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市場(續二)

Photo by Chris Hardy on Unsplash

 

在捷運電車上,甚至在機場,在火車站,你只會注意到兩種人:男人與女人,還有一個:不男不女。我不是在折損他人的壞話,而是第三種性別,確實不是男,不是女,而是都有。我看過此類型的性別很多次,定義性別,向來是件痛苦的事,因為性別的二分法,非男即女,非女即男,很容易猜測,卻也帶進了一種矛盾的死胡同。


在〈性別市場〉中說到性別的那種很奇特種類的類別之後,當然還會繼續說明。我為何對性別這麼好奇?因為我不喜歡性別就這樣「惡化」下去,進入了一種二分化的世界感覺中,對於男性,異性戀而言,女性是唯一的吸引人的物質(抱歉,我就是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說法),女性呢?男性是一種有魅力的個人體質,注目著女性的焦點。用異性戀的那種生物演化學的角度來看,那是種性擇上的演示,不斷說明男女之間,唯有兩者有剛好的「特質」就會符合剛好的配對。


你大概沒有看過林志玲會喜歡上宛如野獸般外表的特質,卻有溫柔的內在,還具有暖男的陽光性格。說真的,外表出眾的女性,「自然」會喜歡有「帥氣」的男性特質,也同樣深入地,如果真的有美麗女性喜歡上醜陋的男性特質,除了少數,與審美觀之外,我也找不到還有其他更好的說法。因此,女性或是男性,說沒有外表現象,我怎麼也不相信,鄉民說得很對,帥與美,的確會造成社會一窩蜂的吃香,多數研究也顯示,外型是美麗或是帥氣的唯一標準,是很容易有良好的「運氣」特質,承認吧!人真的會看「外表」決定你的內在。


不過,說實話,男性的外表特性,吸引著女性倒追,也如果女性真的那麼主動,也除非你有良好的內外呵成的特質,大概也不會有女性「喜歡」上你,想要跟你講悄悄話,傳給你甜言蜜語。然後,相反來看,女性的外貌特質,也大概吸引著一大票的男性想著,不是很多人追,就是自己沒有機會被看上而放棄,男性與女性著其一特性大概就是主動與被動的兩種顯露行為,女性是角落觀察,男性則是大眾示人,就追求點上,性別就開始分成兩派。


外表是佔據男女之間,對於行為上的兩種依賴存在感,而對於男性與女性而言,也唯有男性的某種特性是男性所言的某一種行為特質而變成「男性」,就只是侷限在「男性」的定義上,相反看也是如此。女性的某一特性行為也被侷限上「女性」對於行為上的表現上,而也造就了「女性」應該是怎麼樣,所以,不男不女的那一派,就是在性別本身殺出一條中性路,畫眉眼影,加上口紅畫上男性臉上,成了變態,女性有著男性的超俐落短髮,喜愛褲子勝於女性裝扮,走路有「男性」特質,成了性別專屬印象。走不出男女的原因就是性別的男女就是生來「改變」不了的唯一選擇,甚至是沒有選擇。


男性應該如何,女性應該如何,相信我早就說到陳腔濫調的平凡,不過並沒有什麼用。社會上本來就應該用性別,甚至男女區分我們誰是誰。因此,社會的多元,侷限於男女之間的某種劃分,如果說性別是男女之間的關係牆,那麼性別分開來看,是我們的隔閡牆,就是帷幕之間,可以猜出,非男即女,或是相反的一定特質。


當然,上一章提到的尊重,男性女性之間的不同,是應要尊重,男性向來被男性化,定義出男性有的特質;女性也被定義出,女性該有的特質印象,叫我們怎麼無法擺脫男女最深層化的印象,那種最既有的存在感。因此,外貌出來的特質,就是反映出男女很基本的印象,無法像外星人一樣,定義出男女一樣,甚至可以說,外星人可能沒有男女的籠統現象,因為性別不存在。就算放在動物本身上,除了特定的動物之外,男女也幾乎一樣。


小雞是個例子,但長大後就不同,小獅子也是,公獅與母獅就不同,狗也是一樣,甚至長大後也很雷同。動物上的定義男女,跟我們人類定義男女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式,而去定義男女的唯一方式,也就被定義出男女既有的絕對形式。我常常在思考這樣奇特的男女存在現象,我打扮著女性,就很容易走入女性的類似化,相反來看,當女性成為男性時,打扮也變成了類似化。


為什麼有性別?不如去問問,男女一出生下來的定義是怎麼包圍我們,讓我們困頓的?有人不喜歡定義(像我),有人對於男女這兩種懸殊上的觀念只去定義在男女本身上,也只有男女可以定義如此最簡單的二分法。我看著女性,難免有著男性的思想在糾纏著我,就是男性應該有的觀點在我對於兩層之間的那種矛盾情感,就容易造成我對異性出來的那種觀念,我全都認同,男性的存在有的思想情操上。


我當然是男性,著眼於男性的氛圍上。相反來看女性,著眼於女性的認同上。女人應該存在有的特性,就宛如女人要擦點什麼來吸引他人的注意一樣,不管是男女都好。女性成為保養品的代言人,化妝品最好的說法,很少有彩妝保養一開始就是針對男性而來,甚至可以說是沒有。男女的膚質,以及女性在妝點的認知上就有很大的不同。如果真的沒有化妝品,女性就不能有女性該巧妙上的裝扮嗎?或是男性該有的認知上,成為男性存有的認同,難道就既是男性舊有的存在點上,所謂的剛強體壯?


