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與錯

圖片來源:Gerry Popplestone

 

選舉過去了!在我寫的這個時候,其實早已經結束了投票時間,來到開票時刻,也然而,你們看到此篇文章時,也已經經過好幾個月的時間。誰勝誰負,誰心裡都有盤算,也然而,那不能代表什麼。在我們思考政治在選舉參與了多少程度,以及現在談到了選舉,我們似乎就有了很鮮明的對比。


我不喜歡談及政治的一個原因,除了討厭之外,其實很容易引發仇恨。誰真正支持誰,其實就跟你的對比一樣,有好有壞,沒有什麼不好。你喜歡 A,就已經有 A 的反面 B,當然,也有人不喜歡 A 與 B,想創造出 C,沒有什麼不好。這個世界明顯就是對比,我們都只看到什麼,最明顯的,最強烈的寫照,是為了什麼而去有什麼。


你一定會反對我,討厭我的言論,認為這句話是錯的,所以,你提出你的想法來反駁我,你拿出有力的證據,拿出專家,拿出研究數據以及各種能夠說服我的方式想要擊倒我,來證明你是對的。作為一個對錯,很鮮明的對比來說,我們也只有看到對錯在我們眼前。


今天,你可能是為了贊成而贊成,為了反對而反對。正反雙方的基準點都有思考點可以思考,但我們就以〈尊重的表皮〉的言論來看,還是達成「尊重的表皮」而已。事實上,我們看到了對錯,就很容易選擇「對」的方向來走。這當然沒有好不好,這是人之常情,我能懂,自己能夠被當成對,誰不高興呢?


這次的選舉結果,在我看到民調,以及各種候選人的發表言論時,其實心理有譜了!誰會當選,相信這次的台灣人心裡很明白,連我那表弟都認為誰才是真正的國家領導人,都已經有了答案。然而,那並不能「代表」台灣人民,至少不是我要的答案。誰才是真正的領導人,我都接受,但這才是真正心裡有答案的人,相信多數人的認為也會給我我要的答案是什麼,因為深入台灣人的心中,我們當然都深愛這片土地,台灣人愛台灣土,吃台灣米,喝台灣山脈的水,這是自給自足,以及真正愛台灣的表現,你既然「喜歡」,或者願意去了解這片大地,你當然也願意守護它,自然就有個心理有譜的候選人在你心中,這樣國家魂,都是讓我們了解台灣究竟表示什麼——一個有想法的個體。


這是從國家的角度出發,但深入國際,這只是其中之一的個體表現。我說過,我是台灣人,也是地球人,更是中國認為的中國台灣人,但其實我不是很在乎這些稱號。從國家的個體上思考,就是某種我們應該站在這片土地,了解這個大地之個體所在的重要性,不過放眼一點角度,台灣之個體對比我們之個人的個體,也似乎成為個體決定著我們之有什麼樣的未來表現性,那就是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


中國與台灣本來就不一樣,這是兩個不一樣的兄弟,說個類似的方言,卻不是同的方言,我們有文字與習俗上的差異,文化的不同,還有各種小不同的差異,例如電壓與插頭,還有不同方位的時區,所以,我們當然不是中國認為的「一家人」。也同樣的,台灣自己所發展的條件,還有地理位置,以及民主自由的體系,整個制度方面,也與其他國家也不同。你說台灣獨立?其實早已經獨來獨往,就像搬出去的個體,你說依賴中國?也確實是,我們有部分零件,以及需要依靠中國的部分,才能做起對方的生意,因此,相當依賴中國,也相當不依靠中國。


就像對比一樣,某種我們認為的對錯部分,人只看到正確的對,也很少看到正確的錯誤。我不愛談對錯的方式,就是對錯一來很容易在社會生存下來,二來我們就只想到對錯唯一可行的方式。


然而,為何對錯這麼重要?因為我們社會上本來就有對錯,但我想問的——為何這社會有對錯?我是問,社會上的對錯,取決於多數者而聚的文化觀念,一種把對錯明顯分得乾淨徹底的對錯有明的界線,而這種對錯之間的文化觀念是取決於社會上的合理的一種有依據上的文化上的正確。


這是很對錯的由來。如果從我們由現代人角度看歷史,甚至是幾百萬年前的歷史,我們明顯就有對錯很明的觀念所在,可是在那時之間,根本沒有對錯。你可以說吃人肉,或是最基本的道德違背身為人的觀念,而強加對錯。但道德的基本,我們也基本遵從道德的初始的根本,就是禮節上的尊重互相。但也說來,我們也只站在尊重的表皮。


