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戰爭與創傷-二次大戰 4

2009年11月6日,天氣:晴時多雲.
在1930年代,日本已經開始對太平洋地區造成不少威脅,例如對中國的侵襲,因為日本當時的處境不滿整個局勢變化,加上軍國主義掀起,因此,日本的侵略開始蔓延.
1941年12月7日,清晨4點,幾名在日本軍艦的飛行員特別早起,他們在甲板上集合,頭上綁著中文的勝利二字,他們的領導人,山本五十六大將準備發動這次的突襲-位於美國的夏威夷群島上的海軍基地,也就是珍珠港.
日本的飛行員已經整裝完畢,發動飛機,前往珍珠港,在他們的領空投擲炸彈,許多的美國官兵有些逃離不及,有些拿起機槍反攻,這場突襲,造成了兩千多名美國官兵死亡,一千多名官兵重傷.
隔天,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發扁演說,"1941年12月7日,是一場美國歷史上的國恥日,我們必須捍衛正義一方,才能贏得勝利!",其實當時的環境,美國並不想要參戰,因為在後四天,希特勒的一場會議上表示,他目前宣告正式對美國開戰!另外在日本這方面,在12月8日,日本又攻擊英國的殖民地香港,爾後又開始進攻新加坡,菲律賓,最後來到澳洲.日本的這次閃電戰,可以說是空前的勝利!也因此,在日本帝國上,許多日本民眾大舉高喊"天皇萬歲!天皇萬歲!"
美國經過這次挫敗後,正式加入這場戰爭,所以下一場戰爭,先由英國聯手攻擊德國的城市-埃森,後者美國開始佈局,在這中間,美國破解了日軍的軍譯密碼,得知日本要攻擊中途島,成功攔截了日本的攻擊.
故事的歷史先說這裏,不過,回顧二次大戰的歷史,許多的政局的變化不是因為政治的民主自由而開始反擊嗎?當許多的當局情勢危急時,總有些激進份子會組合成一個民間團體,再加上如果國家與國家關係之間緊張,更會造成軍事政變!
我記得,在泰國,有發生過許多次政變,我想最近的一次應該是2006年9月19日的政變吧!當時的總理塔克辛流亡國外,在泰國境內不滿當局的政權,許多泰國民眾抗爭,軍事叛變,政府已經走了樣,每位的泰國人表達他的訴求-希望總理辭職,希望政府可以換局改變等等.但是這場風雨似乎過了幾個月還是不太平靜,泰國境內,許多民眾還是表達,政府可以好好改善當局的政治變化,彌補任何的軍事政權.對我而言,每個人的心聲,都是長期的情緒壓抑所導致!
太多人都有言論自由,分享自由,媒體有新聞自由,報章雜誌有刊登自由,這些的自由意識型態,總是認為與生俱來,不需開導或者指引,就能公開評論,討論,並且將它分享,導致許多的自由是沒有知識意志的,它總是第一手去報導,去散播,去給每個人知道,我們雖然有知道的義務,但也有守密的義務,但這種義務,往往要讓人去領悟,就是需要悟透開端,才能領先體會它的奧秘!
不是沒有自由,而是太多的自由,讓我們自得不知如何控制悠遊,心可以看出天空的影子還是存在.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極權世界

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罪惡,因為到處都是罪惡;在極權的世界中,沒有歡愉,因為到處充滿人間喜樂。我們生活在這樣的世界中,在某種「高壓統治」之下,成了某種想要抗爭的動力,漸漸地,我們明白,在民主開花的同時,我們看見自己的醜陋與厭煩。這是個人世間皆非的花花世界,如果你真明白,大概也看得出來,我們的快樂悲傷建立在一條在細長的棉線上,很容易走偏,很容易掉落,很容易被放大,也很容易走火入魔。

生命中的愛情

生命已經產生了裂變,各自不願意各自去包容對方的缺點,於是我們「向左走,向右走」,永遠不會有交集。雖然現在我們要求要有人權,要有人性化的包容,多一分尊重,多一分對他人著想,現在呢?有人說我是為反駁而反駁,於是我提出更有力的說法去證明我說的是對的,是這樣嗎?極端只會走向更極端,今天不是我去反駁而反駁,站在你自己的立場去想,你也可能想要為了說服對方而努力說服對方,所以問題點是——?我相信你自己很清楚。然而,這沒有人,不管忠言是否逆耳,不管是否你愛不愛聽,我們站在「對」的立場去看自己對的有利證據,這場會議終究不歡而散,不是嗎?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