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體(續三)

圖片來源:Andrea Kirkby

 

艾蓮娜看著洞穴外的景象,很黑,就像第一次逃到洞穴以外的世界,所看到的那樣。那隻白色黏獸往前爬,之後爬出洞穴之外,她沒說什麼,只是靜靜看著「窗外」。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圖騰,似乎變了個樣,就像守護者電影裡的變臉羅夏一樣,已經不再是原來的樣子,而且呈現淡藍色,她想著這已經不像是個樣子,她也不清楚原來的圖騰長得什麼樣子,外面的天色已經暗,誰真正清楚外面的情況是否已經不同以往?


樹木與雜草間,整個林地與整個土地之間,好像不同以往那樣的「燦爛」,外面天色似乎改變了一切,也慢慢讓整個景色變得像是一種很奇怪的氛圍。艾蓮娜其實還不知道外面變得是什麼,她動了動身體,然後躺了下來,眼睛看著前方,樹木在她面前往前伸展,艾蓮娜疑惑了一下,但沒多想什麼,然後又起身,一隻黏獸又爬了回來,嘴上好像叼著什麼戰利品,艾蓮娜根本不去想這個,因為她只是想知道這種地方到底又是哪裏?


如果她真的回來了!那麼這整個地方怎麼不同以往?至少能夠看出像樣的痕跡,但其實並沒有,艾蓮娜縮著身子,往洞穴的一邊靠著,不知不覺眼睛變得很沈重,她睡著了。



隔天,艾蓮娜醒來,她的手臂上,尤其是右手爬滿了白色黏獸,好像找到了舒適的窩一樣,艾蓮娜兩眼惺忪,轉動手臂,以為看到了圖騰變成了白色的樣子,然後仔細一看,怎麼有「東西」在蠕動?嚇得趕緊甩動手臂,右手手臂上的黏獸也跟著嚇到,紛紛咬上一口,艾蓮娜在甩動手臂時,剛好被幾隻黏獸咬中,痛得摸著自己的右手,蓋住被咬的手臂。


這個一蓋,其他的黏獸又跳到她的左手臂,也咬她的左手背,又痛得蓋住左手背,最後她用力甩動手臂,揮舞手臂,才把手臂上的黏獸拍下身。


白色黏獸不像黑色黏獸一樣具有可怕的「感染力」,但也會散播神經中毒的情況,而這麼一咬,好像艾蓮娜身上的細胞被打開了!身上所有的眼睛瞬間打開,至少有五十隻眼睛瞬間打開,並且發出雷射光往外擴散。


那種強烈的力量把艾蓮娜瞬間撐爆!結果雷射光把她的四面八方射得到處像是一顆炸彈在裡面一樣的土石崩落。艾蓮娜也因為爆炸威力,使她的衣服像是破爛一樣,東破西破一樣慘不忍睹。


「發生了什麼事?」艾蓮娜反應不及,身上的眼睛早已經全部閉上,艾蓮娜仍沒有察覺身上有眼睛這件事。


身上沾滿了土黃色的灰,加上破爛的衣服,她看了自己的衣服一眼,真想找什麼遮住自己身上的部位。洞穴一旁的樹木與雜草,還沾滿了雪花,可見得雪還沒有完全融化,她站在洞穴門外,然後抬頭看了一眼,上頭的樹木明顯還有樹枝遮蔽了部分視野,幾隻白色黏獸嘴上仍叼著什麼食物之類的東西。她慢慢走了出來,看到了卻是一種很奇特的風景:樹林變得像是雪地遮掩出來的半樹林樣子,好像有什麼遮住,草地也是如此,就像幻境中的神秘,奇光石與尖光石在交互作用,慢慢改變意象。


沒多久,又變成正常,艾蓮娜慢慢走,身上的衣服雖然破爛,但感覺就是不太自在,但艾蓮娜真的沒辦法去在乎身上這種不自在的感受,因為眼前的情況更顯得重要。她慢慢走,走得很不自然,因為那種衣服破爛的感覺明顯還在徘徊。



珍妮維斯看著又高又長的樹木,明達葉則是往前看,一隻老鷹跟著飛了下來,停在樹枝上。珍妮維斯注意到了,老鷹揮動翅膀的聲音確實很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這附近的鳥還真多!」珍妮維斯說。


「嗯?」明達葉說。

「上頭有老鷹,你知道嗎?」

「老鷹?」明達葉抬頭看了一眼,「我才不想理牠呢!」

「剛剛的蛇味還殘留在我的頭髮上,洗也洗不掉!」明達葉繼續說。

「說不定那隻老鷹瞄準的是你身上的蛇味!」珍妮維斯開玩笑地說。

「最好是!」


果不其然,老鷹瞄準的真的是明達葉,牠突然俯衝往明達葉襲來,明達葉注意到了,拿出小刀備戰,老鷹衝下來的那一刻,明達葉用小刀把老鷹的爪子上緣劃了一刀。不過,沒有什麼用,因為老鷹的爪子只有被像是劃過的痕跡,就像用力擠壓所遺留下來的痕跡,有傷到表面,但卻沒流血。


