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市場

Photo by Mark Decile on Unsplash

 

看到一則新聞,簡直讓我驚呆,但也沒有多少意外——在台灣,女多於男,而且是有增加的趨勢所在。我不記得數字——但那也不重要,因為數字就算多了一到兩人,甚至多十個人,其實沒有什麼意義,現在我們來看台灣的「婚姻市場」,簡直就像傳統市場一樣,你要被挑出來,你憑什麼?


現代人在想什麼,我不知道,要有金龜婿,還是要富家女?我們都想要有「不愁吃,不愁穿」的那種日子,想要找一個下半輩子有個甜蜜負擔的人生。現實呢?其實並不是如此,走一趟「傳統市場」,有人就是會跟你賣一樣的東西:衣服,傳統小吃,還有各種奇形怪狀的東西都不奇怪,甚至有人躲在角落中在賣東西,而且還不會天天現身。我們要找到「適合我們」的東西,你從哪裏進來比較重要,因為多半人會從最先看到的東西開始著手採買,像我以前(現在也是)愛逛傳統市場的人來說,我也都是看到最初,下好離手,買了就走。


傳統市場講究的是人情味,濃濃的叫賣聲,還有彼此最簡單的問候,然而,搬到了愛情傳統市場中,我們最先看到的是對方的服裝,還有神情,還有體味。等到了對方一開口,你就知道你準備要打槍別人了,然後再找下一個,這大概就是我們的心態。我曾經強調,人若是真的能夠進一步去思考自己的立場與想法,或許堅持不再只是「堅持」,而是有更開放的心態去接受不能接受的。


我不是叫你照單全收,但至少有機會去嘗試,去了解,有何不好?我也買過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不好吃的青菜,我同樣也吃過很不好下嚥的小吃,但也許是我的烹調方式錯誤,但也許真的是菜色本身的問題,至少我願意嘗試,現代人呢?你可以慢慢來,但你一眼往往只相信你的快思慢想。


人有兩個想法是正確的,多個科學家也證實出這種直覺上的思考能夠幫助我們第一步建立出「正確」的步驟是什麼,進而判斷眼前的局勢是應該戰或逃。但接下來的第二想法,是需要熟慮的,你可能忽視了沒有看到的部分,或者你根本「選擇性」忽視,因為人只要在這種看到想看到的,就有可能百分之一的機會被忽視掉。


因此,我們來看看我們的優缺點,呦——沒有人有多好的跡象,是啊!我配不上你,你當然也配不上我。這就是「個人價值觀」的問題,常常在說,一對情侶會分開的原因通通都因為這五個字,但也沒有真正熟慮思考所謂的個人價值觀是因為雙方沒有改變過,還是改變過很多次沒有用才選擇性去分手?


我不知道,你可以說舊愛還是最美,你選擇去找回頭草,或許還是記得對方永遠掛念你的好,也或許你的情感還割捨不了對方的甜蜜。對於我這種一次戀愛機會也沒有的人來說,也大概沒有所謂的舊愛,不過看看現在的渣男,女生也寧願選擇這個,也不愛老實男。男人「真的」不壞,女人就不會愛,所以寧願當個渣男,也不願當個去了解女生在想什麼的老實男,而說真的,我實在也不懂「男女」在想什麼,錢嗎?除了讓你買到「愛情」,還是能夠讓你買到「完整」的愛情?


當個渣男吧!這大概是愛情專家給的建議,至少我聽過的是這樣。然而,傳統的菜市場中,我們也只是在條件中過濾出我們要什麼,例如乾淨明亮的店面總比沒有什麼裝潢來得更想要去光顧,除非東西本身好吃,有顯示出來,否則這種第一印象的人,也很難擺脫我們想要用什麼型態去光看人的本身的條件。


即使你月收入很高,甚至是管理職,也不見得有人看得上你。也或者有房有車,還有大筆存款,也是討不到老婆。男女之間觀念的懸殊,套用我自己說的一句,就是性別觀念的牽絆依然都在,也沒辦法,我們這種想要看到另一種性別的分開性質真的很難,而用個體方式去思考,我們之間的某一種差異,難免用自身的優勢來凸顯這種差距來。


你當然配不上我,因為我的「條件」很高,我當然也配不上你,因為你的條件也很高,你要有一個符合你心中「八成」的樣子,大概要有六成就很難,相反來看,要有一個六成的樣子,我們也應該有五成的樣子就行。不過說真的,放眼望去,長得好看的人就是容易吸引人來引蝶,我們用美麗觀點的出發點,再用外貌來打槍內在說是很重要的人,因為說真的,內在要相處才知道,要長時間才能知道,外表的包裝化妝下,是不是我們只看到卸妝前與卸妝後之中的兩個差異,才明白我們其實並沒有嚇一跳,而是沒有驚喜可言?


