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9的文章

恐怖活動與創傷-911事件 3

2001年9月11日,天氣:多雲
在南塔被飛機撞上後的同一時間-上午9點30分左右,另一架飛機也同時被一名劫機客與他的三名副手給操控.這架飛機本來要飛往俄亥俄州,不過中途又被他給轉向華盛頓,因為他的目標-國會大廈.
當時在飛機上有兩名乘客準備計畫要搶回飛機的控制權,其中一名乘客打電話給他的太太說,"我準備要搶回它,請你等著,我愛你",而另一名乘客也是打電話說明當時飛機的情況,他是這麼說,"我不相信飛機上有炸彈,當我知道飛機撞上世貿中心時,我就已開始奪回它!"
飛機飛行一段時間後,約5至10分鐘左右,其他大部分乘客開始鼓譟,準備加入這次戰局,拿起飛機上的杯子,盤子,刀叉等等紛紛向駕駛艙丟去,靜止一段時間後,一名乘客說,"搶回它,否則我們都會死!",那兩名乘客就衝入駕駛艙,衝入後與劫機客激烈拉扯,搶回駕駛方向的操縱桿,飛機就這樣左右搖擺,一名副手問那劫機客說,"就是現在嗎?要解決他們嗎?",他說,"不,不是現在",一名副手還站起身大舉雙手說,"真主偉大!"
拉扯之後,劫機客平衡著操縱桿,回到水平位置,過了一會,飛機就以高速墜毀在賓州的一處田裡,墜毀的當時,飛安控制中心沒有訊號,與塔台聯絡後還是不知道它已經墜毀,直到其他空軍派出飛機後,與飛安控制連繫上,確認後,它已經"消失"了!
全數沒有生還者,消防隊伍在失事現場持續找尋,並協助撲滅火勢.這天的9月11日,是每一位美國人的痛,也是不想提出的過去,但是已經真的發生了,我們也必須找尋可能存在的希望.當日美國總統嚴重斥責這次美國帶來的教訓,也開始提議打擊中東國家的恐怖份子,接下來,隨即開始調查事件的真相,計畫,動機及目地,也逮捕了背後的藏鏡人,主導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等多名恐怖份子.
這件事情傳回阿富汗的主導人-賓拉登的耳中,我想他的心情不會好受!雖然在那國家,許多人視他為英雄,可是在他的眼中,他認為只是為了他的國家所做的.在2004年的美國總統大選的前四天,他發表了演說,他表示希望美國可以離開中東,停止殺戮婦女與孩童,這樣的作為,在一些作家的眼中看來,認為他只是求自保,"你殺了我們國家人民,我就殺你們國家人民",在我看來,許多事件的混亂往往就是人與人之間不信任所造成,許多的戰爭…

