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二十一)

圖片來源:Daryl DeHart

 

我一個星期寫兩篇文章,幾乎就是為寫而寫,不過我不想這樣做,但也停不了來「為寫而寫」的某種思考在我腦海裡流轉,我可以持續寫,只是為了審視這個社會之後所設想的某種盼望,在我內心期盼,真的我的思考可以轉換改變這世界的契機。


我看這世界,這社會的來來往往,我都不由自主地去想我們生活之間的連結,我不相信政治人物講的話,當我們碰上政治之後,一切都走樣了!當我們有了政治正確,當我們有了偏頗之後,一切早已經不是「這樣」。我對總統沒信心,當現任總統說因為民主,做了最好的選擇,我選擇相信「事實」不是這樣。有人開玩笑地說,只是在一堆不爛的橘子中挑一個比較像樣的橘子而已。蔡英文做得很好嗎?扯上政治之後,成了一面倒的說法,我不管你是支持,還是討厭,現在的政治似乎只是有了權力,而更甚權力。


我才不想要成為一國之首,更不想要握有權力,且捍衛憲法的那一個人。說也真奇怪,現在的民主制度,是由一個沒有什麼超能力的人物,可以透過「投票」當選領導者,這個領導者「可能」沒有從軍過,沒有打仗過,沒有扛過鋼筋水泥,沒有在便利商店打工過,沒有在餐廳端過盤子,甚至只是由「學歷」來打頭陣。


哪一國的領導者好像都一樣,美國的那個黃色頭髮的總統是商人,是從房地產起家,我們現在這個總統,是從政黨踏進之後,想要追隨更好的民主而起頭。我不看學歷,因為學歷無用——至少對我而言,學歷只是表示你有這項證書,並不保證你樣樣行,也不保證你懂人心,了解這社會的層層脈動與文化精髓。


有人這時候就會嗆我,那你有什麼?你有什麼資格批評我?我沒有「高學歷」,但是我「專研人心」,研讀很多心理學相關的書籍,我從來也不懂人心,因為不是我書讀得不夠,而是當我們了「精神科」經驗時,就可能會在「正常」與「異常」畫出一個相對的等號,也因此,試圖把一個人治療為「正常」是一個很蠢的想法。所以,我沒有超能力,但我有敏感力,我有一種了解人最深層的想法。


而政治呢?也或者我對於人性呢?我一直相信人性為善,不是真正的惡人,或者為惡而惡,背後的原因就算是全無,也至少有其部分的影響他們的思考。不過政治很容易把人一分為二,不是黑就是白,很難讓人有真正的討論空間在其中,當政治有了權力,更容易把權力握得更緊,你要我相信總統有在做事?對不起,我辦不到。


因為在做事的人不是他/她本人,是他/她下面的人物,你只是發布命令而已,然後要其他人聽你的。總統是民選的,沒意義,因為「不是我的總統」,至少我沒有投給她/他。現在的政治,或是社會首先要務是要解決經濟課題,而經濟關乎到生態,生態則關乎到環境,而環境則關乎到民生,而民生又關乎到經濟與貧富。


哪個優先?我以前很討厭核能,但現在我沒有討厭,但也沒有到很喜歡到核能,因為核能比起其他發電,相對環保些,碳排放還是比火力發電來得低許多,只是有核廢料的問題難處理。而其他的發電設施,如風力與太陽能發電,並不是隨意在市場上買一塊板子安裝在你家的屋頂,你就可以享受自主發電的樂趣。


貧富呢?在這個「低壓」的世代,薪資成長的幅度並不跟這社會風向球一同上漲,當物價幾乎要用一個銅板解決才叫「便宜」時,我們的薪資卻才算是「正當性」去跟上便宜與昂貴之間有多大的懸殊比例。省五元幾乎沒有樂趣可言,省十元?可能還有一點,但是省到二十元以上,我們卻只想省成這樣。貴婦或許會計較金錢,但不會計較小額金錢。因此,當我們有了懸殊的物價比例之後,你才知道什麼叫做昂貴。


上一章節,我不是說台北的房子根本貴到很離譜,我也強調,這不是薪資的問題,而是整體產業的問題。如果視為一百元為「便宜」,我們就可能把一萬元視為於日幣同樣的水準,另外,雖然昂貴與便宜是個人感覺問題,可是當作不起生意,這可不是個人感覺問題。一個例子,我家附近的餐館新開一間義大利麵餐廳,我每次經過時,看著放在門口的餐單,價格真是讓我嚇一跳,比起我走路大約十五分鐘類似距離的鬧區的餐館還百元有找,何況我家附近並非鬧區,只是像個小市集一樣,因此,我有預感這間會倒閉。


因為前一個店家是泰國料理,不到幾年就收攤,價格也沒有多便宜,比起走路附近的中式餐館還貴上一些,而這間,我也沒有消費過,原因也是價格過高。


我為何要選擇你這間?不是因為你特別美味,而是價格與味道之間有一個正當性。因此,我要選擇餐館,除非沒有便利商店,否則不大可能到你餐廳消費。那間義大利麵餐館我經過每次,裡面一個客人嘟沒有, Google 評價還顯示 CP 值高,我總懷疑這樣的撰寫評語是真的了解整體的產業趨勢結構嗎?


