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魂體

圖片來源:Kool Cats Photography over 15 Million Views

 

明達葉觀望了一下,看那是否有奇怪的生物追了上來,誰又會真的看到?她的姊妹也好奇地張望。黑夜時分,別人正在睡夢,她們兩個正醒著,其他人士則是在尋歡,她們兩個卻是在「逃難」。明達葉想到那化學式,忍不住在大腦盤算是否有其他的可行性。


那個女生望著她,「還在想?」一眼看她的表情就忍不住無奈挖苦一番。


「我就是想知道。」明達葉感覺她在看她,看了一眼。

「走了嗎?」明達葉問。

「應該是。」她抬頭張望,除了黑色天空與招牌之外,不見什麼蹤影。

「那.....」明達葉忍不住好奇地問,「是什麼?」


「我很想知道,大小姐。」


說完這句話沒多久,一個大腳就從那個女生以及明達葉的空中劃過,那個黑影讓明達葉又抬頭張望,「牠到底想幹嘛?」明達葉思考,「找我們?」


「應該不是......」那個女生說完這句,一條腿上的眼睛睜開從遠方看著她們,然後開始射出雷射光!朝著她們兩個襲來。明達葉在雷射光的背面,那個女生一推明達葉,剛好撞到門樑的上方,兩個女生抱在一起。


那個女生想站起來,第二道雷射光又往這裡襲來,又把這個女生往明達葉那裡推,差點上演嘴對嘴戲碼,幸好明達葉不以為意。不過在這個不是同性戀合法的年代,的確仍有傳統的規範在裡頭。


「可以起來了嗎?珍妮維斯。」明達葉終於說出她的名字,因為她是異父的妹妹。「可以,你終於承認我是你的妹妹。」


「嗯.....」明達葉拍拍自己的胸口,結果第三道雷射光又往這邊襲來,珍妮維斯一往上跳,並且同時又推了明達葉一把,明達葉也反應夠快,一蹬腳往珍妮維斯方向也同樣繞一圈,就像體操選手。


雙腳著陸時,兩個人完美落地,但第四道光線又來了,「該我保護你了!」明達葉說,這時,往另一邊靠,結果後門是打開的,兩個人滾落到了右邊,原來這是另一間酒吧的後門,其他客人拿著酒瓶看著這兩個人,心裡滿是問號。


兩個人起身,裝作沒事想準備離開,明達葉與珍妮維斯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塵,往前門走去,不過巨獸實在太大,牠的頭就往下看著酒吧內的客人,兩個人要準備走出去時,就看見一半的巨獸的頭露在外頭,加上天色昏暗,其實看不清楚巨獸的樣貌。


兩個人站在酒吧外頭,巨獸的眼睛瞪大看著她們,一隻眼球就將近是這個店門的兩倍大,兩個女生嚇得完全不敢動,甚至連汗也不敢流下來。巨獸的頭揚起,升回原來的位置,這時候另外一隻腳往兩個女生的方向壓下去,兩個女生看見一個黑影往這裡襲來,趕緊往右邊跑,裡面的客人嚇得紛紛往後門逃竄,大聲尖叫,而整間店面三分之一被壓得電線外露,玻璃全碎,以及剛好留下那「完美」的腳印。


「牠到底想幹嘛?找我們不用這樣吧?」明達葉邊跑邊問。

「姊,趕快找一個地方逃離比較重要!」


珍妮維斯指向左邊,剛好有座教堂,教堂旁邊有修道院,珍妮維斯直接往教堂的大門狂敲,神父睡得正好夢,一聽到有人在敲門,只好從舞台旁的窄門往大門快步走去,一打開門,就激動似的,「請問你們知道現在是幾點嗎?」


「沒時間解釋這個,有東西在追著我們!」珍妮維斯雙手握著神父的雙肩大喊。


「什麼東西?願上帝原諒我們!我們又種下了什麼罪孽?」神父邊說邊禱告。明達葉聽到不屑回答:「上帝也不會幫你,祂現在沒空!」話才剛說完,一隻腳上的眼睛就看著這眼前三個人,修女也被吵醒,從另一邊的窄門往門口走了出來,一看到門外有隻眼睛往這裡看,嚇到雙手禱告,一直念著對上帝的語詞。


「這裏!」明達葉拉著神父的手往另一邊方向跑去,雷射光沒多久就涉及眼前的十字架,十字架被炸開來,而修女也被碎片炸傷。


「噓......」珍妮維斯說,並且摀住神父的嘴巴,「不要說話。」


一陣低頻的聲音從上頭掃過,「牠往這裡來了!」珍妮維斯說,而明達葉看著她,想知道哪裡可以逃離?珍妮維斯鬆開手,而神父指著後方,一個門,明達葉拉著珍妮維斯往那個門跑去,一跑出去是一座修道院的庭院,修女們這時候也通通被驚醒,因為這種低頻的聲音往她們襲來,巨獸一腳繞過修道院,踩進了一旁的樹林公園,然後想要追上她們。


兩個女生沒有往街道上跑,反而又跑回修道院的另一側,然後直通二樓,修女們在此休息,修女們紛紛穿起衣服,把頭髮紮好,一打開門,就看見兩個女生往她們這裡跑來,「你們有密道嗎?」珍妮維斯問,「為何這麼問?」其中一位修女回答。