恐怖活動與創傷-911事件 2

2001年9月11日,天氣:多雲
在發生飛機撞上世貿中心的南塔後的大約十分鐘,一名劫機客將兩名乘客刺傷,衝入駕駛艙將機長與副機長一網打盡,制服這兩位後,他的共犯,兩名歹徒也在駕駛艙外看著其他乘客,隨即轉身進入駕駛座,廣播著,"各位旅客大家好,這是美國航空第幾號班機,我們即將進入另一個光明,請各位保持安靜,謝謝大家的合作".另外,在飛安控制中心,隨即也要求美國境內的所有班機必須降入各州的機場,以便了解是哪幾架飛機遭挾持,當時降落的飛機已有四千多架,不過飛安控制中心的對話,還是無法掌控整個情勢狀況.
時間來到了上午九點多,被挾持的那架飛機,已經將目的地轉往維吉尼亞的五角大廈,飛機的飛行高度瞬間下降,撞上了五角大廈的外層,外層由外向內延伸,撞出了一個大洞.然後爆炸起火燃燒,當時在內工作的軍官,士官等人,衝出火場,不過有些人仍然受控困其中,消防隊,救護車等第一時間趕往現場救援,當時一名受困的倖存者說,"我就那窗戶外看著飛機從我面前下降,然後就這樣撞了上來,我沒有辦法反應",她受困最內層無法向外求救,一名士官自告奮勇向前搶救,她存活了下來.
這三架飛機的手法都是朝著美國重要的領土攻擊而來,造成了許多人員的死傷,許多家庭的支離破碎,也造成整個美國對恐怖攻擊事件的印象重整,他們當時的反應不認為是重大的恐怖犯罪,反而像是一場無預警的意外,慢慢事件越演越大,一場有計劃的犯罪,加深了美國當時最強烈的恐懼威脅,重視著每位身為美國人的生命安全,隨即下令打擊恐怖份子的行動也就展開.
台灣人的政治活動像是一場表達他們每個人的內心聲音的舞台劇,每個演員賣力演出渴望訴求,手中拿著標語,可能身旁還有孩子要跟著照顧,這樣的言論表達自由,是希望政府,集團,組織,公司等等可以回應他們所要求的,他們被剝奪可以取回的-那種例行與義務,也就是還給他們的基本生存權利.
以前的一篇文章有提到,所有萬物回到最基本的層面,就是生存,給他們食物,給他們衣服穿,給他們房子居住,給他們的利率可以降低,給他們工作的權利等等,所有人都是為他們生存自由而努力取得,一旦被強取拆除,他們的行為可想而知.
人的自由發揮得以在有自限的範圍進行,但往往為了抵抗外來的情勢攻略,得要劃區域來設限,就像那911的恐怖攻擊事件,他們劫機客雖然有組織,有計畫的犯罪,往往在他們的自由國度中,卻找不到屬於他們的內心自由,以為…

恐怖活動與創傷-911事件

2001年9月11日,天氣:多雲
時間往後延伸,回到了這一天,回到了我們忘不了的這一天.兩名來自國外的遊客,到機場辦理登機手續,他們兩個各自將行李放置X光機檢查是否有違禁品,是否有金屬製品等等,通過了檢查後,他們兩個將個人物品整理後,在候機室等候準備登機.過了約五分鐘後,他們上了飛機,而行李在登機前已辦理托運服務.
在飛機上,飛往洛杉磯的途中,空服員依照往例起身準備服務機上的乘客,這兩名遊客馬上起身,將身上預先藏好的小刀刺傷了空服員及其中一名乘客,然後跑到駕駛座,準備協持機長與副機長.其中一名遊客將機長劃傷,取得飛機控制權,他並將塔台聯繫的異頻器給關閉,不讓飛安控制中心發現此架飛機的蹤影.
過了一段時間後,他用乘客廣播說出一段話,"現在大家不准輕舉妄動,希望大家能夠配合保持安靜,我絕對不會傷害你們一根汗毛",說完後,飛機緊急迴轉,轉往紐約,最後飛機的飛行高度從幾千英尺慢慢降落幾百英尺,飛行後一會,迎面撞上世貿中心的北塔,當時正在工作的人員反應不及,完全受到驚嚇的情緒範圍中,一名在81樓工作的倖存者說,"當時,我真的嚇壞了!一陣天搖地動後,大樓冒出火花,我沒有辦法作回應!"
這當時,還以為是一場意外,沒有想過會是一場恐怖攻擊事件,直到南塔也被撞上,才明白.我們很多人應該忘不了這天所發生的鉅變,它徹底打醒了我們面對恐怖份子的恐懼及更多戰火後的不安,當事件發生後第二天,也就是9月12日,美國總統決定徹底打擊阿富汗邊境的不良份子及更多的暴力威脅,開始成立911調查委員會,了解所有的各種恐怖攻擊的脈動,展握第一優勢.
而身為在台灣的我們,對於恐怖事件的攻擊,可能不及於美國的911事件,但是對於各種恐怖報復的事件,我們也必須謹記在心.台灣的政治圈發達,每個人幾乎都有股政治狂熱,遇到了每個話題,都可以解讀政治事件,說這是政治陰謀,說這是有黑函攻擊或者抹滅.這樣的政治社會下,自然就有那種激進份子展開對他自己的政治解讀,他或許會為了某些黨派,色彩,言論,人物等等表達他最強烈的訴求,甚至表達抗議,走上街頭,據理力爭他的權利!這或許與那恐怖攻擊事件沒有太大的直接相連,但往往卻是好發精神訴求的"最佳"管道,因為會吵的孩子才有糖吃,每個人表達他真的想要後,即使大吵大鬧後,他的心態往往最後一哄而散,這樣的結果,就達成了他的自由!
或許人海闊天空…

