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峻與反思

 

Photo by Mufid Majnun on Unsplash

現在是最險峻的時刻,也是最反思的時刻,不免又想起雙城記的第一句話。險峻的是我們面對已知的病毒,未知的是看不見的病毒,已經最初的根源從哪裡來。現在,找根源顯然已經沒有意義,因為已經擴散地太快,太強烈,太過讓人難以掌控行蹤,就像一陣風,你知道風向沒有意義,有意義的是已經沾染你的臉上,你卻沒有感覺。


現在的確是最險峻的時刻,人人自危,人人都擔心自己成為下一個受害者,下一個加害者,雖然自己並非所意。然而,卻也因為這樣,當我們戴起口罩,防範新冠肺炎的同時,人的距離從來沒有這麼遠距離過。也許我們的陌生因為這場風暴讓我們更遠了些,也許我們的距離更因為如此,分得更加清楚些,誰是最親近的,也可能成為最陌生的親人,或是最遙遠的陌生人。我看見本土感染的案例時,一開始就是家庭開始,現在則是要找出最初的帶原者,恐怕也困難,隨著現在的疫情升溫,我們確實更要小心,更要防範。


對誰好嗎?我不知道,當所有的大型集會紛紛取消,甚至延期時,我們有了新的作法:在家辦公,線上舉辦會議,以及勇敢面對病毒,提供建議,教你面對,也當然,還有企業願意用延長程式使用時間,折扣,以及減薪的方式面對這樣的疫情風暴,就是希望可以樂觀地面對這場已經知道的情況。


相信我們可以走過這樣的風雨,但也因此,反思人類現在的時刻,更能讓我們思考我們做了什麼,對抗了什麼。這樣看不見的敵人,是怎麼侵入我們身體裡的?沒人得知,但這些在抗疫的期間,卻也給我們帶來某種現在社會的時候。我們都希望能夠齊心協力,面對這樣的時刻,當然就是考驗人性的時刻,你時常可以看見人的頑性,總是喜歡「只要我喜歡,我想要,有什麼不可以。」各國都一樣,我們都覺得,只要人好好活這一遭,就應該上街狂歡,要死就死到底,於是就忘了別人,即使人人都想要,但不代表這樣的社會可以允許這樣行為上演,只因為大多數人無視於規定,上街狂歡,開派對,甚至大型活動。


就像電影情節的那種恐怖時刻上演,一個人染病,一樣到處趴趴走,甚至參加活動,電音派對,酒吧,還有各種娛樂活動,只是為了要活個痛快!其他人不知道,於是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只要一個人染重病,無視於它,就有可能在不知不覺擴散給各種人士,病毒不看人,我們沒有免疫體,或是有對抗某一疾病的抗原,因此,若是一開始的感冒,就在情況中變成了大病的傳染疾病,從一開始的輕忽到大病,你真的不知道真正的時機點,以及誰會哪一個時間開始中標與傳染。


你喜歡活在當下,但這時候你只是活在當下而就活在此當下,你的心靈沈醉於那個當下,疾病與各種飛沫在室內到處混成一團,細菌很可怕,但我們的混合物更可怕,就像口水混成了一個噁心的東西讓你不知不覺被接觸,被侵犯,以及被感染,也或許這是病毒的可怕,你還是心不在焉,因為你沒有想到這個。社會的一個群聚體,在空氣之中,感染我們混合的周圍,你很難真正感受到。人不了這個社會的層層環節,宛如我們之間太薄弱的連結在空氣之中,幾乎「被」視而不見。


活在當下的定義,真正活在這個在變的當下,而不要想到未來。但我們會,保險就是這個觀念,很多人都有預防勝於治療的觀念,很多人都知道保險就是一個「保障」,至少在生病傷害時,有錢可以「買回」賠償,但我要說,你對未來很多事情真的不知道,不要一股腦兒就想到那個看不見的未來,其實顯得很沒有意義,甚至大把投資在那個「未來」上,才更顯得更加愚蠢。


我沒有說保險「完全」不重要,但是我們不是想盡辦法要為未來買一個「保障」,而是在這個此生活當下,努力存活此各個慢慢積累的當下,才是正解,就像存款,喜歡存錢很多,但也要懂得花錢,花在刀口上,而不是不願意花錢。相反來看,當個月光族,把錢花到幾乎空空如也,也是不對。我不斷強調「過度」的原因就是我們很難「控制」,這個平衡觀念,就像一個球體要平衡三者幾乎不太可能,宛如潘洛斯三角一樣,你無法看出此者,因為就三者(健康、工作(經濟)、家庭)來看,我們很可能一不小心就會摔落,弄得滿身傷,甚至影響其他,造成了更大的傷害。


感情也是如此,愛一個人,就像電影情節的故事,男人失去了妻子,只因為愛她愛得太過投入,很難走出傷痛,可能到十年後還在沈浸那個重複的歲月中,每天看她的照片,甚至與她對話,把她當作還在世上,不願意接受她已經離開人世這個消息,因此,你就不可能開啟心房,願意接受同樣一個喪夫的妻子,或是一個新的人生。


有人說這是真愛啊!我倒覺得,一個人若是沈浸地太過走不出來,真的會讓人以為只有那個世界才是真實的,其他是假的。悲傷五階段,就讓你真的讓你相信那個想要接受都顯得不太可能的一件事,這是我們,或是我們在相信其中,成為某一個真正的信徒?