我們都吃過義大利麵,沒有?台灣的便利商店可以嚐鮮,價格很便宜。因此對於義大利麵的味道,相信我們都有那個味道存在。義大利麵的成分不就是麵條、紅醬、肉末加上調味料?排除人事成本,我相信一份基本的義大利麵餐點的價格應該有個「水準值」,才稱為「平價」。


國民美食的目的就是人人消費得起,可是日本拉麵呢?在台灣可不是平價,因為拉麵的水準除了湯頭之外,其實我吃不出任何差異,我是說,我對於食物的要求只要基本的水準品質就好——當然就是拉麵吃起來就是「拉麵」,不是牛肉麵,不是陽春麵之類的味道。我也強調,食物是吃進了什麼,不是吃了什麼,想想食物的本身,如果真的不是為了吃而吃,那肯定是為了嚐鮮而嚐鮮。



當社會走入工業上的摩登時代時,我們不知不覺也在一個步驟與一個步驟之間拆解地更多的散亂與更多的未知不明,起初是為了增產效能,提高工作效率,而現在.....我們只為了求得進步而更上層步,而更高層的步,說真的是為了什麼?



對於食物,我幾乎不曾挑剔,原因?如果你真的了解食物本身,那麼就應該去了解每一口你吃下的食物,你到底是吃進了什麼物質就可以去體會。不過,多數人可沒辦法第一眼就辨識食物,我相信營養師也不行,因為若是注重影響吸收本身,例如你吃了低卡高纖維的養生便當,就不代表我們「身體」很健康,就只是感受到健康的想法。

很多人其實都有那種迷思,就像化妝品或是保養品之類的那種外加身上物質的想法,我在過去有說,如果你不了解生活本身存在的意義,你的作息,這些以上的東西都是後補的,只是給你外加身體的一種能量配方。看現代的文明人有文明病,還真是有趣,我們用眼過度,前提是不肯停下來休息一分鐘,只想要把螢幕的避藍光部分給打開,雖然最新的一份研究說明傷眼與避開藍光沒有最直接的利害關係,但不代表我們就必須盯著螢幕看不可,不會眼睛澀,其次,文明病的由來也是因為懶人經濟發酵,養出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現代人才有的疾病,甚至是心理疾病,太多的外來與內在的物質相互影響與呼應,很容易把我們變成了只追求文明進步的特殊人類。


台灣的政治,說來也只是政治人物上的老調重彈,我們多少想要時代進步,勞工加薪,以及享有更多的社會福利,例如假期或是退休制度等等。然而,當社會走入工業上的摩登時代時,我們不知不覺也在一個步驟與一個步驟之間拆解地更多的散亂與更多的未知不明,起初是為了增產效能,提高工作效率,而現在在每一個拆解步驟之間也加入了更多的製程,例如多少比例的拿捏,在每一個加入修改的進程之後,我們只為了求得進步而更上層步,而更高層的步,說真的是為了什麼?是我們的榮耀感?還是我們的追求快感?


進步沒有錯,錯的是以為我們都只為了進步的窄門,而躍上一腳的窄門,那才真不值得。我們可以在人之間做得更加美好,我們人類的各種毛病,除了要想在進步上的樂觀燈泡持續讓它發亮外,我們就幾乎沒有什麼能力可以完整做到。


政治人物講的那種文化語言,對照我們真的想要求之我們與政治之間的落差能夠更進一點,大概除了抗議與陳情,沒有其他。


我們當然是(此)國家的公民,除了地球公民之外的頭銜,我們就在政治上的自我意見之中投下政治上的自我意識本領,好讓你我之間看得更加分明,就像某些道德對錯,也是因為對錯鮮明,而讓道德更加自我膨脹與高漲,而讓自己提升到某種層次,就以為跟人有所不同,而更加呼應我們之間的不同。


我們能有多大的不同?是否只是畫出一到圓弧上的平行界線,以人為代表,作為人之間的巧妙差別?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