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口(續四)

 

Photo by Steven Wright on Unsplash

艾蓮娜回頭看著剛剛幫他忙的老闆的神情,似乎很愉悅,「這人.....」她想。往前走,馬上又有一個人拉著她,還沒等到她反應時,「小姐!小姐!小姐!幫我!」艾蓮娜根本就硬是被拉著往前跑,「等一下!」她說。


往前走一段路,在商店街之後的一個小馬路通道,上方是摩天大樓,艾蓮娜抬頭往上看,某一層樓發生火災,濃煙直達天際,不斷往上竄,「你應該打電話給消防局.....」艾蓮娜心想,沒多久,那一層樓傳出爆炸聲,「蹦!」的聲響震破了玻璃,玻璃碎片掉落了下來,艾蓮娜沒意識到,但是被嚇到。艾蓮娜衝進去大樓,警衛攔著她,「小姐!」艾蓮娜沒回應,然後跑往後頭的樓梯口,艾蓮娜往上跑,但是一路跑到了十幾樓時,因為體力不支而暫時摸著欄杆喘息,「我到底在幹嘛.....」她想。


其實,在她往上跑的同時,消防車已經來到,她有聽到,但她無意地被拉著去救人,感覺也實在奇怪,但還是往上跑,她也不知道為什麽。第二聲聲響又開始爆炸,大樓又被震了一次,艾蓮娜扶著欄杆,但奇怪的是,怎麼沒有見到消防隊員?原來消防隊員在另一邊的樓梯口,而那也是距離最近救災的樓梯口。


艾蓮娜放棄,她往下走,但大樓開始鬆動,隨時被震垮。她慢慢往下走,結果沒多久大樓的樓梯口被震出一個大洞,她被嚇醒。



傑尼的老媽看著她,一雙大眼看著這個女孩,原來那個剛剛是個夢,「?」傑尼的老媽還是很疑惑,一言不語看著這個人,艾蓮娜一起床,兩眼無神,「?」艾蓮娜也露出疑惑,兩個人就對看彼此,彼此疑惑。


「怎麼了嗎?」艾蓮娜問。


「是你怎麼了吧?」她說。


「傑尼呢?」


「她喔?」傑尼媽想一下,「上班了!」


「喔!謝謝!」艾蓮娜答謝之後,立刻穿起鞋子,往門外跑去。


艾蓮娜在門口,「剛剛是夢?」


艾蓮娜想了一下,然後看著對面的婦女在簽收郵差包裹,「是夢?」她一直回想,「不太可能.....」她往前走,那個婦女「果然」跟她打招呼,「嗨!」不過艾蓮娜沒有跟她回應,往前走果然是在夢中的路口一樣,艾蓮娜坐在路邊,一根電線竿旁,旁邊一轉頭,果然有公園,可是公園的樹木上的顏色不是鮮綠色,而是黃色或是橙色。


一個男子果然在找人,艾蓮娜的眼色可以看見,但她故作不知道,直到男子又大聲叫:「有人可以幫我嗎?」艾蓮娜起身,然後轉頭離去,這次往左邊路口走,是一個 T 形路,她左轉,在住宅與住宅之間有一個小通道,可以看到在對街的情況,她看見有一個小男孩在玩球,還看到一隻狗,艾蓮娜想了一下,「那邊可能是公園?」她想。


她穿過通道,往前走,果然是一座小公園,比剛剛看到還要小一點,他的父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們兩個正在聊天。


男童的母親看了一眼艾蓮娜,又轉頭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男童的母親似乎對自己的丈夫講什麼悄悄話,艾蓮娜看了一眼。


男童抱著球走到了艾蓮娜身邊,「姊姊,陪我玩。」他說。


「可是.....]


男童的母親的神情好像告訴艾蓮娜說不要答應。


但男童還是拉著她手往前走,「好吧!只能一點喔!」艾蓮娜說。


艾蓮娜走到了男童的對面,男童把球丟給她,然後艾蓮娜再把球丟回來,兩個人就在玩你丟我拋的遊戲。


沒多久,一輛車子開過來,停在這個父母的後方,一個人下了車,大概是母親的老媽,要把孩子接到她的家。她走到了男童身邊,告訴男童一些話,這時候球正好在艾蓮娜手中,她走過去,要把球還給他,「你拿去吧!」那個婦女說。