我們想要某種提升內心的自由,有選擇想要我們想要的選擇權,來得到什麼,因此,也變得更加想要某種應得的想要,這真的你想要的某種選擇,來習慣你來的自由?



這也是我提倡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對待他人,對待自己,以及對待這個世界,了解某一種平衡很重要。付出,不是叫你無需付出,而是去思考,付出八成,盡你所可能去付出,但請真的保留一點給你自己,因為覆水難收,我也過慘重的經驗,相信我,若是你付出你超出負荷,你會很難走出新的人生。其二,冷靜下來,看看這個世界,以及周遭,甚至整個宇宙,質疑你自己的人生,觀望這社會的種種連結,我相信很難做到,可是要做到,本來就不太容易。其三,真正該思考的就是你每一步走來的每一步,人生該思考的該是什麼,是社會的壯大,還是國家的政治前途,順便說一點:現在的國家政治,幾乎都有人自以為的政治風向球在牽著跑,以至於真正很難顧小局,只看大局面。


其四,人生向來本來就不是順遂,所以還要去思考,我總是在懷疑,人生若是有幸運在身邊,想必努力不是顯得多重要,最近的一項研究依然證明努力確實還是成功的關鍵所在,甚至比「天才」,或是環境的某種還重要,但我也同時告訴你,人生的思考,是層層環節在裡面,沒有絕對,當然也沒有相對之某種絕對存在。


人生的思考本來就應該多去想想這地球,這微小的事物是怎麼影響我們全身,可是我們多半沒有想到,說真的,人生很「大」,很龐大到你幾乎不值得一提。這確實是個反思的時刻,人生丟了多少垃圾,多少殘餘物,以及多少我們認為不要的東西,也同時,生物的多樣性,也逐漸發生變化,改變了整個地球生態的樣貌,整個世界幾乎已經不一樣,我們就算醫療很發達,但面對全球爆發的疫情,仍然「不堪一擊」,甚至疲於奔命,把人類的未來都賭上了!但能夠撐多久?問題是要先救誰,這是個燙手「馬鈴薯」,誰先願意一命或一命呢?(可惜沒有靈魂寶石)


你可能沒有思考這個,全球的疫情拉警報,每一個人都擔心,都過度擔心。我也擔心,但我也是沈著應對,而不是一窩蜂面對這樣的情況。當物資缺乏,當醫護人員累得無心照顧你,當所有的專業停擺時,誰還能救你?當生存是必須的同時,我們不只是要當個末日生存者,更要成為別人的關懷者,照顧者,這就是某種人性的考試,還是期末考。


然而,這不能算什麼,真正的人性也看出來,在恐慌之時,當人們跟不上人們的社會節奏時,我們還在除了想辦法拼命追趕時,還看見什麼?人性或許很自私,也或許是環境所逼,但也或許真正有人性的所在光輝在。當我看見人對於未來有太多的顧慮時,也更容易放棄了目前的情況,選擇做個「廢人」。人自由慣了,想要鎖進鳥籠,看來不太可能,因此,我們很難珍惜這樣的自由,這樣的不自由。人的自由,向來就是個謎,我們想要某種提升內心的自由,有選擇想要我們想要的選擇權,來得到什麼,因此,也變得更加想要某種應得的想要,這真的你想要的某種選擇,來習慣你來的自由?


你沒想過這點,真的,你以為你真的可以得到什麼,在自由的同時,你只想到你要的自由本分,就像你認為你本來的可以,就那麼不可以。你只想到你自己,社會是某種的集中,某種的思考本分,這是最佳的人性思考,也是值得去想的那種多數之下的合理之中的那種應對的需求。


所以,才叫你平衡,根本不太可能。你連你自己的基本面向,若是真的沒有辦法思考種種,就只是在你自己的三角之中打轉,走不出來,因此,才可能過度地去加強其中的某一種,生活應該是某種全方位,我們該反思的現在當下,也因此,你才能收放自如,想想什麼是重點的「失去」,而也「非失去」,才能了解其意義的存在性。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