天災與創傷-災難復原 4

2009年8月25日,天氣:晴
時間慢慢的往後移動,來到了快要開學的一天,一位男孩走進了一所殘破不堪,門口的校柱已經幾乎被土石流沖毀的小學中.這一天,他不是來學校玩耍,也不是來找老師,而是到校園清理被汙泥覆蓋的教室,操場,走廊等等,且不只他一人,還有他的同學,老師,主任,和不認識的志工.
同樣的時間,轉進另一個場景,同樣的也是一位男孩,這位男孩因為他的家園被洪水淹沒,暫時住在一間寺院道場中,而這間寺院所收容的災民至少有五百位以上,他是其中之一.
在寺院的男孩似乎還不懂他的家園能不能夠恢復原貌?在這間的寺院的館場中,他的父母靜靜默默的坐在一旁,而他呢?慢慢與其他的孩子玩耍在一起,他的表情洋溢著笑容,此時,他已經不知道那種逃離出來的驚恐,慌張,害怕的樣子.
相同的時間,轉回到清理校園的男孩裡,他手中抱著厚厚的已經被水泡爛的教科書,參考書,講義,筆記等等走出教室外,他還要清理桌子,椅子,講台,黑板,玻璃等等,忙的一刻閒不下來!中午用餐時間,他享用著外地人所捐贈的食物,一口吃著麵,一口喝著水,他說,"看到我即將要開學的學校變成這樣,我覺得我應該要來幫忙,這份幫忙,我很快樂,也很滿足!",另一位同學說,"學校破壞的比我想像嚴重,我就有能力來幫忙!",而老師說,"很謝謝他們這些同學,利用暑假還來到這裡清理校園,真的很感謝他們!"
時間跳回寺院中,一位住持說,"我們很願意開放心胸收容這些災民,不管你有什麼需求,只要你開口,我們會盡量滿足你!",在這間寺院中,飲料,零食無限取用,如果你要抽菸,吃檳榔,請到我們的專用區,用餐時,如果你想吃肉,沒有關係,我會開放給你們食用葷食,這間寺院滿足了所有災民所想要的!這位住持又說,"我們如果可以滿足他們,他們自然就會展開笑容.在佛界中,公平的對待每個人,他們心中的佛性就會綻放!",的確,在佛界上,無遠佛界,沒有界線,災前所受的苦難,在災後似乎可以遺忘,而這個強大的包容力,對於災後的民眾們更能感受佛界所帶來的關心及慰問,一位災民說,"我真的很謝謝這些住持們,願意這樣收容我們一家人,雖然讓他們的生活帶來不方便,但是我們也是用心配合他們",
團體中所帶來的力量,慢慢會在人心澱下基礎,這個基礎深入人心意識中,讓他可以找到自我認同感,對環境的歸屬…