外貌是一回事,畢竟,美女容易吸引著男性的目光,女性嫉妒的眼神。我們都想要有良好的肌膚,甚至凍齡的光彩,這大概也是女性維持那種讓人著迷的原因,如果不去保養,大概也唯有少數人去進行。皮膚是最大的器官,尤其是年齡會把人帶向老化的認同上,對女性而言,如果皮膚真的叫人羨慕,以及讓人有回春的觀念,想必都賣得特別好,因為在美感這件事,女性的唯一有的觀念就是延展對於美的概念,還有身為女一種最簡單的概念:愛美,是很基本的——而把柔的特質與美的概念套用對於女的身上。


換個意思是說,女在柔的本質勝於對於男則是剛強的特性。因此,把女性的特性定義在於柔與陰的巧妙,我們或許一生下來,尤其是男女出生的那一瞬間可以被定義,也大概很少男女是被定義相反的特性,因此,順著社會「習俗」來看,男女有的認同,再清楚不過。


異性戀的唯一特性,大概就是男女之間的結合,而不是同性的結合。社會不認同同性是存在的必要,畢竟,同性成不了社會本質的觀念,異性才是,唯有異性,才可能有孩子的出生,才有那唯一的結合。然後看看性別的男女,定義出兩派的差別,就造成了男女有一個左,一個右的相對定義,當然也有人說是相反。


相對應該相左,相反應該相右,一種絕對,但又非常絕對奇特矛盾,或是當然存在的必要特性。社會而言,單兩種性別——男女存在,是男女上的兩派相反與相對的必要存在。因為男女是無一沒有在的因子,屬於黑白這樣的分明彼此。可是對於個體上,就是兩種,甚至多種存在的特性,因為當我說尊重,或是個體,甚至是人本身的同時,就包含的性別的兩種類別的絕對存在性。你生來有男性器官或是女性器官,甚至兩種都有,你都可以被定義出性別來,可是也當符合你對於性別的認同是如何,你才能絕對存在,畢竟社會沒有「多元性別」的存在,因為多數群體的社會結構被分成兩種清楚上的定義,你很難被定義出一個性別出來,除非第三性是明確的性別構造,否則,多數社會中,尤其是民主派系,性別很符合兩派,也符合著性別的兩種分向必要,畢竟,沒有介於冰與火之間的元素吧?


而這樣來看性別,就不奇怪。用顏色來看,唯有黑白,才能定義「灰」,只是你要多灰而已?而其他呢?有高山就有洞穴,有出生就有死亡,有左就有右,在不同方向中,宛如兩派的定義類別,就是男女分眾而有的存在感。但對個體上來看——偏偏又多了男女要去檢討,否則很難完全講出一個大綱,分出個體上的男或女要去定義的奇特空間感。




異性戀的唯一特性,大概就是男女之間的結合,而不是同性的結合。




定義很明顯,存在很顯然,這是定義出社會最簡單的結構感,是男女,是個體,是一種當然的必要性。我跳脫男女,卻又應該男女之間找出男女之間的特性,畢竟,我是男,存在著追求女的特質。但我性格是女,存在著對於女的好奇。你可以說,男女同時在我身上都有,但接觸對象反而以女性讓我著迷有不解?對於男性,不就是男性迷人的帥氣?男性的帥,我很難定義,因為我追求是女——而又女性最迷人的特質上,反而用男性來看,因此,男女的一種好定義,或是壞定義,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存在認同,因為男女,我都有。


尊重,當然就是個體合理,或是行為合理的絕對。而了解,當然就是去思考個體之間的行為必要,了解合理化之間的必要,是否只是我們對於性別的那種迷思?他是真的對你沒意思?還是喜歡程度沒有那麼好?我也不知道,我也一廂情願投其所好於女性,換來不理不睬,也許我應該當當壞胚子,到處腳踏很多船,當個渣男也不賴,就像越是得不到,越是痛苦,越是對你好的,你就望之卻步,退縮不已,甚至封鎖加上忘記。


人是犯賤,還是人真的需要點刺激,一點人之慾望才能讓追求不像追求,反倒是你拉我放,我拉你鬆手的遊戲?


男女,說來說去,就是爭奪男女情場上的得利,但沒有意義,「殺了對方」就像得到 BDSM 上的快感,越是想要,越是心癢。


熱門文章

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