老鷹飛到另一邊樹梢上,看了一眼自己的利爪,然後又再一次往明達葉衝來,同樣的,明達葉再一次給牠來上一刀,但也同樣的,幾乎沒有作用。


「我看牠好像沒有什麼感覺。」珍妮維斯看了一下那上頭的老鷹。

「你管我!我就不相信傷不了牠!」明達葉拿著小刀瞄準老鷹。


第三次,老影俯衝,明達葉收起小刀,就在老鷹衝下來的那一刻,明達葉立刻抓住老鷹的爪子,而差點站不穩而摔倒,幸好,明達葉用力再抓住另外一隻爪子。


「你不要命啦!」珍妮維斯看著明達葉在空中飛舞。


「媽的!」明達葉大罵。


結果,老鷹飛到樹梢上,而明達葉這時候鬆開雙手跳到樹梢上,又差點站不穩而摔下來,幸好趕緊摸到另一旁的樹枝。


「好險!」明達葉鬆口氣。

「哇!」明達葉抬頭看著那隻鷹,還真不是普通得大,是真的很大。

「喂!」珍妮維斯在樹下大喊,「你還好嗎?」

「嗯?」明達葉往下看,果然還真不是普通得小。


「很好!」明達葉蹲下身子,然後又抬頭看著前方,「這裡的景色真是不錯!」明達葉東看西看,然後又看著那隻老鷹,「喂!你不要要吃我嗎?幹嘛不下手?」明達葉敲了幾下老鷹的利爪。


老鷹不理她,因為牠的目標才不是她身上的味道,而是因為她有利可圖。


老鷹的利爪又被敲了幾下,牠好像覺得她很煩,用力一踢,結果明達葉因為站不穩而從很高的樹上往下摔。


明達葉反應不及,等她有意識時,剛好卡在下方的樹梢上,由兩個樹梢剛好擋住她往下的緩衝力道。珍妮維斯在下面看傻眼,以為自己的姊姊要沒命了,幸好樹木救了她。


明達葉起身,摸摸自己的額頭,「媽的!不喜歡就說嘛!幹嘛要這樣做?」


老鷹飛走了!就在牠踢下她的時候。


明達葉努力起身,可是很不容易,一邊用手扶穩,一邊用手支撐,但是很難成功,明達葉往樹幹內部移動,一邊抓,一邊放,珍妮維斯則是在下方看得驚心動魄。


明達葉努力往樹幹內部爬起,然後用腳踩著樹梢枝幹,差一點又摔下去,她抱著樹幹,然後看著下方,「有夠高!」她想。


「你要怎麼下來?」珍妮維斯往上面大喊。


「想辦法囉!」明達葉往下跳了一下,想要確認是否可以如期下來,「看來不是很安全。」她想。


明達葉抓著樹幹,然後順著樹幹往下滑行,手用樹枝纏繞,用樹葉擋著,手還是有著不小傷痕,不過現階段,她並不在乎,最後來到了快接近下方的土地上,明達葉奮力一跳,迅速完美落地。


「你沒事吧?」珍妮維斯問她。


「還可以!媽的!把我帶到這麼高的區域!那隻臭老鷹!」明達葉氣憤地甩開手上的樹枝與樹葉。


「牠到底要幹嘛?」

「你應該問牠吧?」

「你有看到什麼嗎?」

「我都快被嚇死了!我哪有時間看風景!」

「我看你還好!」珍妮維斯說。

「算是!不過前方幾乎就是一片林地。」

「有計畫嗎?」


「沒有,也別想問我!媽的!現在在哪裡,我都不知道!」明達葉拍拍身上的灰塵用力踏著腳步往前走。



雪褪去了!幾乎不見任何白色景象,艾蓮娜走過去,看著眼前,是一片半綠半白的世界,而這世界像是半完整的綜合體。她不知道那表示什麼意義,不過,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往前走,是一片雜草叢生的林地,有少許的樹木,往前看,好像有一座湖泊,艾蓮娜看不清楚,她慢慢拖著腳步往前走,不時還看著自己身上的衣服實在有夠難看,但她又能說什麼?艾蓮娜走著走著,豎立在一棵樹木旁,看著前方,果然有湖泊,不過看起來湖水並不深,似乎水位有退去的跡象,湖水呈現藍色,很美,艾蓮娜往一旁走,往前走,有一座由人工搭建的木梯,然後往下走,往下走大約五到六分鐘,木梯就沒有往下搭建,剩下的則是破爛的木頭,看起來不像有路,往上看,一棵樹木上頭有用木頭雕著箭頭的符號,寫著艾蓮娜看不懂的文字,而另一邊則是相反方向,同樣也寫著看不懂的文字。


艾蓮娜選擇右方,她仍往下走,路還稍微看得清楚,再往前走,有呈現雜草一片,再往前走,又呈現木梯般的路。


艾蓮娜看見遠方有木屋,還是一座橋之類的東西,遮蔽了她的視野。


但無論如何還是得繼續前進。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