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思考 2

我在說明第三個問題之前,我先說明這幾天發生在我工作的情形!
我在前幾天到我工作的地點上班時,發現我操作的機台的對面機台發生了故障,需要工程師維修,於是他來維修,他來維修時,認為這個故障的問題比他想像的還嚴重,需要多些時間才能維修完成.這不打緊,他就開始做了!他維修的時間從晚上到深夜才大致告一段落,這中間還有維修其他機台(時間不長),他大腦思考著一件事,這機台怎麼這麼難做?他也自語說,這機台實在很累人!但也必須完成它!
回到思考這件事,我們做這事時,大腦,器官(情緒),言語控制這一切,灌輸新的思維來教導大腦來如何完成它!一個動作的形成,由大腦分秘神經,經言語反映情緒,就是這樣從一而終,對於思考的言語,你自己最清楚,然而並非所有行動是從言語帶動行為模式;我們思考是這樣的-對於單一事而言,你會用言語判斷,什麼事對你最好不過!現實社會不是這樣,許多密密麻麻的事交織在一起,你要怎麼判斷?
這就需要大腦來辨識事情的能力,一個事情的重要性,時間性是由記憶來判讀,在過去他可能認為這個機台的故障情形還好,可以馬上修復完畢,所以他先暫停,去維修別的機台,或者他的大腦認為他該吃晚餐了,所以先把手邊的工作暫停,先去吃晚餐再來做!前段是言語,後段是器官,你大腦會自行分解它的的構造,來判讀當下的事,這就是思考的模式!
第三個問題-你是一位優秀的廚師,你在不少的五星級飯店服務過!現在你參加一場廚藝競賽,比賽項目是利用相同食材來烹調不同的菜色,如果在比賽結束後,評審告訴你,你與其他兩位廚師所烹調的菜色口感,味道很接近,你怎麼想?這個留給你思考,下回我分解!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一個自殺者的心聲

好像一切要說再見似的,當你一個人孤單地坐在窗台邊,看著人車來往,或者沒有人車經過時,當你傷心難過,面對一切絕望時,你有種「跳下去」的感覺在你靈魂深處作祟。你告訴自己,跳下去之後,就解脫了!因為不是捨不得,而是世間太多疾苦,我一個人無法面對,妻子(丈夫)不肯傾聽我心,成天抱怨她/他有多勞累,小孩子的教育,也不肯聽我言。同事之間老是互相猜忌,老闆總是拿我當出氣筒。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難道我不能活出自己的快樂?難道我不能不別人一樣,每天平安喜樂,也活得相當有意義。是的,人生沒有意義,因為我不管怎麼改變,他們還是有所怨言,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討他們歡心?你們老是說要做自己,根本在我的生活不存在!一點也不存在,我也做自己啊!為什麽老是得不到讚賞?

自己

艾蓮娜使勁拖著幾乎僵硬的身體,想要做些什麽,至少緩解這種情況。可是卻什麽力氣也幫不上,那群醜陋的怪物在望著她,至少她感覺到「那種遠遠」望著她的樣子,她卻受不到「傷害」?這是怎麼回事?右手的顏色彷彿告訴她要做些什麽,可是為什麽這時候那種感覺「不翼而飛」?她真的不解。

偽裝

整個世界是可笑的,荒唐不羈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虛假情意的。看著 CNN 的新聞主播可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間斷地播報幾乎同樣的、類似的,重複的消息,我總心想:他們不會厭倦嗎?或許你會說,這是他們的「工作」,這是他們「應該」要做的,這是他們的責任等等,但我想問的答案不是這個——或者——不是問對的問題還是答案,而是該想想這世界「看起來」其實沒那麼「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