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向(續二)

Photo by Jeremy Bishop on Unsplash


  桐賓在店內不斷「招攬」客人,希望能夠多一點收入。但隨之而來的鹹豬手也招來,一個男子看著入神,忍不住往桐賓的臀部摸去,這時候,亞哥叼著菸連忙阻止,「先生,你入神了喔?」他開玩笑地說,「摸一下不行?我來這裡,不就是要享受嗎?」這名男子不屑地說。亞哥接著說,「想要,請多掏錢,謝謝!」


這名男子二話不說,從外套裡的口袋,丟出一大疊鈔票灑在舞臺上,「這些夠了吧?」話才一說完,就直接往桐賓的大腿內側摸去,甚至直接跳上舞台,小聲地在桐賓的耳邊說,「你下班怎麼算?」


桐賓嚇得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亞哥這時候跳上舞台,直接往那名男子揮拳,結果一拳就把他打下舞台,把台下的桌子與椅子弄得一團亂。客人不多,桐賓遮住自己的胸部,趕緊往舞台後方跑去。


那名男子不服氣,站起來說,「老子有錢,你也管太多!」說完又揮拳朝著亞哥打去,亞哥與那名男子打群架,兩個人你一拳我一拳,最後撞到後方的舞台上,這名男子氣沖沖地往大門口揮拳,把大門口打出一個凹洞才離去。


亞哥站起身,吐出一口血,「他媽的!以為有錢,就了不起!」他大聲說。


椅子被撞凹,桌子被打爛,許多客人也紛紛離場,一個客人也沒有。


慧莎、美貞、翔子、衣耶哥、晶蓮五個人從後台走了出來,一走出來,本來開心迎場,結果失望落空,只看見亞哥一個人坐在遠方看著五個人。



桐賓在後台,不過她在角落,沒有注意到五個人已經來到了現場。一個人畏縮地不敢亂動。艾維茲則是最後一個才走上二樓,她沒有注意到這五個人已經登台,反而是注意一個人躲在暗處,「你是桐賓吧?」艾維茲問。


桐賓起身,上半身裸身,下半身只有一件內褲,艾維茲看得臉色發紅,「身材真好....」艾維茲不自覺地想。


「嗯...你還好吧?」


「......」桐賓眼角有淚,但沒有多說,艾維茲隨處東看西看,看有沒有遮蔽的東西可以讓她穿上,看見了一件大件圍巾之類的東西,艾維茲就拿著給她遮住胸部。


胸部形成 X 形,掛在她的脖子上,艾維茲還是忍不住看著對方的身材....


「誰欺負你了?」


「沒有!誰都沒有!」桐賓大聲說,然後抱住她。


艾維茲被這舉動嚇到,然後也抱著她,「沒關係,有我們。」她說。



五個人掃興地走回了舞台,就看見兩個女生抱在一起。


「你們怎麼了?感情這麼要好?」衣耶哥疑惑地說。


「你沒有看見她嗎?」艾維茲這時候推她一下,回頭看她,「你怎麼也忘了她啊?」桐賓這時候站起身,往艾維茲的臉頰親了一下,艾維茲有點冷顫,「有沒有衣服?」她說。翔子這時候走了過去,然後在自己的化妝台上拿了一件大衣給桐賓,「穿我的吧!」


桐賓穿上後,又走到了自己的化妝台,換回自己原來的衣服。


亞哥這時候走到了後台,一拉開布簾,就看見七個人在聊天,「喂喂喂!小姐!幫忙拉客人吧!」


「是是是!」慧莎忍不住抱怨說。


六個人一哄而散往一樓跑去。



一切很安靜,艾蓮娜仍是豎立在原處,她一直不斷念咒語,試試看有沒有效。想當然,一直沒有用,而保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著監視器的畫面,他還是有睡意,但在半夢半醒之間,還是得專注才行。


艾蓮娜心想一定要離開這裡才行,還是唸著咒語,終於,右手發揮了功用,冰塊漸漸融化,而她努力念著重複的咒語。右手慢慢彰顯出來,終於可以移動轉動手腕,慢慢經過了十來分鐘,艾蓮娜身上的冰塊已經全部融化,正當她準備要移動時,往前踏出一步時,冰塊又漸漸往腳下襲來,要冰凍她。


艾蓮娜不死心,蹲下身,把右手對準自己的右腳掌,一直念咒語,這時候才稍微好轉。保全沒注意到監視器的變化,而艾蓮娜已經離開,往右邊的出入口走去。


一走出去,一個名人的名言錄掛在牆上,寫著想像力很重要之類的標語,艾蓮娜也看也沒看,只是匆匆走過。下一個場館是各中世紀的展示作品,包括畫作、兵器、還有當時才有的工具,艾蓮娜走了進去,到處東看西看,只是沒有看到出口之類的指示牌。