現代人多半已經看透了素顏之後的照片,要看穿一個人,應該只有內在可以參考,也只有去多時間去認識,去真正了解你我之間的不同與溝通才能進一步去著墨我們有什麼地方才有思考所在。


但現代人不一樣,其實很多人外表,在我很普通的審美觀下,也都知道美麗的本身的性質該怎麼去界定,也就導致了兩個人的存在,美麗與醜陋的優缺點是多麽相近,還可以擁抱。


這不能怪任何人,如果真的要怪,只怕我們自己的內心早已經出了不少問題,想要找一個符合你心中的繆思女神,坦白來說不可能。只要你努力追求,相信女神會愛上你,對你投懷送抱,但情願相信我們每一個人或多或少,如果真能夠了解我們行為其實只是出自於自己的好(念四聲)願,那麼你就只相信我們真的想要獲得更高的進步——而那空間是我們想要看得到的,這也是人們不會把自己逼得太緊的原因,如果你真的想要更好,你大概除了沒有敦促自己來得更加實際一些,而去看到我們的醜陋,也說真的,沒有多好看。


所以,配不配得上,只是我們想要在某種高端的美好建立出那種願景,讓自己看得見,人如果不躍上一步,你怎祈求自己能夠看見,並且且值得那樣做?但一種希望自己能夠更上層樓的進步的開端時,我們就是把自身的優勢放為一樣的端點,好讓我們分出某種上下的落差(你不信,看看你爬上的「風景」,有哪一處不是登上才能看見)。


這樣的市場中,重要的是價值,所謂的價值(格)之間的端異比,我們想要找到自己最美味的東西,最符合自己的東西,光是看價格已經不夠殺,還要看料多與味美是否真實符合?就像菜市場裡的叫賣聲,還有宛如電視購物一樣的場面,婆婆媽媽總是看著宛如神奇魔術的東西可以取代家裡的的一切東西,例如一把剪刀,一把多用途的菜刀,還有一台什麼都能做的烹調工具一樣,老闆總是吸引想要掏錢出來的你,買下你不需要的東西,就宛如我們的某種條件,只想要更好,就忘了自己的眾多市場中,自己到底放在哪個市場中才值得,結果多數人不是高估,就是低估。


這是兩者之間的差別。邊緣人大概就真的單身一輩子,如果他(她)本身多努力改變自己,因為改變這件事說穿了,是你自己要改的(有人肯定會這麼說),沒有人逼你,就算你情願改變,但也非你,我是說當我們的快思慢想的一部分變為我們自己想要更高的一部分時,我們就以為自己真的是這樣子,但又非是那樣子,而把人提昇在某種境界中,我們也都想要更高點,而非再低一點。


我不是說過嗎?在高端誘導式思考中,以及在高層的平行式社會中,我們只想要高階段式的最佳指導,就像我們只看到高階手機,然後才看到中階手機的需求,也然而,當曲線變成某種平穩式下坡時,我們還是想要高端一點,至少是某種不輸人的概念。


因此,期望在市場中能夠看到更好的人(商品),不如想想在怎麼廣大的市場中了解每一個是怎麼樣思考我們之間的人比較實在,並且去開放包容任何所在的可能性。我也相信,婚姻市場要打開,這種找不到郎君的女生,許多觀念真的要修正兩性的平衡思考才行。

但很難,性別本身牽扯到的元素太多,女生應該是怎麼樣,我們應該是怎麼樣,男生又是怎麼樣,性別佔據了太多思考空間,所以性別空間裡的男女,就容易用「男女」本身去著墨我們該有的特質,就忘記我們本身與連結之間的本身。


我當然也想要有個「女神」,不過我同時也知道百分之一的可能比任何在街上遇到你最想要交往的女生來得更少,宛如要做很多萬次的飛機,才會遇上飛安事故。人人都需要改變,都需要思考,都需要了解那個現在已存在世上的任何事物到底指的是我們想要的那種,還是情願式忽略,變成我們只看到專注於個人化 AI?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