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向(續)

Photo by Tom Chen on Unsplash


   艾維茲隨手拿了一包沒見過的包裝,上頭寫著「讓你停不下來!!!」三個大大的驚嘆號,表示她的疑問:「真的停不下來?」她沒有特定要問誰,但衣耶哥幫她回答:「別亂買,真的會讓我停不下來!」翔子聽到大笑:「哈哈哈!你沒買就知道!」晶蓮走到了身體保養區,上頭有各種乳液,還有各種彩妝在旁邊等人試用。晶蓮看了上頭的粉餅,「好噁心!一堆細菌!」上頭確實有很多顏色,宛如調色盤一樣,艾維茲也走到了晶蓮身邊,「我也見過類似,被人抓去當舞孃。」


「喔?說來聽聽。」晶蓮轉頭問她。

「我在一個部落中被首領抓去當舞孃,穿著幾乎暴露的服裝,黃色的顏色讓我印象深刻!」


「部落?這麼有趣?那你怎麼逃出來?」

「就有一隻貓救我!」

「貓會救你?真好笑!」晶蓮聽到忍不住訕笑。


翔子走了過去,「你們在說什麼?」她搭著艾維茲的肩膀,忍不住發問。


「貓救她,只因為她被抓去當舞孃。」


衣耶哥聽到了,「哪種貓?」她問。


艾維茲顯然沒有感受到「同理」的部分,讓她很不想繼續說,她趕緊離開那個角落,轉向其他區域,晶蓮看到了上前阻止,但沒有用,翔子這時候湊過去,走到艾維茲身邊,小聲對她說:「她只是無心,你不要太在意。」


「......」艾維茲不說話。


「是這樣的,我們其實都有過去,也很難走出來,你看我們這樣像好姐妹,其實也會吵架,你不要真的那麼放在心上,好嗎?」


艾維茲點點頭,但依然不說話。


晶蓮走了過去,勉為其難地說,「抱歉!我真的覺得很好笑!」她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雖然一直在忍耐。


「好啦!你要我怎麼賠你?」


艾維茲不說,「......」她想要說什麼卻答不出來。


「你不說話,叫我很難知道!」晶蓮說。

「你可以給我一件你的衣服嗎?」艾維茲忍不住說出口。


「啊!這很簡單!我可以多給你兩件!反正那些衣服也退流行,不實用!多送你幾件也行!」晶蓮開心地說。


衣耶哥走到了盥洗區域,挑選了幾條牙膏,還有牙刷,還有潔白膏之類的東西,然後又走到晶蓮、艾維茲與翔子身邊。


「你就買這些?」翔子看到購物籃只有這些東西。

「還有餅乾!對了!順便幫慧莎買清潔劑!」翔子說。


「她也要!其他人呢?美貞說要一罐染髮霜,桐賓說要....」翔子忘記她要什麼?於是拿出她的手機,大開她的手機。看見她與桐賓的訊息:「香片?」翔子表示疑惑。


她拿訊息畫面給衣耶哥看:「什麼是香片?」


「就身體保養與房間用的薰香片啊!」衣耶哥說。


「在那!」衣耶哥指著十點鐘方向說。


翔子走過去,看見各種品牌的「香片」,忍不住驚嘆:「這也太多了吧!」


「抗菌香片?玫瑰香片?醫療用香片?還有滅菌香片?」翔子看到眼花繚亂的標語忍不住說。


晶蓮拉著艾維茲走到了女性生理用品區。也就是衛生棉的專區。


「順便送你吧!」晶蓮說。

「這是什麼?」艾維茲說。

「你不知道?那你那個來的時候怎麼辦?」


「我有那個來過嗎?你在說什麼?」艾維茲不懂她在說什麼。


「就......」晶蓮想辦法解釋。


「算了!」晶蓮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個生理期的玩意。


晶蓮挑選了自己常用的牌子拿在手上,並且走到了衣耶哥身邊,把東西丟在購物籃裡。


「你也買太多了吧!」衣耶哥感覺購物籃有不少重量,看了一眼購物籃。


「很多嗎?」


翔子看了一下,「確實蠻多的!」


四個人接著走到了食品區,購物籃變成了購物車,因為東西實在太多,幸好購物籃可以變成購物車,只要一個按鈕,下方就會展開成為可以推行的車子。


「別忘了牛奶!」翔子說,然後立刻跑到了鮮奶區,挑選了大公升的瓶裝鮮奶。


「你喝得完嗎?」衣耶哥調侃地說。

「又不是只有我!」翔子說。

「你有要喝什麼?」晶蓮問艾維茲。

「這個!鮮調飲料!」艾維茲拿了一罐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飲料。

「這個是能量調味果汁,你確定要嗎?」晶蓮看了一下飲料標籤。

「試試看!」


經過了十五到二十分鐘的購物,晶蓮與艾維茲先走出結帳區,在結帳區外等著包裝食物與用品的兩個人。


翔子與衣耶哥在結算食物,「一共是一百五十六點三六理元。」店員說。


衣耶哥看了一下結帳櫃檯的一個辨識區就完成了結帳手續。衣耶哥提著大袋購物袋走到了那兩個人的前方,翔子則是拿著剛剛買的飲料直接喝了起來。


「我的飲料?」艾維茲說。


晶蓮隨手打開衣耶哥的購物袋,然後在裡面找一找,找到她購得的飲料,然後遞給她,艾維茲一拿到飲料就不知道怎麼打開,衣耶哥看到了,幫忙她開啟包裝。


「好了!」衣耶哥拿給她。


艾維茲喝了起來,一喝了幾口,艾維茲的臉色就大變,「沒什麼味道!」又喝了一口。「好奇怪的味道!」翔子見到後哈哈大笑,「這個就是調味的東西,根本沒什麼人愛喝,我很奇怪,你竟然會選擇這種!」