「因為神父好像不願意告訴我們。」珍妮維斯說。

「那是你摀住他的嘴巴。」明達葉說。

「才不是,我看他只會禱告,找上帝求救。」

「我才不相信上帝會告訴我。」明達葉說。


另外一個修女問:「什麼東西?」一陣黑影從天空劃過,修女感覺到,轉頭看,隱約看見巨獸的頭想要盯著她們三個看。


「我們沒有這種東西!」其他的一位修女走過來說。

「我就說聖經寫的東西是假的!」明達葉說。


好巧不巧,一道雷射光從修女們與這兩個女生之間穿過,把這些人嚇了一跳,並且往後震到後方。


「你沒事吧?」明達葉說。

「還好。」珍妮維斯摸摸頭。


又有一道雷射光往兩個女生襲來,明達葉立刻扶起珍妮維斯,然後立刻從二樓往下跳。


修女們紛紛從二樓的扶手往下看,「!」修女們露出驚訝的表情。


「好厲害!」其中一位修女說。

「這裡!」珍妮維斯告訴明達葉。


明達葉跟上,跑進修道院一旁的森林,往街道上跑去。


兩個女生往前跑,一轉眼,景物瞬間換過,但這兩個女生沒感覺,因為變化很快,而且又是深夜,幾乎沒有任何移動的跡象。


「追上來了嗎?」珍妮維斯問。

「我看應該沒有。」明達葉抬頭往上看,然後又往後看。


兩個人停下腳步,四處東張西望,往前走大約五分鐘,明達葉顯然覺得奇怪,因為她覺得早就應該走出來,來到街道上,怎麼還在森林裡?


「你不覺得這森林有點大嗎?」明達葉問。

「有嗎?我從遠方看起來就是蠻大......」珍妮維斯往後看。

「不是,你沒有看到那個遠處的招牌?」

「沒有。」珍妮維斯把頭返回,往前看。

「就是那個!」明達葉指著前方的一個紅色招牌,但事實上是沒有這個東西存在。


兩個人走了約十分鐘,還是被「困」在森林裡,這才使珍妮維斯感到奇怪。


「這下好了!牠不見了!我們卻被困在這!」珍妮維斯忍不住抱怨。


「先生火吧!」明達葉折起樹枝,開始點火。


煙霧在深夜中格外不引人注目,兩個人聚在一起,雙手取暖,看著火光。


「小姐,這下我們知道在哪嗎?」

「我不知道,反正我不是很在乎。」明達葉不屑地說。


「我才不想去跟他們交代什麼,我真是受夠了那群自以為是的大笨蛋!」明達葉說完,就從口袋拿出一個證件,把它丟進火堆燒。


「!」珍妮維斯看到,「姊!」

「你也一起吧!我看你也這麼想吧!」


珍妮維斯從口袋掏出證件,看了一眼上頭的編號,姓名,階級等等,然後用手揉成一團丟進火堆。


「那些人真的不是好東西!」珍妮維斯想了一下說。


「好了!這下我們可是自由身了!」明達葉抱著珍妮維斯,倚靠在她的肩旁。

珍妮維斯是不太喜歡那些人,但總覺得他們說得是有道理的。



清晨時分,一滴露水從上頭的枝葉掉落,滴在明達葉的臉頰上。明達葉醒來,睜開眼睛,火堆把昨日燒得灰燼,但今天仍要繼續。明達葉起身,珍妮維斯倒在她的大腿上,直到明達葉把她慢慢放在石頭上。


明達葉一起身,東張西望,她想找個方向來,至少確定方位,太陽在她的兩點鐘方向,所以北方在十一點鐘位置。第二滴露水則滴在珍妮維斯的臉頰上,把珍妮維斯嚇了一跳,立刻站了起來,「你醒了!」明達葉回頭看了一眼。


「我們往北方走!」


「?」珍妮維斯揉揉眼,「哪裏?」她起身往前走,突然一條巨蛇從遠方往珍妮維斯咬過去,要把她活吞。明達葉見狀不妙,一腳推倒珍妮維斯,珍妮維斯的自然反射動作就是往後倒,她立馬翻身,然後站起來。


巨蛇轉而攻擊明達葉,轉身往明達葉襲來,牠張開大口要咬住她,明達葉往上跳,跳到樹幹上,然後往巨蛇的背部往下壓,不過這當然沒有什麼感覺。尾巴立刻往珍妮維斯方向襲來,珍妮維斯感覺有東西,跳到另一邊的樹幹,兩個人在樹幹上對看一眼,就知道該怎麼做,兩個人就往對方的樹幹跳過,巨蛇的頭與尾巴,分別朝著這兩個女生攻擊,然後又跳回來,結果這條巨蛇就被這兩顆樹木給困住。


巨蛇當然不是省油的燈,立刻回縮,然後動作很快,尾巴把在樹幹上的珍妮維斯打到地上,珍妮維斯因為輕忽,掉落地面。


明達葉嚇到,立刻轉而憤怒,跑向巨蛇的頭部,然後奮力一跳,直接往巨蛇的嘴巴上部用力往下壓,蛇因為來不及收縮牙齒,牙齒就卡在地面。巨蛇想要把嘴巴抬起來,就怎麼施力也沒辦法,正當明達葉想要給牠致命一擊時,巨蛇剛好把嘴巴從地面拉出,並且想要吞服明達葉,當然也如牠的願望,明達葉被吞下。


珍妮維斯這時候從地面爬起來,巨蛇早已經不想理會牠,轉身而去。她還不知道姊姊被活吞的消息,不過,起身沒看見明達葉就知道她被這怪物給吃下肚了。


她摸著自己的傷勢往前用力跑,蛇根本不想理睬。用力一槌,蛇還是不痛不癢。最後她倒臥下來,蛇揚長而去。


熱門文章

po't