麻煩時間

前幾天,所遇到的事情讓我有點不知所措,第一次所遇到的是我工作的電子公司後來才告知加班的事項,且這時間的排定只有個兩天的決定,然而這兩天的決定往往就影響著後續的行程的問題,由於這樣,我在星期六,日所排定的規劃,也跟著要變動!那種心情真的五味雜陳,說也說不出所以然.
第二個是我在星期日本來排定相機要做健診的活動,結果碰見了那極端的天氣,時而下大雨,時而出太陽,我只好一直猶豫是否前往參加,而這個決定也差點delay到我的預約時間,沒想到回家時,發現螢幕保護蓋有個痕跡,怎麼擦也擦不掉,我有些無言以對.
晚上工作時,又發現一位夜班的人員無法前往,所以只好操作多台機器,又有些手足無措,而昨日,又被廠長看見我的單車在公司內,更加沒有話說.這幾天發生的種種事項,讓我深刻的難以忘懷.
人在生活中所碰見的事項,狀況,往往都有一個心態去排除它,讓它可以順利運作,執行,但在整個社會的狀態下,人與人的共同生活,團體之間的配合,交流,公司內部的會議協同合作,都需要每個人的想法可以在同一條信念上持續運作,確保不會出任何差錯,然而回顧我上述的狀況看來,當碰見的麻煩越多,所要激勵的想法也要跟著變多!且這個"多"也只有短短的幾分鐘的決定時間.
每個人在生活所遇見的麻煩往往很少像我這樣,是接二連三的到來,這樣的情形,我第一次碰見,所以我一直保持無言狀態,我不想與任何的誰有什麼樣的衝突,心情平穩,才不會與他人有起伏.許多的事情都是我們用跟隨他人的心態去看,去觀察,去比較,這樣往往產生了一個矛盾-我們一直在走他們的路,走他們的痕跡,然後無法與自我作隔閡.自我不設限,不代表可以要他們的路,他人不設限,也不代表要步上你的後塵,每個人都有他的樣子,就像我幾天在電車上看見了一坐著輪椅的殘障人士,他上了電車,身旁還有他的一位女性,他們兩人談話甚歡,不過,我們身邊的民眾往往將焦點集中在他們身上,你說是為什麼?
我簡單告訴你,因為他的輪椅很顯眼嗎?不是,因為我們沒有看過這樣的人士的"不同",所以我們將目光在他們身上,然而我想說的是,你不是特別,而只是獨特,每個人獨一無二.

天災與創傷-災難復原 3

2009年8月31日,天氣:晴
回到了八月的最後一天,今天是一位小女孩的開學日,我姑且稱她為小樺好了.她的家園與她最愛的學校被大水給沖毀了,她是被幸運眷顧的孩子,如今她的學校也沒有了,且她在學校中的同學也很多都沒有任何音訊,她很擔心她在學校是否還能見到他們.
小樺走進新校園裡,心中喃喃自語,當她走進新學期的教室裡,看見的都是陌生臉孔的小朋友們,她很希望她在舊學校裏的知音能夠也轉來這間教室,可惜的是,這個希望是落空了!
下課了!許多孩子分別往外衝,有些找同學玩,有些轉往福利社,有些去洗手間,有些依然留在教室裡,小樺是其中一個,她望著窗外的天空,想想那些在舊學校裏的同學模樣,心中萬般無奈與感傷.一位小女孩看見她對著窗外發呆,跑來問她,"你怎麼不出去走走?怎麼在這裡?",她說,"沒有,我不想",這位小女孩聽到了她的對話回答說,"好吧!你留在這裡"
轉到下午打掃時間,小樺被分配到清潔窗戶的工作,小樺拿著抹布及清潔劑不斷擦拭玻璃,這時後,老師在身後看著她,問她說,"你怎麼看起來不是很快樂?",她看見了老師,頭低低的不敢回答,不過沉默一會兒,說,"沒有啊!我沒有不快樂呀!"
老師說,"你第一天轉來這裡,對於周圍的環境與新的不認識的同學還感到生疏,我了解,不過你也必須堅強起來,舊校園已經被大水沖毀,你最喜歡的同學與你都沒有連絡,你感到悲傷,但既然來到了這裏,你也須展開新笑容才行!"
她說,"嗯,我知道,我就是很想念他們,很希望他們平安無事,想趕快見到他們"
老師說,"我了解你的心情,我自己的家也幾乎滅頂,但我告訴自己,也趕快走出傷痛來"
小樺沒有回答,只是看著老師沉默了一下子,輕輕小聲說,"嗯"
放學了,小樺走出校園,她的媽媽在校園外等著她,她的媽媽說,"第一天轉到新學校有沒有認識新同學啊?",她說,"沒有",她的媽媽說,"喔,過幾天你就能適應了!".她的家距離這間學校至少有二十公里以上的路程,來回奔波的時間與原先的舊學校還要多花個十幾分鐘才能來到這,且現在她的家已經沒有了,現在的他們只能暫時居出收容所.
孩子是每個父母心中的寶貝,每個父母都希望她能夠在平靜安穩…