人向來只有尊重上的一把尺,我都表示尊重。把不同意我的理念視為某種一種尊重上的敬重,是我的道德有所區別的基本,是表示我與你的尊重有其不然的邊緣值,你把我的尊重與我對你的尊重視為擦身球,而這也是尊重上很難完全區別清楚的原因之一,就從表面上看來,只是做到我跟你的尊重形成兩種看待不同尊重上的理念值,這真的沒有什麼不好,而是太強烈了一點,因為強烈,所以才有鮮明上的對比。


你可能觀察到我的「顏色」多半來自鮮明又外放的顏色,例如紅橘或是綠色,我不喜歡藍色的原因之一,不是因為憂鬱,而是我總是把藍色視為某種冷靜又淡然的表現,是某種深暗下來的幽靜,屬於幽和上的愁念,我很難形容顏色所表示的文化,但我只想說,顏色上的對比是很容易把我們看出何謂對錯的最簡單看法的重點之一——人就會知道那有什麼。


因此,看對錯,也很容易挫敗的原因是我們的條理只有對錯上的好壞的表現。這有意義嗎?當然有,而所謂的意義就是我們表現出來的意義,是容易被當成某種的異議。當我們決定有異議上的表現時,是容易造成分裂的主要原因,而這不管是在中國,或是民主社會上,思想上的撕裂,都是造成我們有兩種對錯上的分化表現,讓我們對錯更加明顯。



我喜歡簡單的情況,就是單純的願景,以及很鮮明上的改變,讓我們明白,不是只有顏色讓我們產生愛恨,但也容易產生愛恨。



而我們當然願意檢討對錯,而也總是已對的方式為優先。就像程式開發者,把錯誤的程式碼修正是很重要的,因為唯有對的可以執行,造成想要的結果,以及第二種的測試方式,是否可以繞過的方式修正錯誤,是讓我們有對的方式可以決定執行,而看出對錯是決定的方式是錯誤的容許程度,或是對的比例會有多高的表現,也因此,強調對沒有好不好——但我們很容易加入對的佈局,且是放大出來對的局面,就會造成錯誤只是被強調出錯誤。


好嗎?我不知道,不好嗎?我也不知道。過度的社會中,自然就會有這樣的局面,我是說,一再強調,就會把對錯更加分開化,也更加有對錯之間的某種局面的強加上的對錯鮮明對比。


相關的研究告訴我一個事實:極端只會造成極端,更大的極端。英國、美國的相關研究證實了這點,當然也關意識形態。選民要怎麼樣的意識,也多半跟自己的主觀意識脫離不了關係。相信我們有怎麼樣的觀點就是怎麼樣的正確觀念,但這是否是好,當然有待於我們對主體上的思考表示更主體的總體觀念,也就是為了該有什麼,我們頭頭是道。站在國家主觀的認為,就會把個體思考得更為全面性,認為政治很容易在左派與右派之間決定某種的未來表示性,多數者要是什麼,是個體與個體,還有「個體」多數者之間的思考抉擇,這也是政治在兩派之間容易擦槍走火的原因,因為一方面有好,一方面也有壞的交集。


當然,對我而言,對錯更加明顯,對我而言,台灣的政治也更加鮮明。我們當然都知道台灣的政治情況,以及台灣人民對這片土地要什麼。不過,對於整個全球,整個世界上來說,我們一直是個最微小的個體,我喜歡地球勝於這個台灣,因為地球的資源比起台灣,或是任何一個國家都來得岌岌可危。我還是要忍不住地說,北極資源,國家都在爭奪,我們所浪費的「資源」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可觀,越來越難分解。當我們把所有的資源集中一起,想要拆解出一個單純的現況,就需要更多的資源去投入。


我喜歡簡單的情況,就是單純的願景,以及很鮮明上的改變,讓我們明白,不是只有顏色讓我們產生愛恨,但也容易產生愛恨。如果真的能夠看出愛恨,我們也唯有跳出愛恨,或是對錯的框架才能思考,這點,我相信我們都做得到,而這點,人對於對錯掌握得越是越準確,就越是難以分手,拆解出正確的框架與概念,分得你我清清楚楚得徹底。


偏見,難以擺脫,就很容易綁著我們的視野,揮之不去。可不可以看清楚你的自信與正確,可不可以讓對錯在清楚與模糊之間,不再只有焦距上的看法,而是我們對於意義(異議)上之間的某種了解?我們能夠做到嗎?我真的不懂人若是看出什麼,就應該可以退幾步路,看能看清,而不是集中看焦距......


熱門文章

p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