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廟街美食指南


過年假期間的第一篇文章,所以我就來談談年節所發生的現象好了,我很喜歡到各間廟宇走走,看看本土文化及傳統習俗.這些廟宇中,每位神明的宗旨都是希望可以國泰民安,風調雨順,全家和樂,平安幸福,關於這點是無庸置疑的,可是如果去看看廟宇四周的文化,你應該會發現些什麼吧?
大型,有些名氣的廟宇中,如像彰化鹿港天后宮,北港朝天宮,大甲鎮瀾宮,新港奉天宮,台北行天宮等等,這附近總是有許多攤販,小吃吸引國內外的遊客來參訪,祭拜,尤其是在年節氣氛時,許多人遠遠看像是蜂擁而至的螞蟻,人手幾支香,整個煙霧繚繞著整間寺廟,空氣變得稀薄,二氧化碳與煙夾雜著一起,感受有些不舒服.對大多數人(包括我在內)而言,只要能求得神明僻佑,讓這一整年能夠逢凶化吉,平安快樂,忍受這些不算什麼,奇特的是,台灣人的習俗文化,與外頭的攤販相比,還似乎有些微妙關係.
原因很簡單,因為祭拜結束後,總會想吃些什麼來濟濟自己的五臟廟,但環境衛生,與寺廟內相比,就真的有很大落差,裡面乾淨,外面髒亂,裡面是香火鼎盛,外面是美味撲鼻而來,這樣的"誘惑"下,人當然很難控制想要的大腦,且你也知道,一個勝地在此,總是要買些名產分享給家人,朋友還有要慰勞自己一番,所以人當然就不"聽話",這是很正常的,但說真的,那間垃圾桶滿了,沒有看見清潔隊員來整理卻是不爭的事實,而這間網路,電視媒體有報導的店家,不去吃就對不起自己.人就會如此.
國外有項有趣實驗很特別,研究人員請兩組受試者先看關於這間餐廳評鑑指南的評價如何,然後再去試吃,跟沒有看指南再去試吃,發現到沒有去看的這組受試者比有去看指南的滿意程度要高,而一天過後再去吃,跟一星期後再去吃的差別不大,美食評鑑的標準在沒有去看的受試者的心中較比有去看指南的心中,是比較主觀的事實,但有去看的指南的人卻比較會享受,可見實驗的美食態度還是以個人看法來作為評分的標準,而這個標準卻不為統一.
美食在人心,而在飢餓時,這個感受標準確如此偏移,也因此有無去知道這個好吃的標準在哪,不如去想想為什麼要大老遠的跑去吃呢?這真的值得嗎?而這個值得度數,也因主觀失去動搖的念頭.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The Space of Gender(Part 3)

性別分開是不爭的事實,我們從異性戀到同性戀,這一路走來,從不被諒解,到被祝福,經過了多少迫害?經過了多少「你有病」的精神「認同」?試問自己這歷史環節當中,我們有多少血淚的痛苦,只能被迫說出:「我喜歡男(女)性。」

隨筆(六)

寫文章對我來說,一直很容易,拿出一張紙,就開始寫,沒有主題也無所謂,反正我現在的想法很多,很雜,很亂,沒有什麼起承轉合,更沒有「應該」怎麼寫,也不是特定寫給誰看,任何人都可以是我的讀者,所以,我沒有什麼害怕的東西應該要怎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