天災與創傷-災難復原 2

2009年9月8日,天氣:晴
水患已經過了一個月,今天為止,依然有部分的災民未從夢魘醒過來,能夠走出這樣的傷痛裡.他們所過的生活雖然不必煩惱食物與居住的問題,但是所要面臨的是未來茫茫無期的日子,還有他們的生計.
土石流,水災掩蓋了過去時間的痕跡,卻掩飾不了喪失親人的痛,一位從土石流幸運逃生的倖存者說,"我不會忘了這天,無情的土石就這樣覆蓋了我的太太及我的兒子,還有受困在山中沒有等到機會逃出的族人們!",心中痛的記憶還依依保存著,只是不是過了這一個月,就能痊癒的,需要的還是更多同儕的協助,同人的愛心,及更多與相同悲痛的倖存者才能慢慢撫平.
這幾天,回到了還在當時清理汙泥的現場環境中,有許多你我不認識的志工一起加入清理家園的活動.這些人包括了中國大陸的同胞們,他們由老師帶團深入各個環境中,清理,丟棄一些泡水,腐爛的家具,家電等等,來自台灣的學生志工也是不分彼此,相乎幫忙,趕快讓深陷汙泥的城市恢復應有的面貌,一位中國大陸的學生志工說,"上次的汶川地震,台灣的志工也是來這(中國)協助我們,這時候台灣有災難,相互幫忙是應該的!",台灣的學生志工也說,"看見他們幫助我們清理,溝通上的文化似乎沒有距離".的確,不分種族文化的協助,能夠提升整個團體的向心力,也能幫助災民讓他們走出傷痛來,一位災民就說,"看見他們(志工)幫助我們清理,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感謝,但是我還是由衷謝謝他們",另一位災民說,"他們真的很好,這樣不惜千里跑來幫助我們,我們真的很謝謝他們,雖然淹水已經習慣了!"
團體的力量不容小看,但往往如果要更深入災民的心中探索,需要的是一套安全感,讓他們可以獨自信賴他人,也取得對方的信任,產生彼此相互的認同感,這種認同感一旦建立起來,可以為整個安全系統注入強心針,讓彼此可以傾聽對方的聲音,讓彼此溝通上的距離沒有障礙,這樣的基礎需建立兩人或者整個團體的核心機制上.怎麼說呢?一開始,團體的核心須由主導人或者由發起人建立相互分享平台,這個平台,團體中的每個人都能說出自我的意見(無論是正面或者是負面),將意見分享,他人傾聽且不帶有任何評斷的字眼,才能將心防打開,整個團體的功用才能開始作用!
有一位參加團體分享的災民說,"看到我們身邊的人各個都是滿身骯髒,但是經由這裏,溝通分享,撫慰,我的…