到下一個場館,來到了「亞洲」,這時候展出的則是亞洲時代的畫作、佛像、兵器還有紡織類作品、工具等等。艾蓮娜沒時間慢慢欣賞,一直往下一個「展區」,則是東南亞區域,一樣有畫像、工具等等之類的東西。


現在來到了「日本」展館,艾蓮娜則是看見各種標本、畫像、工具等等,其中一個生物長得很像多眼獸,艾蓮娜看了一眼:「來自十八世紀的生物,兇猛,性情不定等等危險字樣。」艾蓮娜只有看了幾眼。她根本不敢多想許多,來到下一個場館:「原住民場館。」


裡頭有大量的原住民古物,還有仿製品等等,其中一件很像布凱因凱族身上所配飾的頸鏈,上頭寫著:「來自十六世紀的發現,這個有神秘傳說,具有改變神靈的能力等等。」艾蓮娜沒有注意到當時是否有部族配戴這個,但確實有可能有人有配戴過。


保全這時候起身動動,注意到那個雕像已經「離開」座位,他覺得不對,於是起身並且拿著手電筒走走,他往門口走去,往那個方向。



艾蓮娜往下一個場館走去,結果前方是休息展示區,看見了一個大雕像,像是一頭老鷹展開翅膀,頭還轉向一方。艾蓮娜看著那隻鷹看著位置,往前走,來到了美洲區。


這裡同樣展示畫像之類等等的作品。艾蓮娜找不到出口,往前一走,上方有個告示牌,表示應該要回頭走才是出口,艾蓮娜往反方向走,一走出去,又回到相同位置,老鷹雕像的下方就是出口,艾蓮娜東看西看,看指示牌,結果果然正確,她往前方走去,但出口有偵測裝置,她沒有「票」於是不能出站,加上這是單方向,還有鎖定裝置,於是她被鎖在那邊。


中間是入口,當然一樣被鎖住。艾蓮娜一個人喪氣地坐了下來,直接坐在地板上。



保全身上裝有移動位置的偵測器,所以可以掌握他目前的確實位置。他身上的手機接著無線耳麥,耳機的聲音傳來:「出入口有異動。」於是他往出入口跑去。


結果快到出入口時,他停下腳步,慢慢走過去,「小姐.....」一個聲音傳來。


艾蓮娜低著頭,聽到聲音抬頭,就看見一個男子用手電筒照著她。


艾蓮娜被照著感覺很刺眼,這時候保全把手電筒收起來,放在地上。


手電筒的光照射在地面,光源正好呼應到艾蓮娜的右手手臂上,而她的手臂微微顯出藍光。保全後退了幾步,吞了幾口口水,「小姐...你是....」保全不知道該怎麼問,因為他被嚇得六神無主。


「你可以讓我走嗎?」艾蓮娜哀求他。


「是可以...」保全話說得很慢...正當時之際,一隻多眼猛獸在保全的後頭盯著他。


「你後面!」艾蓮娜看見多眼猛獸正要衝向保全。


「嗯?」保全還不知道,這時候艾蓮娜唸出咒語,往地上一放,手電筒的光源反射回去,之後凍結往後延伸,多眼猛獸這時候咬中保全的頭,然後被凍結起來。保全的頭立刻頭骨碎裂,當場死去,而多眼猛獸則是凶狠地盯著艾蓮娜看。


艾蓮娜這時候趕緊起身,往另一個方向跑。多眼猛獸立刻凍結後,並沒有融化,依然豎立在同個位置。

艾蓮娜看見了一個轉角後,往裡面跑去。跑到裡面之後,有一扇大門寫著「內部員工專用,遊客禁止進入」的告示牌,艾蓮娜二話不說直接打開門衝了進去,一進來,電腦以及待修復的古物文件等等陳列在一張桌子上,艾蓮娜往後面的一個小門,裡面是儲藏間,堆放著大量的古物。艾蓮娜東看西看,看到了儲藏間有一個門上頭寫著出口。


打開門,結果是地下室的出入口。艾蓮娜一往地下室跑,一打開通往停車場的大門,燈光昏暗,幾乎一輛車也沒有。艾蓮娜東看西看通往一樓的出口,終於看到之際,跑上去,來到了一樓,也就是博物館的員工的出入口的門口。


現在是半夜時分,外面沒有人徘徊,除了街友,幾乎什麼人都沒有。


她東看西看,而前方是個公園,公園鄰近政府機關大樓,幾乎就在公園內建設。她過了馬路,看到了一棟建築物,一旁寫著政府圖書博物館,她跑上樓梯,希臘式建築看起來很雄偉,穿越過一根又一根門柱,進到了裡面,想當然,現在不是辦公時刻,只有保全在值班。


艾蓮娜看到了保全,馬上跑了出來。而保全看到了她,「小姐!」他大聲說。


「現在不是洽公時間,你可以晚點來嗎?」

「......」艾蓮娜沒回答,反倒是坐在樓梯口。


「好吧!」保全走到了裡面繼續他的值勤工作。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