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力(三)

圖片來源:Rafiq HMZ

 

我思考著政治,瞭解著政治,對於政治局面,坦白說,仍是一樣沒有改變。我為何這麼討厭政治?不外乎現在的政治人物所說的話,根本就是胡扯,就算你很會說話,講得聲嘶力竭,頭頭是道,我還是不買帳,為何?因為你難以預料未來,有人總是會扯你後腿,有人總是會反對。沒辦法,這是民主嘛!不是嗎?對於民主,我們幾乎都當成某種的自由象徵,尤其是「平等」這個字眼,說來也真是諷刺,每參觀一次「人民」的總統府,我還是忍不住有感而發——何謂「國家」?


對!何謂國家?很簡單的定義,查查維基百科,你一定清楚,有國家的尊嚴,有基礎的人民定義,嚮往合理的自由,憲法賦予你權利,你有這些以上相關的自由權利,這當然沒有錯,我不會否認。可是當民主自由這樣的某種合理性變成了我們某種應當的自由合理化時,就更應該去想想自由真正的代價——別人常認為能夠大口呼吸,沒人侷限你的「人身自由」,就是否表示一種自由?


你當然會說「是」。反觀中國的宣言,有人就會跳出來說明中國的極權思想與民主法治的思想當然有所不同。就像侷限某種自由民主與某種極權之間的合理代溝上難以區分的世界,這不是一個護欄,一個什麽山邊,一個河邊就能簡單解決,這反而很模糊,國家的定義在某種程度上是應該人民作為意識後盾,這沒有錯,可是當我們可以自行宣布「成立」一個國家時,這就越來越難以分出國家到底是什麽,聯合國不被承認的算不算?有人說不算,因此就好比「聯合國」是最後的主事者,是他們說了算,不管誰表決都一樣。在意義上,是聯合國的法理法規上的基礎的合理共識,並非是某種國家還是地球的哪一種份子合理認為。也就是說,只要多數「人」合理地認為,自然有「被」合理認為是國家的可能性,你當然可以自稱某種的共和國,我都沒意見,你可以自創貨幣,有自己的護照,有自己的國旗,自己的國歌,還有自己的軍隊,更有自己的領土,當然更要有自己的國會,只要人民說了算,這一切當然成立,且是「合理」地成立,我說得沒錯吧?


難道成立一個國家還要經過「聯合國」之手的表決?聯合國是組織,不是一個「國家」,為何要向它宣告,對!我是一個國家,有自己的憲法,更有自己的國家文化,請你不要干涉我們的內政。


這就是國家的處境。當我想到蔡英文所說的那一句話,民主與威權是不能存在同一國,不免讓我覺得好氣又好笑。民主與威權是可以存在同一國,畢竟,總統府沒有「全部」開放,讓你參觀,我總好奇不能開放的場地到底有什麽秘密可言?況且,開放的區域其實並不多,幾乎你來到三樓之後就幾乎就要下樓看看總統府的「歷史」,瞭解之後,沒了!但還是沒有說出不能開放的區域的原因是?或者路線幫你安排好,你只要這麼走,其他就禁止進入......另外,所謂的「人民」的總統府是指哪些?是你的認為,還是我的認為?是你對於國家的「尊嚴」解釋,還是我對於國家的解釋?


因此,我是否也可以說「不是我的總統」呢?你對於國家的主權的尊嚴有自己的見解,說是全台灣人民的意見,共同人的決定,誰說的?我可沒有這麼認為。我當然支持九二共識,一國兩制,但我們不是中國的一國,這是事實,請你尊重,搞清楚這點,我當然也支持台灣共識,我都沒意見。討厭政治的最大理由就是總統「好像」都自以爲是。


親民?我沒有看過親民的樣子,周邊部署好多「警察」,隨扈人員,規模之大讓我難以想像,我只要看到很多警察在我家附近站崗,我就知道「總統」一定在附近,周邊的一點五公里左右都是「安全警戒」範圍。我不覺得好「親民」,甚至一點人情味也沒有。


最危險的人其實是身邊的人,絕對不是你的遠距離之人,駭客?現在的國安很重要,可是只要有類似史諾登的人員出現,一樣陣亡,或是只要有一點風聲,還是吹哨人出現,安全一樣陣亡,所謂的安全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你不可能防止一隻螞蟻進入你的漏洞或是總統府,因為很多事情其實不是在遠邊,而是你有系統上的預防,對於安全,若我是駭客,我一定會想辦法躲在深處,暗處,躲藏自己的位置,還有任何洩漏自己的任何資訊,然後駭入任何的裝置,包括物聯網或是人體。