衣耶哥把艾維茲的飲料拿過來喝了幾口,「確實很奇怪!」想了一下繼續說,「可是賣得不錯呀!」


「這種就是給沒時間又想補充能量的人用的!」翔子說。


「我也不會喝這種。」晶蓮說。


「喝水最好了!」晶蓮拿了一瓶調味水,忍不住遭到翔子的吐槽:「這又不是健康的那種水!」


「我就喜歡!」

「隨便你!」翔子喝著果汁,慢慢喝上幾口。

「接著去哪?」衣耶哥問。

「你還想去哪?」翔子問。

「當然是回家。」



艾蓮娜看著人來人往的民眾,一位五到六歲的小男孩拿著展示台裡的小石頭往艾蓮娜身上丟,但石頭沒什麼作用,甚至很輕,因此無關痛癢。他的媽媽連忙阻止他,小男孩不聽勸,依然我行我素,結果被他的媽媽一手抱起來,他還向艾蓮娜擺出鬼臉手勢,他媽媽當然不知情,因為背對著他媽。


看見逐漸散開的人群,而隨著時間經過,人潮也慢慢遞減,到了夜晚時分,只剩下保全在巡邏,這不是博物館驚魂夜,但氣氛確實很像,因為艾蓮娜得想辦法脫身。



時間晚間十點多左右,艾蓮娜則是眼睛瞪大著看著周遭,她面前的名牌寫著:「西元前的智人女孩模樣。」她的旁邊擺著一尊灰狼的標本圖像,在她與狼的中間,還有一隻站起來大吼的灰熊,只是這頭灰熊被雪片弄成白色。


艾蓮娜右手一直握緊,內心默念咒語,至少是她所知道的那種。不過當然沒有什麼用,一個保全從艾蓮娜左邊的入口走了進來,拿著手電筒到處照射,光不時反射到艾蓮娜結冰的冰霧上,一切靜悄悄的。他從左邊走到了艾蓮娜前方右手邊的一個出入口,前方有各種文物,不只艾蓮娜與她身旁的雕像,還有從其他挖掘出來的器具,瓶子,服裝等等。正前方還有一個用塑膠以及金屬製作而成的一條大蛇,凶狠地看著前方,不過幸好被文物的擺置給擋住。


保全走到了監視工作室的位置,看著各種監視畫面,一個監視器在艾蓮娜的右上角,保全喃喃自語:「這個女孩好特別.....她是怎麼被找到的?」他還吹著口哨,帶著輕快的音符,不斷按壓著各種監視畫面,直到保全受不了疲累,睡著了。


四個人搭上了回程的電車,速度很快,幾乎不到幾分鐘就到了下一站,四個人走出車站,從樓梯慢慢走上來,一切沒變。晶蓮回到她看過的精品百貨,但時間眼看就快要上班,晶蓮只是擺出失望的表情,看起來她還沒買夠。


翔子見到她,沒說什麼,衣耶哥則是提著大袋的東西,直喊著為什麼沒有人幫她拿重物?艾維茲轉身想幫她,但是被衣耶哥拒絕,她執意要這兩個人負一點責任。



四個人回到公寓,晶蓮則是累得直接倒在沙發上,想睡覺。艾維茲走到了餐桌,美貞則是吃著她的穀物片,而她的彩妝畫到一半,也就是說眼影一個很深,口紅半紅,腮紅則是不完全,頭髮也很蓬鬆。


「慧莎呢?」翔子問,美貞回答:「她在房間,準備上班。」衣耶哥問:「這個可以吧?桐賓呢?」


美貞說,「她已經先去表演了!」


慧莎這時候走了出來,全身一身紅,除了重點部位遮住之外,幾乎都被人看光。艾維茲看著慧莎忍不住臉紅,因為她從來沒有看過這麼曝露的服裝。


「你這....」晶蓮忍不住說,「會不會太浮誇?」


「哪會?」慧莎摸摸自己的胸部,下半部,「拜託!你看得到,摸不到啊!」


「那些男人早就往你身上跳了!誰管你摸不摸得到!」翔子說。

「好吧!」慧莎說完就走回自己的房間換上另一套樸素的服裝。


美貞吃完之後就把碗丟在洗碗槽,走到自己的臥室更衣,慧莎和她同一間,一進去,慧莎的背影被美貞給撞見,她的背部有一條明顯的傷痕,顯然是被前夫給打傷。


美貞上前問,但還沒問就被慧莎給阻止,「我知道你看見什麼,別說!」


「好吧。」美貞不說,轉到另一處,背對著慧莎更衣。



兩個女人走出來,幸好看起來相對簡單大方,看不出是舞孃之類的表演人士。翔子不想更衣,衣耶哥也是,晶蓮倒是直接在這些眾人面前換衣服,她新買的衣服。

艾維茲似乎已經見怪不怪,六個女人在一起,顯然很多事情都會公開來。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