天災與創傷-災難復原

2009年8月22日,天氣:晴
"看到了那麼多的汙泥,要怎麼樣才能清完?",一位南部的中年婦女看到家中的景象娓娓道來.她的先生還在後院幫忙清理家園,兩腳穿著雨鞋,在這那眼前的範圍裏,寸步難行,每一腳都走的心酸,心痛,心煩.
她的先生說,"已經過了近兩個星期了,怎麼還是這麼多?這樣下去,我的兩支腿長期泡在爛泥巴中,已經開始紅腫,又癢又痛!".
水災的清理道盡人的無奈,對這老天爺的不眷顧他們家的環境及這城市的未來發展.就在過了幾天後,一名記者到了近乎已經清理完畢的家園訪問一名以養殖為生的漁民,他說,"家園變成了這樣,可是我所養殖的魚,加上現在又是牠的繁殖季節,還有可以賣個好價格的季節,如今現在全沒了,連魚苗也沒有,你叫我如何過活?如何生計?"
當他看到那魚池的水已經沒有魚了,在魚塭旁還可以看到部分魚的屍體,還有淡淡的魚臭味,想到這裡,一肚子的委屈幾乎都要湧現出來.他又說,"這絕對不是天災,是人禍,一定是人禍,你應該要那些政府官員通通下台!一定要下台!賠償我的損失!",我看到那漁民的表情如此的激動,記者也此似乎被這舉動給愣住,不敢多言.我想外人真的很難用同理心去判斷他們當時的心情,如果一切都化為烏有,你的想法是如何呢?
回到清理那汙泥的現場,當時的汙泥還深及小腿範圍,每走一步都好痛苦,加上這汙泥中還有尖銳物,像是木頭削,釘子,破損的餐具,玻璃等等,一被刺傷,不即處理,又會引發蜂窩性組織炎等其他疾病.還慶幸的是,至少有國軍及志工幫忙清理這家園,以最快的速度趕快回復美麗的家園,一位志工說,"我很高興能夠盡一份心力,看到他們家園慢慢有了轉變!我的心裡成長了許多!也獲得了許多".家園已經有了起色,不像之前的那麼暗淡無光,毫無發展,慢慢這城市有更多人加入他們的行動,展開清理家園的活動!
然而,回顧他們受傷的心,即使看到家園慢慢好轉,心中的情緒沒有很大的波動,雖然很欣慰,卻不值得那麼高興,雖然很感動,卻不值得慶祝,因為他們還是知道,下一次的傷害,何時會來?來的傷害有多大?這些問題能不能一次解決?如果你仔細看看他們在水患的眼神和風雨過後的表情,你不會看到興奮和快樂!只能擁有的是愁容,焦慮,悲憤,傷心,和數不盡的無奈!把這些人的傷痛收集起來,想知道的是天空,土地,人何者可以聽到他們的聲音?或者只能自…

'十

你沒有看錯,我也沒有打錯或者說錯,theirmind進入2010年的主題是為一個十年,也是為最簡單的說明,那就是--時間.
我們大部分的人通常喜歡運用十年表示一個重要或者特定的時間或者紀念,這部分的說明也是將過去的三個主題(Human之前, Human, Banlance)做一個回顧及整理.看待這一切的時間的運用如何放進我們的生活中,做不同的交織及變化,人與人的時間往往在過去與現在徘廻,在未來產生關鍵點,這所有的一切,在新的這一年後,我會慢慢告訴你!
時間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它帶領著我們穿梭空間,回顧看看過往的人生,追尋接下來的目標,過去的每一段體驗,每天醒來的那一天,往往都是我們生活不同的元素所構成,有人一天可以如此精采,每一天的時光不會絲毫浪費,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充分運用!即使到了上床就寢時,依然活力充沛!而有些人的生活每天一成不變,每天起床面對鏡子無精打采,坐相同班次(時間)的車(電車,火車)上班,吃一樣的早餐(咖啡,三明治等等),處理類似的事務,中午一樣的便當,下班面對相同的人群,晚上與丈夫(妻子)幾乎沒有話題聊,與孩子也是無法表達更關心之意,每天的變化不會差別太大!這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很容易出現在我們生活周遭,我在我的Twitter或者Plurk有提過一個句子-生活應該是差不多,還是想很多(什麼都要),或者要求不多?,但往往我在現在生活裡,看到的答案都是選擇第一個,其次是二,再來就是很少人的三,差不多的生活已經觸及在每個人的心中,時間但總不能"差不多",這差不多到末端,往往就"差很多"!我想,這最後不會是你所見到的,你渴望的樣子!
theirmind'十--Now's oneself, True's itself, It's yourself(一心一生,一刻一真,一切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