安全的問題是什麽?當然是政治上的因素,所謂的意識形態,而所謂的意識形態就是我們意識上的投射,意識上的型態所認為的某至政治上的因素,都會變成政治上的合理正確,使政治變得很難有一個正確上的共體化的思想想法,我是說,極端上的意識投射之後,就會讓極端更有漏洞可以查,可以追蹤。看看極右與極左兩派的爭端是為了什麽?相信絕對不是為了「好玩」,只是為了可以出那一口氣。


不承認?我沒意見。總統不會告訴人民,我濫權,我控制人民的某種意識形態,還是什麽之類的說法,或是說我是總統,我有權力,可以應該怎麼做,讓我握著權力不被打倒,也就是把權力制度發揮到極點。


問現在的總統不會只說當一屆就好,除了少數之外,如果你能說了算,為何不?雖然沒有凌駕憲法之上,但也接近了!不是嗎?隱私權,重要嗎?反正只是給政治看的一場「光明秀」,並非給「黑暗」看,那麼我們只要把隱私這種人民的基本說得正當就行,因為隱私是保護有責,你當然會這樣做,也因此,總統就會把權力弄在某種隱私的範圍之內,不讓人看見。



只要看到很多警察在我家附近站崗,我就知道「總統」一定在附近,周邊的一點五公里左右都是「安全警戒」範圍。我不覺得好「親民」。



是不是「空話」,我不知道,計畫趕不上變化,我也不愛現在的選舉「作秀」(不管你認為是不是)。對我而言,政治的遊戲宛如某種紙牌屋,一定會上演爭執與口水,還有攻防戰,我們愛看,他們愛做,不是很契合嗎?


看看現在人民對於政治的態度大概是怎麼樣,應該看的出來,厭惡政治幾乎成了常態,不信?那麼為何要拍攝宣傳廣告?或許我們有表達政治訴求的理念與自由,學生也的確這麼做,但激起的火花並不是真正立竿見影,你的認為與我的認為還是各奔東西,不見得真正的影響在你我左右,交叉出正確的結果,然後共識就是真正的君子之爭,不是口水之戰。


看看現在的政治時光好像都變成了某種政治正確,我們是很正確,所以變本加厲地義無反顧透入這場選戰。選民到底要的是什麽?經濟,如果你上街問問現在的老百姓,幾乎都希望自己的國家經濟可以起飛,可以好轉,可以自主,可以賣出更多自家的貨品,賺進大把鈔票,一來一往之間的利潤,我們都想要看到,但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往來卻不是我們眼中看到的那樣。我們都有某種的自以為是,對希望自己的國民能夠「發大財」,但談起生意卻不是那麼真正果斷,或是讓國家的貿易可以雙贏局面,我們總是要看其他國家的臉色。台灣,不想依靠中國,因此轉向美國靠攏,好嗎?我不知道,美國自己的問題就已經夠煩雜了!例如種族與經濟,還有中美貿易之間的問題。不管是否為右派經營,絕對不能兩個拉不下面子,就只是想要站得住腳,把臉上貼金,說是自己的功勞,我相信川普政府很知道這點,他很容易這樣做,「沒有我,早就會怎麼樣.....」他的口吻幾乎都是這樣說,在推特上大發牢騷,抱怨什麽。商人的性格,我能明白,但國家可不是商業競爭,也就是企業之間的鬥爭,這不是商場如戰場,而是國家的共處,與世界交流的某種定義。


政治的鬥爭遲早都會變成某種自己的私人競爭,每一個人都說為人民做事——廢話,人民是指哪方面的人民,少數者,還是多數者?抑或是我們大多數人的肚子謀福利,吃飽比較重要,甚於用美化包裝?還是自己的某種過半遲早是為「自己」的私人戰爭,而非「國家人民」的某種去做事?我也會這樣說,但你只要握有權力,把元首視為某種我認為的力量貢獻,你就以為可以在挑戰法律與升級民主的真正自由做出最大的平衡,那是什麽?某種威權的所在。


你或許不敢修改憲法,但是憲法之後的某種認為,就會被套牢在你的大腦上,總認為你真正可以改革民主,賜給人民的自由,享有最基本的人權保障,但到頭來是真正好嗎?還是罵來罵去,都是相對方的問題?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