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口(續三)

Photo by Javad Esmaeili on Unsplash

 

艾蓮娜看著櫥櫃裡的食物,還有餐桌上的食物,想著不知道要怎麼搭配?她沒有吃,反而是直接出門,連傑尼的老媽也沒告知,她還在房間睡。一出門,平行的街道不知道該往哪裡去?她想。她往右邊走,白天早上幾乎沒有什麼人,連早晨跑步的人也沒看到,她東看西看,每棟房子都長得不太一樣,有高有矮,有大有小,有各種不同的顏色與花紋。艾蓮娜心想,那種大房子肯定是有錢人住的,而且還是白人,艾蓮娜雖然是白人,但並非是很有錢,那一個小城鎮,研究能賺取的收入並沒有很多,很多人想要信任科學家,但還是存在半信半疑之間。艾蓮娜想到自己居住的小時候情況。


對面有一個婦人正好從自家的大門走了出來,她看了一下,原來是郵政車在送貨與送信,郵政人員要請她簽收,那位婦人簡直就像貴族裡的仕女一樣,帶著驕傲的氣息,綁著馬尾,肯定是燙過的捲髮,她還是看著那位婦人一眼,那位婦人肯定是注意到她了!「嗨!」她大聲一叫。


「嗨!」艾蓮娜回應。


對話到此結束。兩個人並沒有接下來的談話,婦人走回自己的屋內,並且拿著自己的包裹,艾蓮娜則是繼續往前走。前方一個人字形路口,右方的車子開了過來,艾蓮娜往右方的車子看了一眼,一輛大紅色的跑車奔馳而過,看來是法拉利類型的。往前走,有一處小公園,裡面顯然沒人,應該說沒有多少人,小貓兩三隻。


艾蓮娜走了進去,一個黑人婆婆馬上就說:「嘿!那個小女孩幫我一下!」


「嗯?」艾蓮娜以為她在跟其他女生說話,但往後看並沒有任何人,「對啦!就是你!」那個有著棕色捲髮的黑人婆婆說。


「我?」艾蓮娜指著自己。

「幫我往下拉。」

「?」艾蓮娜跑了過去,看見那個婆婆在拿著一個類似長棍的東西想要拉什麼東西下來,「那個!幫我!」她又說。


「什麼?」

「那個!那個黃色的東西!那個已經熟了!」


原來她想要把樹上的果子摘下來,艾蓮娜接手,她一直瞪著腳尖,努力把樹上的果子往下壓,終於這果子掉了下來,並且婆婆的手正好接住。


「你看!這很營養的!」黑人婆婆拿著果子給她看。


她咬了一口,「好甜!」她說。


「謝啦!」她又說,「你要嗎?」她說,抬頭看了一眼旁邊的樹枝,「那邊還有一顆.....」


艾蓮娜往那個角度看去,的確是有,但是太高,根本摘不下來。


「沒關係....」


她吃完之後就轉身離去,果子的核就被丟在原地,艾蓮娜坐在一旁的涼椅上,看著那名黑人婆婆離去。


艾蓮娜看著四周,好像就跟她所認識的街道一樣無異,她起身,轉頭直行,繼續往前走,穿越公園。


穿過公園之後,剛好斜對面有一間甜甜圈連鎖店,連鎖店上有得來速的車道方便駕駛免下車購物。她剛好與一輛汽車的駕駛擦身而過,那位駕駛與店員對話:「一打甜甜圈,四杯咖啡,多糖。」她看見店員與駕駛在交易食物,然後看著店內,用餐人數並沒有很多,過了甜甜圈店之後,前方有一處橋,橋下正好是小河,艾蓮娜走在一旁的橋旁,往下看著小河,很深的高度,但河流卻很淺,一個行人經過她的身邊並且向她點頭示意,艾蓮娜沒有注意到。