「不行,這是你的。」艾蓮娜說。


「就當作你陪他的見面禮吧!」她回說,之後男童被牽著走到那輛車,男童還回頭跟艾蓮娜說再見,那對夫妻的太太也起身上了車,只留下那隻狗與丈夫兩個。



艾蓮娜走到那個丈夫身邊,「你們是在談扶養權嗎?」


「你怎麼知道?」


「看得出來。」


「他是獨子,我們第一個好不容易得到的兒子。」丈夫說。


「希望你要堅強。」


「你是不是電視上報導的那個人?」丈夫轉個話題。


「嗯....」艾蓮娜不想提,「算是。」但還是忍不住承認。


「你真的有冰嗎?」丈夫好奇地問。


「嗯...這個...我不知道。」艾蓮娜不想承認。


「我想看一下.....」丈夫露出興奮的表情,並且轉頭看著她。


「我不是那個人....」


「算了!」丈夫露出失望的表情。


「你走吧!」他又說。



艾蓮娜當然沒有「表演」給他看,因為她真的擔心會失控。但其實,她的所到之處,早已經漸漸失控。還記得那個博物館嗎?目前還是暫時關閉中,因為裡面的冰霧開始漸漸地凍結每個展覽作品,博物館上還懸掛著「停業」的告示牌,但部分的冰霧已經可以可見,一個遊客在博物館外所自拍的照片中有著冰霧滲漏出來的「跡象」。


幾名記者也在報導中猜測事情可能不單純,但沒有「證據」顯示,因為沒人可以准許入內拍攝。



隔天一早,翔子起床,她看著慧莎的睡姿還有表情,忍不住偷笑。


她走到艾維茲身邊,掀開棉被,艾維茲竟然長出了「尾巴」!而且還會動,「!」翔子不敢相信,轉頭搖醒慧莎,「你看你看!」翔子大聲說。


「什麼呀?」慧莎一轉身,半邊的乳頭也露出來,她起身,調整了一下衣服,但調好一邊,另一邊乳頭也露出來。「你看!」翔子指著艾維茲的背部。


「!」慧莎這時候還驚醒,「怎麼會有尾巴?」


「喂!」翔子搖搖艾維茲,「你怎麼會有尾巴?」


「尾巴?」艾維茲起身,還一不小心坐到尾巴,動一動身體,「喔....」艾維茲揉揉眼睛,「因為我的眼睛....」


「嗯....」翔子看了她的眼睛,果然變成了「金色」。


「那也不可能會有尾巴啊!」慧莎說。


「喔!說來話長。」


「那這個可以藏起來嗎?」慧莎說。


「嗯.....」艾維茲起身,「不知道。」


她轉身去盥洗室,脫下褲子查看一下後方,「很困難。」她想。


「我試試看。」她走出來,看著她們兩個說。


一件 Tee 罩住她的後方,剛好就在她臀部上方,但是只要一個動作,尾巴還是會露出來。


「你可以不要動嗎?」翔子看著她的背部,尤其是尾巴的那個部分。


「應該很難。」艾維茲努力不動作,但還是不自覺動了一下,而一動,尾椎的那個部分就會露出。


「就當作萬聖節裝扮吧!」慧莎說。


「距離萬聖節還有五個多月呀!」翔子說。


「有什麼關係?」慧莎回說。


「好啦!準備出發下一站!」她繼續說,說完之後整理服裝儀容,然後往門口走去,「我在車子裡等你們!」


艾維茲穿好鞋,整理一下頭髮,翔子則是綁起頭髮,戴好眼鏡。


艾維茲先行,留下翔子一個人在房間內張望。


「嗯.....」翔子想一下有無東西留下這邊,之後關好門,跟上艾維茲,她在前頭。


下了樓梯,看了自己的車子,艾維茲上了後座,翔子則是副駕駛座。


「好了嗎?」慧莎說。


「今天會到吧?」艾維茲問。


「最晚今天晚上。」慧莎轉頭說。


「出發!」翔子指著前方。



「新聞報導,那個冰凍女孩目前下落不明,有人看到她在桑翠街 311 號出沒......」一個箱型車的男駕駛在開車途中聽到這句,而艾蓮娜正好在前方走了過去。她正好與那位丈夫聊完之後,起步離開。公園一旁就是一個小型商場,那位聽著廣播的駕駛正好左轉,看見了艾蓮娜。


艾蓮娜坐在一旁的涼椅上,看著有車子駛入這個停車場,涼椅上的上方有樹蔭遮擋。突然,樹蔭的上方降下了雪,打在艾蓮娜的手臂上。她沒有反應,直到越來越多片雪花時,還有人注意到她時,她才驚覺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嗎?」


「小姐!」一個推著手推車的婦女指著上方說。


「?」上方的樹成了白色一片,天氣不算太好,但至少沒有下雨。艾蓮娜往上看著,疑惑表情寫在臉上。


「冰凍女孩!」一個黑人指著她說。


「我不是!」


她趕緊起身,快步離開,但離開的同時,地上滿是雪花片片。


有人撿起來,有人踩著,艾蓮娜趕緊往前方走,可是那些撿起來的人,沒多久手部就結冰,她還不知道。


「!」一個路人撿起雪花,害怕且驚呼連連。


「不要撿!」另一個路人說,但這時,早已經有十個人全部凍結。


艾蓮娜還在狀況外。


熱門文章

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