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數字誘惑


就在上篇的文章中,我提到很多女性對於陽光這件事都是能避就避,這點,有些愛運動的、有運動習慣的、有上瑜伽課程的、上健身房的女性可能因此而抗議,嚴正駁斥我的說法,認為我很喜歡戶外活動啊!我很喜歡慢跑、騎單車、游泳、爬山啊!你怎麼能說我不喜歡陽光這件事呢?但我的意思往往引起贊成與反對的兩種聲浪,我的說法能引起你的迴響、支持,我很高興,如果引起你的反感,你可以排斥、抵賴這種說法。其實,我們看這個世界上的光明與黑暗面,往往都是由這兩者共同來平衡主持著。
有一部電影名為超級戰警(Demolition Man),主角是席維斯·史特龍(Sylvester Gardenzio Stallone)與衛斯里·史奈普(Wesley Snipes)、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等演員,前兩位是警察與罪犯的角色,從過去來到未來。在未來的世界中,不准口出穢言,必須以禮相待他人才能共處,連性愛也只能透過幻想來進行,但其實很多人不滿這樣的遊戲規則,紛紛在地下成立新的世界,就這樣從光明延伸到地下的黑暗面,結果這種美好的光明還是被黑暗給侵蝕了近一半。我們常常看別人的檯面光鮮亮麗,誰能知在他背後的心情故事?誰又知道人底下的不為人知的一面?當然無人知道,可能連你自己也沒有察覺到隱藏的黑暗面是什麼。
不過,現在我們不談暗黑人格,而是想想感覺對於時間還能影響什麼?當有些人躁鬱症、被男朋友、最好的朋友給背叛時,她們會大買特買一番,盡情的刷卡、花錢不手軟的揮度過日子。有一部電影就是說明類似的情形—購物狂的異想世界(Confession of a shopaholic),但並非那麼嚴重有了情緒疾病的傾向,我們卻看見購物狂的想法已經影響了感覺的運作模式。在全世界,因為情緒而開始購物的人占約百分之二到八,女性為八成,台灣的人應該也不少。這種因為感覺作祟的心理觀念,常常因為壓力、人際關係、情緒、感官而讓自己不買不行,當他們覺得花錢的那一瞬間,就有種痛快的感覺時,可能就會覺得“我買到了!”那種興奮感!也因此,週年慶的排隊商品,對那數字的誘惑力更是無法招架得住。
我們常常被很多數字給迷惑住,先不談時鐘上的數字,光是“限量”二字,有人就開始心動了!才不管他買的實不實用、有沒有療效(包括心理及生理),所以很多人對於買一送一大於半價的抵抗難以承受,因為光是一這個數字,就讓你認為很值得。
另外,常常看買第二件半價、還是滿一千送一百、或者兩件八折、還是三個一百,這些眼花繚亂的數字戲碼,常常讓人快受不了!好像不買不行!還是一元起標,或者開幕優惠中,前一百名送什麼好商品等等,這些琳琅滿目的數字遊戲,我們很難不心動,誰會管他需不需要?因為我們總知道,我不需要,我的家人、朋友一定用到,買來送人也好!因此,也造成很多商店的優惠生意特別好,尤其是喜歡在數字下手的店家們。
光是這點,我們要怎麼選擇這種數字的迷思?怎麼在這種數字遊戲上打轉?說是要做個聰眀的消費者、精算者,就算是財經專家也不一定被這種數字給打住,不會動搖。專家也是人,他們對於這種數字上的把戲應該比我們清楚許多,但很多事情,卻不是專家可以把持著住,如果專家能夠聰眀購物,那麼為什麼沒有辦法掌握未來的命盤?對於未來的股市走向可以清楚盤算?很多事情並非只要在購物清單列出,你就可以按表操課,因為你到了現場,其實要買的,或者沒有在清單的優惠還更多!所以要買的,往往是最後才真正被需要到!
在法鼓山,聖嚴法師言—需要的不多,想要的很多,而我言—知道的不多,以為知道的很多。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今年的目標

過了一年之後,可有讓你感到「覺悟」?你是否還記得起你曾經答應過的事,努力想要實現的目標與計畫?計劃是否到了一年之後已經充滿變數?然後你又再一次重新擬定你的新年新目標?每一年去看起,你是否真的能夠有所意義?能夠充實?了解你所做的——符合那理所當然?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