她順著河流的方向走,河流一旁都有馬路可以直行。往前走,正好通往一旁的大馬路,馬路上是商業大樓與商業大樓的交匯處。


她走了大約三十分鐘。看到前方有一處遮風避雨的座椅,忍不住上前坐下來休息。


大約十來分鐘,座椅後方是一處小店面,裡面的老闆,看起來已經有不少歲數,他走了出來,「小姐!你要修鞋嗎?」


「修鞋?」

「沒錯,這裏是修鞋店鋪,你有鞋子要修嗎?我看你腳上的鞋子.....」老闆邊打量邊看她腳上的鞋子。


「我幫你修,算你兩百元好了!」

「不不不!」艾蓮娜說。

「沒錢?」老闆擺出那種臉色不悅,但又懷疑的眼色。


「太貴?」老闆繼續說。

「不是這樣....」艾蓮娜趕快解釋。

「不然這樣,你當我的跑腿小妹,免費幫你修!」

        「?」艾蓮娜不懂。


老闆走了回去,原來艾蓮娜在看他走回去裡面的店鋪時,發現他走路一拐一拐,還需要有手杖幫助行走。


「好!我幫你!」艾蓮娜跟著他走進去,店鋪屬於狹長型,老闆把手杖放在一邊,一邊等著生意上門。


修鞋店鋪沒招牌,沒廣告,幾乎沒人注意到。


「你幫我招客人!」老闆指著艾蓮娜說。

「出去!」他指著她。

「哪有這樣?難怪沒客人找你!」艾蓮娜回頭說。


「你幫我出去找客人!」老闆有著老頑固的脾氣,所以很多人都很怕他。



艾蓮娜一出去,現在是上班時間,哪有什麼客人?她看著來來往往的行人,這裏距離商業區有一段路程,這裡算是商業區與郊區之間的外圍。


「免費修鞋!免費修鞋!」艾蓮娜大聲叫。


老闆也聽到了,「沒有免費!」


「免費修鞋!免費修鞋!」艾蓮娜繼續喊。


老闆一氣之下杵著手杖走了出來,「哪有免費!要錢,要錢!隨便你喊!就是不能喊免費!」他告訴她之後,又走了回去。


「免費修鞋!免費修鞋!」艾蓮娜繼續喊同樣的說詞。


老闆很氣,本來又要走出來,但不到一分鐘,有位穿著西裝的男士走近艾蓮娜,「免費,是吧?」


「是的!沒錯!」艾蓮娜說。


男子走了進去,「你看我的鞋子....」那名男子脫下了皮鞋,給他看後鞋跟,明顯腐爛,「來,我幫你換一個。」老闆說。


老闆以俐落的手法,去除壞鞋跟,釘上新鞋跟,然後修飾一下鞋面,大功告成。


「謝謝老闆!」男子接下老闆給他的鞋子,穿回自己的腳上,果然很滿意。


那名男子離開。


老闆走到了艾蓮娜身邊,「不要再喊『免費』了!」

但艾蓮娜好像不為所動:「免費!免費!」


果然又有同樣類似問題的客人上門,這次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艾蓮娜的手法果然奏效,而老闆在忙著處理排隊的人潮時,艾蓮娜還在喊。老闆受不了,「等一下!」老闆對著眼前的婦女說,然後走到前面告訴艾蓮娜,「這樣吧!十元,十元!」


「十元!十元.....」艾蓮娜大喊,不到兩分鐘,又變成「免費!免費!」


老闆把眼前這排客人們的工作做完之後,他受不了她,「算了!你走吧!」


「?」

「你不是很想要客人嗎?」

「靠著『免費』,不是很好嗎?」艾蓮娜說。

「你不知道,我都賺不到錢嗎?」

「你覺得他們沒有給妳錢嗎?」


「有啊!」老闆拿出一疊疊紙鈔說,「這給你.....」他給她一張十元,「算是你幫我吧!」


「其實你技術很好啊!」艾蓮娜收起鈔票說。


「你只是太嫉妒.....」艾蓮娜繼續說。


除了第一位客人沒有給錢之外,爾後排隊的其實有給錢,但並不多,多則一張十元,少則三到五元不等。艾蓮娜對他笑啊笑,然後摸摸他掌心,然後轉身離去。



回到旅社,慧莎與翔子,還有艾維茲停好了車。三個人走下了車子,走往自己的房間,一打開門,東西四處散落,都以為有人闖空門。翔子立刻躺了下來,「好舒服!」她說。慧莎脫去了鞋子,身子坐在床鋪上,但頭微微地下垂,「吃得好飽!」


艾維茲看著她們兩個,「....」正要開口說話時,翔子搶先一步:「你何時跟他說好?」


「就在你們進來之前,你們要來找我的那個時候。」


「我就知道,你們要來這一招,這次出行已經花了我不少錢!哪有多餘的錢在犒賞你的胃?」


「別這樣嘛!回去一定報答你!」翔子起身說。

「明天就會到嗎?」艾維茲問。

「大約明天晚上吧?」慧莎說。

「你很想念她吧?」她繼續說。

「你放心!我們絕對會找到她!」慧莎起身,給艾維茲一個擁抱。

「我要先去洗澡!」翔子說,一說完就直接跑進浴室。

「啦~啦~啦~」翔子邊打開熱水邊唱歌。


艾維茲緩慢地閉上眼睛,看來身體有些睡意。


艾維茲睡著了....這時翔子洗好澡走了出來,看見艾維茲睡著,嚇她一下!「你去洗個澡吧!很舒服!」艾維茲其實只有睡七個多分鐘就被驚醒,她的眼神看著翔子,「這樣比較好入睡!」她說。


艾維茲起身,轉頭走進浴室,她脫去身上衣物,開始洗澡。


水花淋濕她全身,包含頭髮,這時候讓她可以稍微安靜一下,沈浸在水的氛圍中。就在此刻,眼神冒出金色的感覺,好像把自己變成貓科動物的樣子,艾維茲稍微停頓了一下,「等....」她緩慢說出這句。


慧莎在跟翔子聊工作趣事,沒有仔細聽到浴室裡發生什麼事。


「你知道那個....」慧莎講到這句時,聽到浴室開門的聲音,轉頭一看,艾維茲的眼睛變成了金色,但慧莎沒有看個很細,但她覺得艾維茲的動作感覺不對勁。


「你還好嗎?」慧莎問。

「還好。」

「我要先睡了!」艾維茲說。


「好吧!」慧莎起身關掉電燈,然後走回自己床鋪,「睡啦!」慧莎轉頭告訴翔子。


翔子也跟著躺在床上,關掉一旁的床頭燈入睡。


熱門文章

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