事,當白雪公主還是灰姑娘或者睡美人等待白馬王子來拯救她,然後希望青蛙變王子一樣,走入無憂無慮的日子,享受兩人世界。愛情間的神祕情節往往像個推理小說一樣,需要蛛絲馬跡來發掘線索,找尋新生機,然後才能水落石出,走向新真相。當然,我可不是說愛情要玩你跑我追的遊戲,或者你懷疑我,我反推理你的證據一樣那麼複雜,我的意思是說,愛情間的關係必須由兩人可以找出我們未來的關係,讓彼此生活更美好,為新家作新佈置,為你我的生活帶來驚喜!像隨時都有新挑戰去挑戰一樣!需透過各種間的巧思為愛情帶來新創意,不要只是一再加糖的咖啡一樣,了無心意。
愛情裡的花園迷宮,只有兩人才能找到彼此,肯定自己與對方的關係,讓你我更好!但愛情外的人們,也不見得必須在裡面才能找到每個人的對等關係,有時候近路就在眼前。但仔細想想你們愛情是代表你們在對方印象中的彼此?還是出於你代表對方中那麼好的彼此?或者是你心中代表對方所認同的彼此?愛情不是遊戲,卻像個遊戲,我們團團轉,你知道我想說什麼,但我所表達的還不僅於此,或許在一個吵雜的環境中,愛情的謎底總是在聲音中才有對方的聲音認同感。
所以說,愛情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之外的事

錯誤不見得是一回事,死亡也不見得是一回事,那我們的一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如果我們能看清那回事。人對於自身,對於自身的規劃與了解,往往在生命與生活之間去理解那人生的全盤格局,就像一位多年的棋手,總是要想路線,才能在一步之前絕對正確。而死亡呢?而人與動物之間的巧妙關係呢?人類從動物身上學到很巧妙的「機關」,把一隻死亡動物解剖了,還是不知道他們的技巧與技術關鍵點在哪裡,我們只學到「重點」,但學不到動物真正的你我關係圖,原來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