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我的自我對話

就在上一篇的內容,我有提到關於語意不清的問題,這其中我有舉例到這就像人過馬路的權利,由於這點,我想到了一個你我皆知的故事,那就是寓言故事中的兩隻羊過橋的故事.
有一隻白山羊準備要過獨木橋,在橋的另一頭也有一隻黑山羊要過橋,在白山羊過橋時,黑山羊也走了過來,兩隻羊相見時,白山羊就說,"喂!黑山羊,可否讓我先過?"
黑山羊也不客氣的說,"你應該讓我先過吧!"
白山羊就說,"為什麼?"
黑山羊說,"你沒聽過禮讓嗎?"
白山羊說,"沒有,我也不會讓給你先過"
就在兩隻山羊在爭論誰應該先過時,兩隻羊也開始動起身體來,想要把對方擠下河流中,結果兩隻羊雙雙落河.這故事的道理很簡單,就是懂得學會禮讓而已,可是反觀現在馬路上,總是有人不守規矩,我行我素的向前進,走他自己喜歡的路!我再舉一個真實新聞,就是阿迪力走鋼索的新聞,他在七月五日當天,在新疆喀納斯風景區,走完1530公尺的新聞,這途中還與他的徒弟交錯而過,這兩者的路只有一條鋼索,要怎麼禮讓?所以兩個人就在空中相互交叉,扮演相互尊重的角色!
台灣有許多小路,這些小路中,有些是單行道,有些是雙向道,有些人不在乎這些號誌,把單行道當雙向道,大馬路偏偏要逆向行駛,造成許多人只好尊重他們的"權利"(在法律中,只要你撞傷別人,不論你是否守法,是肇事者還是被害人,就是有刑責),然而,看見了許多大大小小的車禍,哪一個誰應該負起完全責任?
人的思想往往終於自我的選擇,當他想往哪條路走時,他自然會走完那條路!不解的是,這些選擇的考量是否也終於他自我的本身?也就是說,他的選擇是優先是以最佳路徑還是捷徑?或者最短距離?在他選擇這些路時,是否有考慮其他的因素?像是天氣,車子本身的性能,輪胎,煞車等等.我們前進到我們要的目的地,人與人相處,靠的也是語言,行為與情緒互動而成,當我們考慮到自我的溝通想要的想法(路徑),是否考慮到對方的可能的說法(天氣,外在因素)?好像沒有,也似乎很少有過,雖然我們內心的大腦可以透過目前話題本身描繪出可能的答案時,但往往與在別人面對相訪時,這些功能似乎沒有那麼明確,可靠!
我在想這些答案時,認為可能與我們的意識預測有關係,當我們與他人對話時,你有多少的期待可以回應他們動聽的話語?達到最佳溝通?我想很難,原因在於我們總是想要化成別人心中的那個自己!如果是長期以時間來看,感情能夠反應,但是動力似乎不足!
每個人現今存在的溝通,往往有幾個難題,一是不了解自我,二是不了解別人的自我,三是對那真實的我不知道,四是以為別人的那個就是我!這四個我的意義在於我們應該用什麼方法來保存"自我(self)"?溝通時,應該選擇哪個"我"應付?這真的是個無解題,我還要看看更多不同的對話面,才能抽絲剝繭說的明白些!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那隻巨大怪物回頭,不想理會他們,艾維茲、海娜以及洛爾爬上樹幹之後,艾維茲往上看了一下,「那裡似乎有什麼?」,海娜也跟著查看,像是村莊之類的房舍在遠方,還需要走一段路。洛爾想:「那是我們原來的村莊嗎?」

Everyone is complaining

每一個人都在「抱怨」,打開報紙——不,我說的是打開網路上的「報紙」頭條,當你看到一則新聞的反應之後的表示心情圖示點選你認為符合你心境之後,你就看到網友的「抱怨」;沒有心情圖示?你還是能夠見到網友的自身經歷,符合其他讀者青睞的,就會表示按個讚,或者把它推舉成為最前頭的推薦,你可以看到網友的冷嘲熱諷,以及最讓人最不受歡迎的留言,這像是一個社會縮影,我也「曾」留言過;現在,我「幾乎」不想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